喪葬可從簡,何處弔故人?「環保自然葬」邁向主流的機會與挑戰

喪葬可從簡,何處弔故人?「環保自然葬」邁向主流的機會與挑戰
樹葬區示意圖|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納骨塔供不應求的現況下,「環保自然葬」逐漸受到重視,具體方式有海葬、樹葬、花葬、植存等。而在相關政策推動下,業者和民眾對於環保葬的看法又是如何?環保葬目前又有哪些隱憂?

作者:楊令瑜、梅緣緣、劉十賢

媽,這裡很安靜,每天都可以聽到大自然的聲音,還有曬到你最喜歡的太陽,你一定會喜歡的!偶爾回來看看我。

植存儀式完成之前,21歲的謝卓廷在心中默默對著母親說。

回想起母親下葬的那一天,是2020年2月14日,她和父親、阿姨以及幾位親友們,早上8點就來到新北市金山環保生命園區,為病逝的母親舉行環保自然葬(以下簡稱環保葬)的植存儀式。

在綠意盎然的山丘上,偶有幾隻老鷹從天上⾶過,陣陣蟬鳴不時在耳邊響起,氣氛肅穆莊嚴。爬上山丘的最高點,映入眼簾的是被劃分成數個區塊的坡地,在這裡,隆重的生命儀式進⾏著。

由於園區位置偏遠,並未特別設置空間讓前來緬懷的家屬久留,平時⼈煙稀少,環境清靜。只有要進⾏下葬儀式的家屬可以來到山丘上,將已逝親⼈的骨灰,撒入於事先挖好的洞穴中,進⾏環保葬儀式。

謝卓廷說,簡單的祭拜後,工作人員會將分成3袋的骨灰交給家屬,由家屬親自倒入三個深約60公分的洞裡。「我們家就是我、我爸、我阿姨各倒一個,倒完之後工作人員會填土。」洞口填平,整個儀式便宣告完成。

問起當初如何決定在金山環保園區下葬,謝卓廷說,是母親的朋友推薦,原先她考慮把母親的骨灰跟外婆一起放在木柵的靈骨塔,「但我媽媽臨終前皈依佛門,師父說服她盡量留於自然,人死後什麼都不要帶走。」

土地資源有限,既有喪葬習俗遭遇挑戰

傳統的喪葬習俗中,「入土為安」是很重要的理念,台灣各地至今也都還能看到公墓的蹤影,但在土地數量有限的情況下,自1970年代中期,政府開始大力推行火葬,並建納骨塔保存往生者骨灰,使其漸漸成為最主流的葬法,民間私營納骨塔交易市場也應運而生。

然而,經過將近50年的積累,公立納骨塔已不敷使用,全國22個縣市當中,有高達13個縣市的使用率已達七成。其中基隆市、嘉義市、台北市更超過或逼近九成滿載。

1
Photo Credit: 作者

由於納骨塔屬嫌惡設施,新建並不容易,尤其是在寸土寸金的都市區,我們正又一次面對著「活人與死人爭地」的難題。

儘管各地都有私立的納骨塔可供選擇,但和平均只需要1.5萬~3.5萬元的公立塔位相比,價格有極大的落差,據位置的好壞、空間的大小,費用從十幾萬到上百萬不等,相當考驗民眾的財務負擔能力。

各縣市政府其實也早已注意到相關問題,也試圖再一次透過新觀念的推廣,翻轉民眾的喪葬習慣,以緩解土地與設施不足的壓力。

「塔」不應求,環保葬法漸受重視

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之下,標榜「避免環境破壞,節省土地資源」的「環保自然葬」成為新選項,相關的倡導法令在2002年被寫入《殯葬管理條例》當中,各縣市亦開始依法在公立墓園中,規畫環保葬專區。

根據內政部的定義,環保葬係指「當人死亡後,以火化的方式將遺骸燒成骨灰,之後不做永久的設施、不放進納骨塔,亦不立碑、不造墳。」就現況而言,具體的實行方式有海葬、樹葬、花葬、植存等數種。

1
Photo Credit: 作者

在各種環保葬法當中,花葬、樹葬相對受歡迎,佔所有環保葬人數的9成之多,可見對於不採取傳統方式下葬的人們來說,長眠於花香綠意圍繞的土壤裡,是較好的選項。

因為不像傳統的墓地或塔位,為每位往生者劃留專屬的位置,經由環保葬回歸土壤的骨灰經過一段時間的分解後,穴位便可以循環使用;倘若選擇海葬,更是不耗費任何土地空間,整體而言所需的土地資源較小;花、樹葬區公園般的景致也較不容易在建設時遭受過大的反彈,有助於緩解各地塔位不足的壓力。

比起便宜卻難以搶到空位的公塔,和動輒十萬元以上的私塔,環保葬在費用上有明顯的優勢,除了有三分之一縣市免費推廣之外,全國的公立環保葬當中,最昂貴的也不會超過一萬元。對於籌辦喪事的家屬而言,能減輕一定程度的負擔。

1
Photo Credit: 作者

環保葬趨勢上升中,都會區扮演火車頭

從內政部所公布的統計資料來看,十年內環保葬獲民眾採用的比例明顯上升,從2010年的1%不到,到2019年已經超過7%;在每年16萬上下的死亡人口當中,有上萬人次選擇回歸自然。

1
Photo Credit: 作者

全台公立納骨塔滿載率最高的基隆市、嘉義市,也在近兩年開始建立環保葬園區,推廣這種新型態的葬法。在此之前,面臨塔位不足的狀況,民眾大多只能選擇私立納骨塔,或是轉向周邊的縣市尋求安葬之處。

嘉義市殯葬管理所所長盧春霖表示,經過多年規畫,嘉義市的樹葬區在去年(2020)成立,「現在的使用量非常高,穴位不到一年就用光了。」市府也計畫再爭取興建第二座樹葬園區,可以想見在未來環保葬的接受度與採用比例將更高。

1
Photo Credit: 作者

將環保葬的數據,與最大宗的「火化後入塔」相比,環保葬雖然還無法挑戰它的主流地位,不過也漸漸來到入塔人數的7%左右。

在這樣的成長中,地狹人稠的都會區是領跑者,六都採用環保葬的人數已經成長到入塔的一成以上,顯見土地負擔確實是政府推廣環保葬的一大動機。台北市殯葬管理處副處長王文秀就表示:「台北人口密集,所以只能透過環保葬的方式,讓土地可以永續經營。」

進一步從數據觀察都會區分別的情況,可發現公塔滿載率位居六都第一的台北市,確實是環保葬浪潮中最不容忽視的存在。

1
Photo Credit: 作者

台北市在2003年舉辦全國第一場海葬,其後分別在2007年、2013年分別建成樹葬區「詠愛園」,以及花葬區「陽明山臻善園」。

作為先行者,起初推動時並不容易,「因為傳統觀念認為要入土為安、立碑,」王文秀說,政府花費許多成本與民眾溝通,「要讓大家知道土地不足,而環保葬是很新穎、端莊、隆重、漂亮的。」經長期的推廣,環保葬漸成為台北市的殯葬特色,2019年一整年中,北市有超過5,000人選擇以長眠海洋或花園的方式寫下人生終章,佔當年度往生人數的3成,遙遙領先全國其它縣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