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葬可從簡,何處弔故人?「環保自然葬」邁向主流的機會與挑戰

喪葬可從簡,何處弔故人?「環保自然葬」邁向主流的機會與挑戰
樹葬區示意圖|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納骨塔供不應求的現況下,「環保自然葬」逐漸受到重視,具體方式有海葬、樹葬、花葬、植存等。而在相關政策推動下,業者和民眾對於環保葬的看法又是如何?環保葬目前又有哪些隱憂?

作者:楊令瑜、梅緣緣、劉十賢

媽,這裡很安靜,每天都可以聽到大自然的聲音,還有曬到你最喜歡的太陽,你一定會喜歡的!偶爾回來看看我。

植存儀式完成之前,21歲的謝卓廷在心中默默對著母親說。

回想起母親下葬的那一天,是2020年2月14日,她和父親、阿姨以及幾位親友們,早上8點就來到新北市金山環保生命園區,為病逝的母親舉行環保自然葬(以下簡稱環保葬)的植存儀式。

在綠意盎然的山丘上,偶有幾隻老鷹從天上⾶過,陣陣蟬鳴不時在耳邊響起,氣氛肅穆莊嚴。爬上山丘的最高點,映入眼簾的是被劃分成數個區塊的坡地,在這裡,隆重的生命儀式進⾏著。

由於園區位置偏遠,並未特別設置空間讓前來緬懷的家屬久留,平時⼈煙稀少,環境清靜。只有要進⾏下葬儀式的家屬可以來到山丘上,將已逝親⼈的骨灰,撒入於事先挖好的洞穴中,進⾏環保葬儀式。

謝卓廷說,簡單的祭拜後,工作人員會將分成3袋的骨灰交給家屬,由家屬親自倒入三個深約60公分的洞裡。「我們家就是我、我爸、我阿姨各倒一個,倒完之後工作人員會填土。」洞口填平,整個儀式便宣告完成。

問起當初如何決定在金山環保園區下葬,謝卓廷說,是母親的朋友推薦,原先她考慮把母親的骨灰跟外婆一起放在木柵的靈骨塔,「但我媽媽臨終前皈依佛門,師父說服她盡量留於自然,人死後什麼都不要帶走。」

土地資源有限,既有喪葬習俗遭遇挑戰

傳統的喪葬習俗中,「入土為安」是很重要的理念,台灣各地至今也都還能看到公墓的蹤影,但在土地數量有限的情況下,自1970年代中期,政府開始大力推行火葬,並建納骨塔保存往生者骨灰,使其漸漸成為最主流的葬法,民間私營納骨塔交易市場也應運而生。

然而,經過將近50年的積累,公立納骨塔已不敷使用,全國22個縣市當中,有高達13個縣市的使用率已達七成。其中基隆市、嘉義市、台北市更超過或逼近九成滿載。

1
Photo Credit: 作者

由於納骨塔屬嫌惡設施,新建並不容易,尤其是在寸土寸金的都市區,我們正又一次面對著「活人與死人爭地」的難題。

儘管各地都有私立的納骨塔可供選擇,但和平均只需要1.5萬~3.5萬元的公立塔位相比,價格有極大的落差,據位置的好壞、空間的大小,費用從十幾萬到上百萬不等,相當考驗民眾的財務負擔能力。

各縣市政府其實也早已注意到相關問題,也試圖再一次透過新觀念的推廣,翻轉民眾的喪葬習慣,以緩解土地與設施不足的壓力。

「塔」不應求,環保葬法漸受重視

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之下,標榜「避免環境破壞,節省土地資源」的「環保自然葬」成為新選項,相關的倡導法令在2002年被寫入《殯葬管理條例》當中,各縣市亦開始依法在公立墓園中,規畫環保葬專區。

根據內政部的定義,環保葬係指「當人死亡後,以火化的方式將遺骸燒成骨灰,之後不做永久的設施、不放進納骨塔,亦不立碑、不造墳。」就現況而言,具體的實行方式有海葬、樹葬、花葬、植存等數種。

1
Photo Credit: 作者

在各種環保葬法當中,花葬、樹葬相對受歡迎,佔所有環保葬人數的9成之多,可見對於不採取傳統方式下葬的人們來說,長眠於花香綠意圍繞的土壤裡,是較好的選項。

因為不像傳統的墓地或塔位,為每位往生者劃留專屬的位置,經由環保葬回歸土壤的骨灰經過一段時間的分解後,穴位便可以循環使用;倘若選擇海葬,更是不耗費任何土地空間,整體而言所需的土地資源較小;花、樹葬區公園般的景致也較不容易在建設時遭受過大的反彈,有助於緩解各地塔位不足的壓力。

比起便宜卻難以搶到空位的公塔,和動輒十萬元以上的私塔,環保葬在費用上有明顯的優勢,除了有三分之一縣市免費推廣之外,全國的公立環保葬當中,最昂貴的也不會超過一萬元。對於籌辦喪事的家屬而言,能減輕一定程度的負擔。

1
Photo Credit: 作者

環保葬趨勢上升中,都會區扮演火車頭

從內政部所公布的統計資料來看,十年內環保葬獲民眾採用的比例明顯上升,從2010年的1%不到,到2019年已經超過7%;在每年16萬上下的死亡人口當中,有上萬人次選擇回歸自然。

1
Photo Credit: 作者

全台公立納骨塔滿載率最高的基隆市、嘉義市,也在近兩年開始建立環保葬園區,推廣這種新型態的葬法。在此之前,面臨塔位不足的狀況,民眾大多只能選擇私立納骨塔,或是轉向周邊的縣市尋求安葬之處。

嘉義市殯葬管理所所長盧春霖表示,經過多年規畫,嘉義市的樹葬區在去年(2020)成立,「現在的使用量非常高,穴位不到一年就用光了。」市府也計畫再爭取興建第二座樹葬園區,可以想見在未來環保葬的接受度與採用比例將更高。

1
Photo Credit: 作者

將環保葬的數據,與最大宗的「火化後入塔」相比,環保葬雖然還無法挑戰它的主流地位,不過也漸漸來到入塔人數的7%左右。

在這樣的成長中,地狹人稠的都會區是領跑者,六都採用環保葬的人數已經成長到入塔的一成以上,顯見土地負擔確實是政府推廣環保葬的一大動機。台北市殯葬管理處副處長王文秀就表示:「台北人口密集,所以只能透過環保葬的方式,讓土地可以永續經營。」

進一步從數據觀察都會區分別的情況,可發現公塔滿載率位居六都第一的台北市,確實是環保葬浪潮中最不容忽視的存在。

1
Photo Credit: 作者

台北市在2003年舉辦全國第一場海葬,其後分別在2007年、2013年分別建成樹葬區「詠愛園」,以及花葬區「陽明山臻善園」。

作為先行者,起初推動時並不容易,「因為傳統觀念認為要入土為安、立碑,」王文秀說,政府花費許多成本與民眾溝通,「要讓大家知道土地不足,而環保葬是很新穎、端莊、隆重、漂亮的。」經長期的推廣,環保葬漸成為台北市的殯葬特色,2019年一整年中,北市有超過5,000人選擇以長眠海洋或花園的方式寫下人生終章,佔當年度往生人數的3成,遙遙領先全國其它縣市。

六都的其它城市中,台中市的環保葬採用情形,也有明顯上升,市內在近10年內陸續建成三座樹葬園區,每年有2,000位上下的往生者家屬申請使用。其餘四都的環保葬人數,也正平穩地成長中。

政策趨勢下,業者、民眾心態轉變中?

從《殯葬管理條例》修訂至今已近20年,如今幾乎各縣市都有環保葬專區,可以看見未來政策的走向。不過,民眾對於環保葬的看法又是如何?

記者團隊針對環保葬議題製作問卷[註],調查民眾的認知與意願,收到174則有效回覆。問卷結果顯示,有69.5%(121名)的民眾聽聞過環保葬議題但不甚瞭解,15.5%(27人)的人為「首次聽到環保葬」,亦有14.9%(26人)表示,自己對環保葬有清楚的了解,而樹葬與海葬則是他們比較熟悉的葬法。

1
Photo Credit: 作者

記者進一步以文字雲彙整民眾在問卷中的用詞,發現填答者提及最多次的語詞有「環保」、「自然」、「回歸」以及「不錯」等,可見人們對該下葬方式普遍抱持正面態度,這點也展現在民眾對環保葬的接受度上,調查結果中有高達6成(63%)的填答者,表示自己「非常可以接受」環保葬的存在。

  • 依填答者回覆繪製成的文字雲顯示,民眾大多認為環保葬符合環保精神:
1
Photo Credit: 作者

在個人宗教信仰方面,填答者有超過五成無特別宗教信仰。對這群人而言,傳統的喪葬習俗與宗教觀不是主要的考量,而這也間接影響了他們對於環保葬的開放態度。

1
Photo Credit: 作者

總體而言,環保葬不僅只是政策一廂情願的立場,民眾的觀念也確實正在轉變中。

面對這樣的轉型趨勢,傳統殯葬業者也面臨衝擊,冬瓜行旅禮儀公司負責人郭憲鴻(小冬瓜)指出,縣市政府為減緩殯葬公共設施不足的負擔,大力推廣環保葬,部份仰賴骨灰罈與塔位銷售的禮儀公司,在環保葬趨勢下地位降低,收入也隨之減少。

郭憲鴻也表示,傳統殯葬可能在近五年消失,業者應儘速尋找轉型方法。畢竟專業的禮儀公司不僅只是為亡者處理遺體,更身負教育民眾有關死亡及生命的責任。

民眾對環保葬的理解仍停在表象

然而,調查中僅有16%的民眾表示曾有周邊親友實際採用環保葬,這些往生者生前考量選擇環保葬的原因,多出於方便、不佔用空間、希望回歸自然,以及經濟考量等。

不可忽略的是,即便多數民眾抱持友善、支持的立場,仍有3/4的人們未曾親身接觸過環保葬,也呼應人們「聽過、但沒有很了解」的情況。

甚至有三成的填答民眾表示不清楚環保葬進行的程序,包括下葬前遺體必須先進行火化、葬後不會立碑等,顯示大眾的態度和實際理解、採用間存在脫節。

政府單位若希望進一步提升環保葬的採用率,除宣導「環保、自然」的意象外,針對具體實施方式亦須更積極溝通,才能鼓勵民眾在充份理解狀況下選擇環保葬。

不立碑、不立牌,何處弔故人?

北市詠愛園樹葬區如公園(3)
台北市文山區富德公墓內的詠愛園樹葬區|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記者的調查中,對於「喪葬儀式從簡」,多數填答者皆抱持正向看法。影響看法的相關因子包含「減少遺族金錢等負擔」、「心意最重要」、「手續無須繁複」等。其中一名填答者表示,若自己能以另一形式存留於親友的心中,其實無須透過傳統的方式下葬,過多繁雜的儀式恐徒增親友困擾。

不過也有填答民眾認為,儀式存在絕大部分是為活著的親屬提供情緒抒發與心靈慰藉,重要性不可輕忽。對此,專家學者亦認同,政府在大力推行環保葬之餘,仍須清楚認知「祭禮的主角是誰?」

「環保葬看起來很美,節省資源、節葬,但忽略了亡者關係人心理上的悲傷,是否能得到療癒的問題。」南華大學生死學系主任楊國柱指出,環保自然葬的追思儀式很可能連帶簡化,況且下葬後也不會立牌或立碑,可能導致家屬祭掃不易。

去年為母親完成植存的謝卓廷,在下葬前後49天都有紀念的儀式,火化後每七天就要去佛堂一次,為母親上香、念經,下葬後則是天天唸一輪佛經,而且不吃肉。

即便如此,不知母親「身」在何方的焦慮,仍然讓她感到痛苦,甚至後悔遵照母親臨時許下的遺願。因沒有牌位,無法知道母親確切的位置,所以到園區緬懷母親時,只能憑印象朝著下葬的地點追思。

「現實面來講,應以家屬的意見為主,因為家屬感受才是最深刻的。」謝卓廷表示,下葬後,自己花了一年的時間才接受母親採用環保葬的事實。

身為第一線的殯葬業者,郭憲鴻建議,環保葬雖沒有固定的位置可以追思,家屬可以自己創造儀式,像選擇海葬的家屬可以定期去碼頭追思、約家族聚餐等等,「慎終追遠是在於人與人的連結。」

1
翻攝自Google地圖
台北市陽明山的花葬區「臻善園」。

針對家屬可能因環保葬法產生的感傷、焦慮,台北市殯葬管理處副處長王文秀則強調,環保葬標榜的是簡單、隆重,而非草率,顧慮民眾注重心理上的悼念,不僅鼓勵民眾親自到環保葬園區,在花海、樹林中悼念故人,政府也為不方便親往祭拜的人們,架設「線上生命追思網」,讓家屬能在網路上看到已逝親人的下葬位置,不論身在何處都能進行祭拜。官方也透過宣導「生前預立環保葬意願書」,鼓勵人們及早思考、與親友討論告別世界的姿態。

同是採用環保葬,甫從大學畢業的洪于媗,去年底遭逢表姨意外猝逝,家人依照表姨生前的願望,替她安排環保葬。

她表示,因為表姨不喜歡麻煩別人的性格,可能也不希望親友時常舟車勞頓到陽明山看她,所以除了年節之外,想念的時候就會使用網路平台追思,或是自己去廟裡燒香、傳達心意,達到心理上的撫慰。

洪于媗認為,亡者若能在生前與家人完善溝通欲選用何種下葬方式是最好的。正因為有機會提早對話,所以因形式造成的遺憾也就沒有那麼濃厚。

環保葬走向主流,仍需仰賴各方協力

雖透過數據可看出環保葬使用有逐年上升的趨勢,但目前仍存有隱憂,有待民眾、政府、業者共同協力解決。

有意針對選採環保葬的民眾,若能在生前與家屬先做好充分地溝通,給予彼此接受與沈澱的時間,便可減低家屬後續因無明確祭拜位置而感到後悔的問題;對於「不立碑、不立牌」的概念,政府也應提供民眾充足的資訊及協助管道,讓民眾各縣市市民能在擁有充分認知的情況下做出選擇。

相關業者面臨收入下滑衝擊的部分,若能發展更多新型態的業務,提供民眾進行殯葬資訊、生命教育與悲傷輔導等相關諮詢,或許可以創造額外收入與價值。

當相關疑慮能妥善溝通、獲得解決,選擇採用環保葬,簡單但慎重的向世界告別,也不失為一個美好的選項。

註解

記者於2021/6/5~2021/6/12間,於Facebook、PTT、Dcard等平台發布網路問卷,174名填寫者中,其中女性(70.1%)填答者人數遠大於男性(28.7%),問卷填答者教育程度多為學士(61.5%)與碩士(32.8%),年齡層座落18-27歲最多。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