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救命靈藥》:胰島素問世前,艾倫醫師的「飢餓療法」是病患僅有的希望寄託

《奇蹟的救命靈藥》:胰島素問世前,艾倫醫師的「飢餓療法」是病患僅有的希望寄託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九二三年,諾貝爾生醫獎頒給了促成胰島素療法的兩個關鍵人物,然而圍繞在這個救命靈藥誕生核心的,是糾葛甚深的一群人你來我往的交錯拚搏。本書帶你重返胰島素發明的幾個重要場景,細節與懸念在糾纏交織的故事線中一一呈現。

文:蒂亞.庫伯(Thea Cooper)、亞瑟.安斯伯格(Arthur Ainsberg)

以挨餓解決飢餓:胰島素出現前的「艾倫療法」

編按:胰島素療法問世前,佛德列.艾倫(Frederick M. Allen)醫師的飢餓療法是病患僅有希望所寄,甚至在美洲治療史上有了將近十年所謂的「艾倫時代」。而他的病患――前美國國務親之女伊莉莎白.休斯,也將成為橋接起糖尿病有效療法前後的關鍵個例。

時間回到一九一八年,典雅的房子裡有個十一歲的女孩,她正在廚房裡牛飲著手上的那杯水。她喝得飢渴猛烈,水沿著臉頰流了下來,這已經是第六杯了。這個女孩叫做伊莉莎白.休斯(Elizabeth Hughes),她的父親查爾斯.伊凡.休斯(Charles Evan Hughes)是紐約市最受人尊重的名人之一。這個女孩將被診斷判定罹患某種疾病,這種疾病將讓她原本充滿活力的快樂童年頓時風雲變色;女孩接下來會被永無止盡的飢餓感以及無法滿足的口渴給完全吞噬。她得到的疾病叫做糖尿病,這預言了女孩將迎來飽受病痛折磨的十一個月,然後死去。

另一頭,佛德列.艾倫(Frederick M. Allen)正在他極為整潔的辦公室裡四處張望,他正準備出門前往十三個路口外的休斯宅邸。艾倫是非常優秀的醫學研究家,也是時下擁有糖尿病治療史最完整文獻的《尿糖與糖尿病》(Glycosuria and Diabetes)的作者。他被暱稱為「糖尿病醫師」,同時在哈佛醫學院與洛克斐勒研究所都有研究職位,這個名聲實際上是毀譽參半,有點像稱讚他是個很厲害、有經驗的劊子手;如果哪天真有需要,你會希望碰上的是個厲害的劊子手,不過你會更希望自己這輩子都不會遇上這種狀況。

艾倫自願來到哈佛動物實驗室,在歷經三年、處理過四百多隻實驗犬之後,借走了父親五分之一的總資產(五千美元),並在一九一三年出版了《尿糖與糖尿病》。出版沒多久,洛克菲勒研究所提給他一個研究型病房的主任職位。上任新職,他成功將過往在哈佛動物實驗室的經驗應用在住院病患身上。不幸的是他發現跟狗相比,與人類共事不僅容易灰心而且結果較差。人類實在不可靠,又很難控制。他們承諾會依照指示但卻做不到;他們會忘記、作弊、錯誤理解;他們會很惱人又規律地向誘惑屈服。永不停歇的責罵也無法讓他們了解百分之百配合的重要性,而他們反反覆覆的偏差與輕率將危及整體結果的完整性。

美國加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艾倫被指派前往紐澤西雷克伍德第九總醫院擔任軍醫;而他也出版了第二本書《糖尿病治療之全方位飲食調控》(Total Dietary Regula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Diabetes)。退伍後,他努力掙扎著在紐約開立私人診所,不過只有絕望的病人會來找他,而他那裡也將是他們的終點。他主要醫治的對象是瀕死的小孩。慢慢地,這些病人比原本的預後多活了數週,甚至數個月,於是越來越多醫生轉介病人給他。

艾倫的專長是利用神奇的組合:綜合了禁食、營養不良與運動,從疾病中心概念來延緩糖尿病的進程。他是第一個察覺到並非只有碳水化合物,連蛋白質與油脂也會造成患者代謝壓力的人;因此,最佳方針就是替每位患者找到基本生存所需的最低食物需求量。這個想法需要經過繁複的計算:每個不同的病人之間,又或者同一個病人不同天、甚至不同小時,都因不一樣的狀況而需要重新計算。「治療本身比疾病還要恐怖」這句話,雖然不是針對艾倫的治療而出現的,卻也很貼切地形容了治療的實況。

艾倫在他的職業生涯裡,嘗試了一種新的糖尿病患者治療模式:教育患者讓他們認識糖尿病,並且招募這些病患進入自己的治療系統。這個模式與當時傳統的醫病關係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並非所有病人都能對這樣現代的方式採取開放態度,也並非所有人都能接受自己需要為自身的健康承擔某些程度的責任。

伊莉莎白.休斯四月初時前往艾倫醫師的辦公室接受檢查。現在,艾倫坐在休斯家裡的圖書室,前來討論他的診斷結果。查爾斯與安東妮夫婦知道艾倫醫師的判決有其特殊的重要性,也知道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因此當他們聽到了「她很有可能在六個月內死亡」的時候,心中充滿深不見底的恐懼是很合理的。

「你怎麼能如此肯定呢?」安東妮強迫自己用著遠比當下心境冷靜的聲音問到。

艾倫並非不知道這些消息所代表的嚴酷殘忍,但是他不擅矯情言語,尤其是顧及父母心靈狀況的代價是犧牲孩子的健康狀況時,他更不可能這樣做。

「在無從治療的情況下,幼年型糖尿病患者從症狀發作算起,餘命不到一年。」

「我知道,但是總是會有奇蹟吧?並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安東妮乞求般地說著。

「恐怕事情不像你說的這樣。」艾倫如此反駁。

「拜託,醫師,總是有特例的啊!」查爾斯也加入了戰局。

「我也還在等待有個特例能出現。你們眼前要做的抉擇極為重要。」艾倫又開口,「很不幸的是,你們必須快點做出決定,我來這裡就是要提供你們正確資訊的。」

「我們非常感激。」查爾斯說。這個低沉而權威的聲音安撫了安東妮。「可是,難道沒有任何我們能做的事嗎?沒有任何我們需要採取的措施嗎?」

「目前沒有任何有效的治療,但是是有方法可以買時間。」

「請繼續說。」休斯說

「我們必須餓著她。」

「可是她已經很瘦了。」安東妮不解地眨了眨眼。

「像伊莉莎白這樣年齡的正常女孩,每天消耗的能量為二千二百大卡」艾倫開始解 釋著,「我建議我們要開始執行禁食,讓她每天吃到的食物僅約四百大卡,而且其中幾乎不能有碳水化合物。」

「然後,這就能讓她長回之前掉的體重?」查爾斯提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