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思考N號房:如果女性自願參與、男性付費自由觀看,就是「你情我願、皆大歡喜」嗎?

重新思考N號房:如果女性自願參與、男性付費自由觀看,就是「你情我願、皆大歡喜」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簡而言之,在看似數位色情為自由的前提下,女性其實仍面臨至少三項束縛:(一)性私密影像成為籌碼(二)自由退出困難度高(三)參與色情的動機或過程被重新詮釋或簡化。

隨著各校開學之際,以及疫情限制影響下,提供「線上打工機會」,實則為數位色情犯罪的案件亦開始發生。如婦女救援基金會表示近日接獲求助,原來是有受害者在IG上收到聊天訊息,透過訊息往返降低戒心後,會進一步得到用微信「陪聊」的打工機會。

但是,陪聊過程不僅只有聊天,受害者亦會被要求傳送性私密影像,她們可能在有金錢需求或判斷力降低等因素下提供影像。而當受害者中途察覺有異或想退出時,就會被威脅要外流性私密影像,而只好持續「工作」。

這不禁讓人想起去(2020)年3月被公開,成為世界皆知的數位色情性暴力犯罪:N號房事件。加害者接近管道皆為相似,其中包括藉由推特、IG等媒介,詢問女性詢問當直播主或高薪打工等職業詐欺,並在過程當中掌握女性的個人資料(如身分證資訊、住址、學校班級),作為後續對女性進行性剝削的籌碼。

然而,許多上網求上車、下載影音觀看的男性主張自己不知情,或認為自己是「客戶」、有「付費」,看完影像即刪除。男性觀看者似乎遊走在加害者/旁觀者/「無辜者」之間的多重模糊位置,而若以此進一步思考,假使N號房或「線上打工」數位性暴力網絡中的女性,是「自願提供性影像」或「演出性影像」,甚或女性如果因經濟因素等考量,「自願」提供或演出的,那麼所謂的數位性暴力犯罪,難道就會順理成章地變成普通的交易買賣,即是「我有付費,我可觀看」的自由向度?由於台灣近期發生類似案件,本文藉此再思N號房事件,探討數位色情犯罪與觀看自由的性別角力。

畢竟,雖然N號房裡大多女性,都是遭受詐欺成為數位性暴力犯罪受害者,但事實上,或許有更多N號房存在,裡面不僅有性暴力犯罪受害者,也有或許存在同意領薪水或抽成,自願提供甚或演出受虐的女性。那麼這樣的N號房,仍會像當時韓國警廳首長所言:「敲醒世界警鐘」,抑或僅是浩瀚網路空間裡被輕描淡寫的遊戲房?而所謂的數位色情犯罪又該如何被界定?

關於色情的定義與討論,在性別研究或女性主義討論也是各家爭鳴、百花齊放。本文則採基進女性主義的論點來進行思考。基進女性主義論點認為,父權允許男性透過性宰制女性,其中主張「色情是男性宰制」的麥金儂(MacKinnon,2007)則指出,色情就是販賣女性的性的事實,色情將鞏固性別歧視或父權壓迫的機制,使女性集體受到次等性別位置的貶抑。何以會受到性別位置的貶抑?延伸論之,所謂色情的構成當中不僅只有性,還有性或身體如何互動的腳本。就向韓國常見的數位色情犯罪為女性偷拍,即可能是一種在性別結構默許女性能被觀看的脈絡下所生成。

因此,Kappeler(1987)在探究色情結構如何生產、消費、成為社會意義時,即表示色情是一種真實且動態的共構關係,無論色情內容如何,或是形式如何,甚至是裡面的情節腳本是否為所謂的「真實」或是「演出」,色情會藉由腳本當中的符號(像是性的呈現)、色情影像的命名、閱聽人以及社會文化反覆再現共構一種性別機制,而這樣的機制可能會超越色情內容的「真實」討論。

換言之,無論人們觀看色情片是否為演員演出,還是像N號房那般大多為被迫受害,在色情藉由網路科技傳遞與再現的過程裡,無形中人們會進入對性別位置與互動的認知或文化,像是鞏固異性戀常規中,女性往往是被凝視、提供男性愉悅的客體現象。

現在,回到最初的提問:如果N號房(或數位性暴力網路場域)裡面的女性有領薪水,或假設她們自己喜歡享受這樣的性互動,那麼難道還要說色情是父權宰制女性的事實嗎?我們是不是忽略女性在性互動或展演上的主體能動性?畢竟,女性藉由主動或自願參與色情,反轉色情裡女性長期受壓迫的性別位置,而男性付費,自由觀看,如此彷彿「皆大歡喜」?還是,另有可能存在什麼樣的問題?

或許仍不能忽略,在個體行動背後更大的性別結構。即使女性主動參與或試圖轉換性互動腳本意義,但既有性別機制仍可能將其「主動」,又再度轉化、使女性進入更邊緣的性別位置。例如倘若女性想「離職」退出,或退出之後面臨的各種後悔、不安、恐懼,會被既有性別結構重新詮釋活該受害,或將過往性私密影像作為威脅籌碼,而女性也可能成為難以被同情的「蕩婦」,導致女性置身進退兩難的危險與困境。

簡而言之,在看似數位色情為自由的前提下,女性其實仍面臨至少三項束縛:(一)性私密影像成為籌碼(二)自由退出困難度高(三)參與色情的動機或過程被重新詮釋或簡化。

現在,邀請各位共同重新思考N號房:在媒體網路提供「自由」的特殊脈絡裡,觀看自由或是色情自由,在性別結構的默許下,究竟是誰的「自由」呢?特別是數位時代下,色情相關資訊幾乎隨手可得,而在既有性別位置裡,我們又該如何於色情中「安身立命」?你/妳怎麼看呢?

參考文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