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德納孤兒」望穿秋水,彷彿看到衛福部長照2.0「補破網」重現

「莫德納孤兒」望穿秋水,彷彿看到衛福部長照2.0「補破網」重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中央政策是朝向群體保護力的目標,強化第一劑疫苗涵蓋率為優先目標時,是否考慮打過第一劑的高齡者,這群高風險群體若無法在時間內接種第二劑疫苗,抗體量會隨時間下降,無法對抗Delta變異株?將成為中央政策下的犧牲者。

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全球疫情衝擊之下,各國防疫政策紛紛以疫苗施打為主要對策,已有專家預言,直到COVID-19觸及所有人之前,新變種病毒不斷出現以及全球加緊接種疫苗的競賽,不會結束。

我國的疫苗到貨量是且戰且走,即使政府採購的108萬劑莫德納疫苗於17日晚抵台,仍有兩百萬人等不到第二劑的莫德納疫苗,變成「莫德納孤兒」,這些高齡者望穿秋水,此刻,彷彿再次看到衛福部長照2.0政策制定模式——滾動式決策,因為無法有效掌握資源,只好採取被動式決策,期望高風險群體的高齡者不會被犧牲。

我國的疫苗從政府所採購、或是向全球疫苗分配機制COVAX申請、他國贈送等都無法明確掌握數量與時間,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疫苗施打規畫猶如看天吃飯,無法事前進行沙盤推演方式做好各種方案規劃。

看看兩個具體案例: 南韓先前向莫德納訂購4000萬劑的新冠疫苗,卻至八月初只取得6%的貨量,因此南韓政府為追莫德納疫苗,於8月13日,派出代表團前往位在美國麻州的莫德納總部「催貨」,也順利在短短兩周就收到815.2萬劑疫苗。

永齡基金會的郭台銘於8月親自前往歐洲,對BioNTech供貨給台灣的進度也產生正面的發展。他返台後表示,今年已被承諾BNT疫苗到貨數量大約是800萬劑至900萬劑;他已向BNT探詢,明年疫苗為台灣保留3000萬劑額度的可能性。事後,9月2及8日,共到了184.2萬劑輝瑞BNT疫苗。

南韓及郭台銘「催貨」的作為,不得不想到60年代台灣開始出口導向,許多外貿廠商拿著皮箱全世界爭取訂單的畫面,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16日表示,指揮中心可以說是天天寫信、周周視訊會議在催貨;指揮中心有點像是貴公子坐在家中,不出門,寫信、視訊會議等著疫苗上門,為何不能主動出擊「催貨」。

我們的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無法採取積極的作為,有效爭取疫苗,或早日規劃出混打的策略,以儘速回應民間期望,至今看到的都是補破網、被動的作為。

全球搶疫苗 富裕國家手抓不放

疫苗已成為世界強權國家手中的利器,全球疫苗接種量能極度不均,當富裕國家在為打第三劑「補強針」、甚至規劃第四劑做準備時,低所得國家國民頭兩劑的接種率沒有一個超過10%,加上全球疫苗分配機制COVAX落後,世界衛生組織(WHO)雖然呼籲,年底前都不應部署打補強針,這樣才能讓其他國家有機會接種更多疫苗,事實上,富裕國家卻紛紛開始施打第三劑。

目前全球疫苗接種量已超過56億劑,但高達80%集中在高所得及中高所得國家,10個國家使用了其中75%的疫苗,「沒有任何低所得國家」接種率能超過10%,非洲的疫苗接種覆蓋率是最低的,僅為2%。

據總部設於倫敦的分析公司Airfinity指出,富裕國家到今年底前有高達12億劑的額外疫苗可轉手他國,且大多數是輝瑞&BNT、莫德納兩種mRNA疫苗。目前七大工業集團(G7)與歐盟允諾援外10多億劑疫苗,交付出去的量僅不到15%。

富裕國家為高齡者開打第三劑

由於許多國家都將高齡者、長照機構住民視為疫苗施打優先對象,富裕國家紛紛從本月起為他們施打第三劑「補強針」。

美國《華盛頓郵報》9月15日報導,南加大(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柯克醫學中心(Keck School of Medicine)醫學教授克勞斯納爾(Jeffrey Klausner)根據美國累計染疫死亡人數的分析,若以年齡區分,85歲以上老人占全美總人口僅約2%,但在染疫死亡案例當中卻占25%;在85歲以上老年人當中,平均每35人就有一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所以美國將高齡者視為優先施打疫苗的對象。

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免疫防治諮詢委員會去年12月1日以13票對1票投票建議,醫療人員和長期照護機構的居民優先接種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緊急授權通過的新冠肺炎疫苗。

美國準備在今年9月20日當週開始為民眾追打第三劑疫苗,需與第二劑須間隔8個月,由於美國第一線醫療人員、長照機構住民及高齡者當初是最早接種疫苗族群,預計他們也會率先施打追加劑。

新加坡衛生部9月10日宣布,將自9月14日起向60歲以上及長照機構住民提供新冠疫苗加強針,但必須跟第二劑接種時間相隔至少6個月。

丹麥580萬人口目前有73%完成接種疫苗,65歲以上人口完成接種的比率更是高達96%,9月10日開始為長照機構住民等弱勢群體追加第三劑疫苗。

以色列為了減緩高傳染力的Delta變異株傳播,早在七月已經開始施打第三劑輝瑞疫苗,迄今已為280萬人左右注射第三劑。連巴西都已規劃首先為高齡者和醫護人員施打第三劑疫苗,以提高保護力。

考慮抗體下降 打第三劑對抗Delta變異株

為何富裕國家紛紛開始施打第三劑疫苗?美國總統首席醫療顧問佛奇(Anthony Fauci)表示,美國決定追打第三劑,主要原因包括疫苗抗體量會隨時間下降,且對抗Delta變異株須較高抗體程度。數據也顯示,接種追加劑能提升體內抗體效價至少10倍。

根據佛奇提供的數據,不論對上哪種變異株,打完第二劑疫苗兩週後體內抗體量會達高峰,但之後就一路下滑。

另外,根據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一份研究報告,專家追蹤打完輝瑞或莫德納疫苗的美國長照機構住民與高齡者狀況,發現Delta變異株出現前(3/1-5/9),疫苗效力約74.7%,中期(5/10-6/20)降為67.5%,Delta變異株肆虐期(6/21-8/1)只剩53.1%。

同時,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於9月10日公布,莫德納、輝瑞 (Pfizer)、嬌生 (Johnson & Johnson)疫苗對於預防感染新冠肺炎都有顯著效果,不過累積的數據顯示,在Delta變種入侵下,接種莫德納疫苗的病患染疫後住院的機率,比接種輝瑞及嬌生的病患少,證明莫德納疫苗對抗Delta變種病毒的效果好。

台灣卻仍在憂慮第一劑量不足 像是坐在金山上的疫苗乞丐?

台灣第一劑疫苗接種人口涵蓋率達48.68%,但第二劑覆蓋率僅4.46%,若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低所得國家國民頭兩劑的接種率沒有一個超過10%,我國第二劑的接種率不到10%,台灣是屬於低所得國家嗎?還是台灣是坐在金山上的疫苗乞丐?

當政府寄望九月底能達到第一劑覆蓋率達到六成,鄰近的日本則已是目標在第二劑達到六成。同時,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卻一再重申,始終秉持強化第一劑涵蓋率的政策,仍不考慮高風險全體的高齡者優先施打第二劑。

9月中旬起,開始陸續有許多已接種一劑莫德納疫苗者須接種第二劑,根據疾管署截至9月16日統計,莫德納疫苗已接種379萬7017劑,其中僅約35萬人已完成兩劑接種,不少人都擔心無法在理想的間隔內施打第二劑。指揮中心表示,國內目前尚有30多萬劑莫德納庫存,將於17日開放符合資格的75歲以上長輩施打第二劑,新的一批108萬劑抵台後,也將主要提供第二劑使用,仍是尚差兩百多萬劑。

以台北市為例,目前台北市還有44萬多人還打不到第二劑莫德納疫苗,副市長蔡炳坤也證實,中央已通知配發北市,先前庫存的4萬劑莫德納疫苗,北市75歲以上、間隔滿十周等打第二劑莫德納的長者有5萬多人,將先給設籍北市的3萬7千多名長者造冊施打。

有網友根據先前的規劃,為第十輪接種應會開放莫德納第二劑,且最快從10月4日開打,以這項假設為例,屆時間隔已滿10週的人數,大約是「282.2萬(十週前7月26日施打第一劑人數)- 35.7萬(已經施打第二劑人數)= 246萬人」,仍遠超過最新到貨的108萬劑。

陳時中面對外界的質疑,仍強調指揮中心一向秉持強化第一劑疫苗涵蓋率為優先目標,雖然打過第二劑疫苗後,可加強施打者保護力,但就群體保護力角度來看,把疫苗拿來打第二劑與加強第一劑疫苗覆蓋率相比,當然是打過第一劑疫苗人數愈高愈好。

當中央政策是朝向群體保護力的目標,強化第一劑疫苗涵蓋率為優先目標時,是否考慮打過第一劑的高齡者,這群高風險群體若無法在時間內接種第二劑疫苗,抗體量會隨時間下降,無法對抗Delta變異株?將成為中央政策下的犧牲者。

政府預定莫德納疫苗為505萬劑,實際到貨量僅149.94萬劑,到貨率不到三成,還是靠美國所捐贈的250萬劑莫德納疫苗,才能讓台灣約343萬人接種第一劑莫德納疫苗,33萬人接種第二劑,若加上17日的108萬劑,到貨率才到五成。目前第一劑接種莫德納的民眾,75歲以上長者有50.3萬人,64至74歲則有148.2萬人,但完整接種兩劑的卻各僅有4790人、10773人,比例都不到1%。

目前台灣雖然持續新的疫苗到貨,但莫德納疫苗到貨量仍不足,打過莫德納的現在恐成「疫苗孤兒」,外界關心莫德納第二劑接種計畫,除主動去催貨,另外則是考慮是否可預約混打輝瑞BNT、高端等疫苗。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表示,目前對於mRNA疫苗仍未決定可否混打,會盡快安排莫德納疫苗的第二劑接種。這句話猶如海市蜃樓,完全是未知數。

學者要求政府提升第二劑 依年齡往下施打

國內已有學者對疫苗施打的防疫策略表示不同見解,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詹長權在臉書發文指出,要管控Delta變異株的傳染風險,應提升第二劑覆蓋率,並依年齡大小依序接種,BNT疫苗可支援以較短的兩劑注射間距完成年長者和青少年接種。

他認為,在台灣的疫苗進貨青黃不接時,由於永齡基金會、台積電、慈濟基金會捐贈給國家1500萬劑輝瑞BNT疫苗,因此在面臨Delta變異株威脅時,多了一個有用的防疫武器來對抗病毒侵襲。

詹長權建議,未來這4個月的接種目標應該設定在極大化COVID-19高風險族群完整接種覆蓋率上,充分利用輝瑞BNT可單一品牌使用、可和AZ混打、可對青少年施打的三大特性來發揮接種的最大效益。

詹長權提到,要讓BNT疫苗在國家接種計畫中發揮截長補短的救援效益,並提升疫苗接種有效覆蓋率,可考慮將原本預計9月下旬進行的國高中接種BNT疫苗計畫延到11至12月,這樣就有充裕時間和空間擴大接種感染COVID-19後高住院和死亡風險的高齡者和成年人。

在外界的壓力下,指揮中心終於在9月11日表示,傳染病防治諮詢會預防接種組(ACIP)委員會已針對莫德納混打輝瑞BNT進行討論,將參考國外規範並評估台灣疫情,再決定是否開放。仍看不到前往美國麻州的莫德納總部「催貨」作為,為何不能同步進行討論混打及赴美「催貨」?應積極善用防疫的各種利器,從如何爭取疫苗到貨量、疫苗運用、疫苗施打策略、嚴格實施非藥物公衛防疫措施 (NPIs)手段等,過去所見防疫被動態度與決策方式是應該調整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