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免術換證」是性別平權的前路,為何政府遲遲不跨出那一步?

「跨性別免術換證」是性別平權的前路,為何政府遲遲不跨出那一步?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同樣仍未合法化第三元性別,甚至仍未廢除性別變更醫學證明之條件,或許基於社會風氣及現行的道德準則,現在仍「不需」合法,但若合法化真的是性別平權的前路,為何不跨出那一步,讓那些受性別不安所擾、被性別歧視所困的人們得到救贖和解脫呢?

體育賽項基於男女先天體能條件不同而進行二元分化貌似理所當然,若細探其成因,也可以明確的生理條件作為分化標準,讓跨性別者得以適用此分類機制:根據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提出的指導準則,針對跨性別者的項目參與,委員會以參賽者的睪固酮水平作為分類標準,讓跨性別者能合理參加其適合的運動賽項。由此可見性別並非一個無法取代的分類標準,而只要稍加調整,跨性別者也能受到法律與規則的保障。

再舉義務役為例,現行體制早已允許罹患「性別認同障礙」的役男申請免役體位以免除其服役之義務,可見政府早已認同跨性別者無需服役,在涉及權利義務關係時,合理的身分證明必然是不可少的,此時只要將法律中「成年男性」正名為「成年生理男性」,並將免役體位中的性別認同障礙正名為性別不安,即可讓希望申請免役的跨性別者得以有尊嚴的爭取自己的權益,而他們在身分證件上的性別欄位將不再影響其權利義務關係(正如一個人的姓名不會影響到其權利義務關係一般)。

關於性別涉及特殊權利義務關係的還有民意代表的婦女保障名額,其設立目的便是為了保障過去處於政治領域之弱勢的女性之參政權,跨性別以及第三元性別同樣作為政治領域之弱勢,或許亦應考慮其保障名額。若單論現有體制,就社會角色而論,跨性別女性無庸置疑亦是女性公民,作為社會女性他們亦應享有婦女保障名額之權利,同樣的,基於其所涉及的權利義務關係之重大,跨性別女性在申請此權利時,應提出其性別認同之證明如性別不一致的精神診斷,如此既能保障此制度完成其目的,同時也能顧及跨性別者的權利。

至於其他性別分化之設施如廁所、宿舍等地方,我們若是深究其性別分化之目的,大多會聽到隱私、安全等理由,然而若是為防止宵小之輩(通常為男性形象)藉機對人(通常為女性形象)上下其手,我們的分化標準不應是性別,而是性向。同時所謂的安全與隱私應該藉由空間設計完成,如寬敞的空間、明亮的燈光、完整的隔間等。以性別友善廁所為例,台灣已有學校以及公家機關打破了如廁空間的二元分化,讓任何性別的使用者皆能使用同一個空間,自由選擇便器,不僅做到空間最大利用化,也保障了第三元性別使用者的如廁權。

雖然空間規劃的改善需要時間和金錢,沒有辦法在政策公布之後立即跟進,但只要我們打破此般約定成俗,我們還是能在現有的空間規劃下創造最大的性別平等,例如男性/女性專用招牌的拆除。當然,除了上述領域,前段還有提及很多地方和系統同樣採用性別的二元分化,然而大部分的制度應該都是考量社會性別而立定,如此二元性別的跨性別者之性別理應適用於其框架之下,合法應不影響其運作,比如前述的婦女保障名額。至於第三性別的合法化,必然會在二元分化制度之下帶來不少的改變,但是政府猶能提前公告,給予民眾以及政府、公司、學校等機關彈性期間,讓其調整制度中的性別分化。

根據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性別人權宣言(Beyond Gender 的詮譯)包括以下三條:

  1. 無論性別,人人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
  2. 人人均可自由選擇性別,並不會因為選擇而有所差異。
  3. 締結家庭不受性別限制。

性別作為一個人人格的一部分,於情於理都不應受外人抑或是社會制度掌控,政府亦是無權干預其性別之表明。在合法化其性別的同時,此政策不僅能打破前段的惡性循環,保障其就業平等並促進跨性別者的心理健康,緩解其性別不安,更能展現政府對性少數族群的支持,改善社會風氣,促進性別平等。因此筆者強烈認為政府有權並應合法化跨性別公民的性別登記,以消弭二元性別分化下的性別不平等與性別歧視。

註釋

[1] [2] 同樣僅以自我決定為性別變更門檻。

[3] 美國共有19州開放第三性別登記,包括:奧瑞岡州、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加勒福尼亞州、紐約州於2017年,華盛頓州、緬因州、阿肯色州、科羅拉多州、明尼蘇達州於2018年,新墨西哥州、麻薩諸塞州、馬里蘭州、伊利諾伊州於2019年,維吉尼亞州、賓夕法尼亞州、新罕布夏州、康乃狄克州、夏威夷州於2020年,紐澤西州於2021年。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