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陰影》:人們害怕自己的優秀特質,不亞於害怕自己的黑暗面

《擁抱陰影》:人們害怕自己的優秀特質,不亞於害怕自己的黑暗面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榮格提醒我們,要從精神分析個案的櫃子裡拉出骷顱頭不會太難,但如果想從陰影中挖出黃金會是天大的難事。人們害怕自己的優秀特質,不亞於害怕自己的黑暗面。

文:羅伯特.強森(Robert A. Johnson)

陰影中的黃金

我曾寫過,陰影是一個人不被接受的黑暗部分。但我也說過,陰影也可能是把自己最好的一部份投射在另一個人或狀況上。英雄崇拜的能力就是純粹的陰影。

這時,我們擁有的優秀特質受到排拒,只能投射到別人身上。雖然很難理解,但我們常常會排拒自己的優秀特質,反而尋找一個陰影來代替。

十四歲的少年會崇拜十六歲的少年,讓他背負十四歲的少年還做不到的事情。幾個月後,十四歲的少年內化了這種能力,展現出就在不久前被他貶抑成陰影的力量。也許現在十八歲的少年變成了他的偶像,但之後自己也會迎頭趕上。成長通常會透過這種方式帶入發展過程的下一階段。今天崇拜的英雄特質,明天會成為自己的能力。

早期在我自己的分析中,我曾做過一個很嚇人的夢。在夢裡我吃掉了我當時崇拜的偶像史懷哲。這個夢,即使不要說得那麼誇大,也還是代表我必須接受自己某個與史懷哲相似的特質,然後別再將這個特質投射在外在的英雄偶像身上。

當然在程度上有所差別,不過這個夢的確是在說我必須變成史懷哲。所有的英雄偶像都需要內化。當然,我自己幼稚的那個部分卻用盡全力在抗拒這個成長發展的過程。

那時,我的疑問是:「怎麼有人可以活出那麼多人格面向?」史懷哲擁有音樂、醫學與哲學的博士學位,還是偉大的人道主義者。很明確地,他就是個文藝復興人。但是我不能讓他背負屬於我自己的潛能。鑽研自己的興趣,包括音樂、心理學與療癒他人,並將這些結合起來、發揮我百分之百的能力,是由我來作主。

如果去檢視為何我們會把自己最好的能力投射出去,可能會感到非常困惑。這似乎代表我們害怕天堂來臨得太快!從自我的角度來說,強大特質的展現可能會顛覆我們的整體人格架構。詩人艾略特(T. S. Eliot)在詩劇《大教堂謀殺案》中,用強烈的語言描寫了這種狀態:

主啊,原諒我們,
我們知道自己是普通人,
是會關上門坐在火爐邊的一般男女:
害怕神的祝福,害怕上帝之夜的孤寂,
害怕必須臣服,害怕遭受剝奪。
害怕人類的不公多於神的正義,
害怕窗邊的手、茅草屋頂上的火、酒館裡的亂拳、被人推落入運河,
多於我們畏懼神的愛。[1]

我的好友傑克.桑佛德,是榮格心理學分析師,也是聖地牙哥的聖公會牧師。有一次我聽著他照著平時字句斟酌的風格,做嚴謹的講學時,卻說出以下驚世駭俗的言論:「你們必須了解,神愛你的陰影要比愛你的自我多得多!」我原本期待天上會有雷劈下來,或至少聽眾會大聲抗議,但沒有人說話。不過後來與他的對話中,則有再進一步的討論:

自我⋯⋯主要工作是進行自我防衛,並朝著自己的抱負前進。所有會干擾自我的事物都必須被壓抑。這些(被壓抑的)元素⋯⋯會變成陰影。通常這些基本上都會是正向的特質。

我認為有兩種「陰影」:(1)它是自我的黑暗面,平時小心地隱藏起來不被自我發現,只有在人生遇到困難時才不得不展現。(2)它會因干擾自我中心的狀態,而受到壓抑;不管它看起來多麼邪惡,基本上都與真我相連結。

到了攤牌的時刻,神(真我)還是偏愛陰影多於自我,因為陰影雖然充滿危險,但更接近中心,也更真實。[2]

我們所處的時代,其實還沒準備好聆聽對於人性中光明面與黑暗面的重新評估。但如果想要避開可能會摧毀整個文明的衝突,就非聽不可。我們無法再承擔將自己未曾運作的部分加諸於他人身上的後果。

榮格提醒我們,要從精神分析個案的櫃子裡拉出骷顱頭不會太難,但如果想從陰影中挖出黃金會是天大的難事。人們害怕自己的優秀特質,不亞於害怕自己的黑暗面。如果我們在某個人身上發現黃金,通常對方會用盡力氣否認到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常常沉迷於英雄崇拜。崇拜史懷哲博士,要比自己展現那些(沒優秀到那個程度的)特質來得容易得多。

就發現他人身上的黃金這方面來說,我的第六感頗為強烈,也十分樂於讓他們熟悉、認同自己擁有的優秀特質與價值。但更常發生的是,他們會全力抗拒整個過程,或者會認為是我擁有這些特質,而不是他們自己。這種對自身特質的反應,不但是有效的逃避,也是有效的拒絕。美麗(或價值)只存在旁觀者的眼中。

陰影中隱藏了非常巨大的能量。如果我們透過自我的運作,將所有已知的能力消耗殆盡,未曾運作的陰影便能和我們的生命打下美好的新契約。

但若是將陰影投射出去,可能會造成兩項錯誤:首先,我們對他人加諸的黑暗,或光明,都會對那人造成損害,因為這是讓對方揹起沉重的責任,扮演我們眼中的英雄角色。再來,丟開自己的陰影後,我們得到了淨化,但也失去改變的機會,並遺落了支點,也就是自我生命中充滿狂喜的面向。

有一次,一位明智的女士聽到我抱怨自己上台講學前總是疲倦不堪,於是告訴我如何獲得更多的能量。她教我可以在上台前找一個房間獨處,拿一條毛巾來,先把毛巾弄得非常濕、非常重,然後把毛巾包成球狀,用盡全力往地上扔,同時大聲叫出來。

我覺得這真是愚蠢至極,完全不是我會做的事。但當我做完這件事,走出房間上了台,竟然感覺到自己的雙眼充滿熊熊火光。我擁有了能量、精力與聲音,完成了一次真誠懇切、架構完整的演講。陰影給了我支持,而不是壓垮我。

如果能夠就形式上碰觸到自己的陰影,做出一些平常自己不會做的事情,便能從陰影得到一股巨大能量。我們可以從一件有趣的事實看到這樣的動力模式。鸚鵡學髒話比學日常用語來得快,是因為我們咒罵的時候用了很多力氣。鸚鵡並不知道這些字詞的意思,但卻能夠聽出其中蘊含的能量。即使是動物,也可以感受到我們隱藏在陰影中的力量!

備註

[1]原註:T.S.艾略特的《大教堂謀殺案》(Murder in the Cathedral),收錄於《詩與戲劇全集:1909-1950》(The Complete Poems and Plays: 1909-1950)(紐約:哈考特出版社,1971 年),第221 頁。

[2]原註:參考約翰.桑佛德的傑作《化身博士的怪奇審判》(The Strange Trial of Dr. Hyde)(舊金山:哈波出版社,1987 年),對於此一主題有更深入的探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擁抱陰影:從榮格觀點探索心靈的黑暗面》,心靈工坊出版

作者:羅伯特.強森(Robert A. Johnson)
譯者:徐曉珮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介紹】

美國榮格分析師、作家。生於奧勒岡州的波特蘭市。畢業於奧勒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與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他曾求教印度籍精神導師克里希那穆提(Jiddu Krishnamurti)與日本禪師鈴木大拙。1947年接受榮格分析師弗里茨·肯克爾(Fritz Künkel)的分析治療,而後前往瑞士蘇黎世榮格學院,榮格的太太艾瑪.榮格(Emma Jung)是他的主要分析師。

在肯克爾(Künkel)、托尼.薩斯曼(Tony Sussman)的協助下,他完成分析師訓練,並於五○年代初期與海倫.盧克(Helen Luke)在洛杉磯開業。六○年代初期結束執業,至密西根州聖格雷戈里修道院的三河修道院(St. Gregory’s Abbey, Three Rivers)待了四年,1976年返回加州重啟心理治療工作。

強森擅長以神話故事演繹人類心理,1974年一場以神話解析男性心理的演講,被謄錄編輯成《他:理解男性的心理學》(He: Understanding Masculine Psychology)一書,出版後廣受歡迎。

強森陸續出版了《她:理解女性的心理學》(She: Understanding Feminine Psychology)(按:前面提及的兩本書中文版後合為一書,即《他與她:從榮格觀點探索男性與女性的內在旅程》)、《戀愛中的人:榮格觀點的愛情心理學》(We: Understanding the Psychology of Romantic Love)、《與內在對話:夢境.積極想像.自我轉化》(Inner Work: Using Dreams and Active Imagination for Personal Growth)、《擁抱陰影:從榮格觀點探索心靈的黑暗面》(Owning Your Own Shadow: Understanding the Dark Side of the Psyche)(以上中文版皆由心靈工坊出版)等十餘冊書,暢銷百萬冊。

163255913377609_P13851489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