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菲總統經濟顧問的中國商人楊鴻明,何以讓杜特蒂陷抗疫物資弊案風暴?

曾是菲總統經濟顧問的中國商人楊鴻明,何以讓杜特蒂陷抗疫物資弊案風暴?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來菲律賓一樁弊案引發高度關注,旅居當地的中國商人楊鴻明是案件主角。他遊走菲律賓與中國間經商致富,還曾是總統杜特蒂顧問,是習近平訪菲國宴的座上賓。不過他的爭議事件最近卻一樁樁被揭露出來。

文:李宗憲

45歲的中國商人楊鴻明(Michael Yang)來自福建,過去20年他旅居菲律賓達沃(Davao City,又譯達沃市),出身清寒的他,因擅長經商而致富,是現任菲律賓富德勝集團董事長,在中國與菲律賓都有深厚人脈,而他與現任總統杜特蒂的關係更是緊密。

根據《Rappler》報導,楊鴻明和杜特蒂在1999年首次見面,當時只有23歲的楊鴻明準備到菲律賓大展身手,而杜特蒂在達沃市已經是呼風喚雨的政治人物。杜特蒂在回顧兩人往事時說:「有人向我介紹楊鴻明,說他想來這里以寄賣的方式販售手機,後來整座城市就充斥廉價手機。他還建立了販賣廉價商品的商場,並提供工作機會。」

就這樣兩人一拍即和,楊鴻明生意也越做越大。到了2011年,楊鴻明已經變成大商人,根據中國《投資界》網站資料,他以自然人方式出資4500萬人民幣(約新台幣1億9323萬元)成立「廈門富德勝創業投資有限公司」,跟上中國金融業蓬勃發展的腳步逐漸致富。時任達沃市長的杜特蒂也樂見好兄弟事業越做越大,2015年更跟著楊鴻明參訪其位於中國廈門企業總部。

慢慢地,楊鴻明成為中菲政商間的橋樑,他在2016年與杜特蒂一起訪問北京,還與時任中國駐菲律賓大使趙建華共餐。 2016年10月,楊鴻明成為菲律賓友好基金會副主席,代表該組織向菲律賓政府捐建一座建築面積12萬平方米、造價7億比索(約新台幣4億1632萬元)的戒毒中心。

同一年,他成立「菲律賓富德勝集團」,致力為推動中菲友好關係。集團旗下擁有房地產開發、項目及諮詢、物業租賃到產業園區、國際貿易清關等服務。

杜特蒂在2016年當選總統,菲律賓外交轉向親中。熟識中國政商人士,了解中國人思維的楊鴻明自然被聘為總統助理及經濟顧問,並多次陪同杜特蒂訪問中國。這時他也開始從低調有錢的商人走入中央,在菲律賓政壇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菲律賓記者私下對德國之聲透露,楊鴻明在達沃市期間相當低調,幾乎沒有和媒體接觸過,直至被聘為總統顧問後,楊鴻明才突然躍上媒體版面,社會大眾也才逐漸知道這號人物。

楊鴻明從過去地方小商人,躍身成總統身旁的重要人物,在公開場合,他總是以平頭造型加上黑西裝的打扮,從多張與杜特蒂的合照中,總是展現自信笑容,兩人更常擺出同樣姿勢展現雙方的好交情。

杜特蒂訪問北京時,除了隨扈,杜特蒂的照片總會出現楊鴻明的身影,擔任總統顧問期間,楊鴻明還擁有一個經濟顧問辦公室,大廳高掛水晶燈,十分氣派。

楊鴻明本來就常為中菲經濟合作牽線,成為總統顧問後,​​是杜特蒂決定有關中國投資事宜的重要諮詢人物,中國人投資菲律賓可能都得向他拜碼頭。

2017年,他在菲律賓接待來自家鄉福建省的一行領導時說:「福建與菲律賓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承諾要促進菲律賓與福建的友好往來。

同一年,楊鴻明和杜特蒂共同出現在達沃市一場會議中。沒想到這場會議的官方影片竟成為楊鴻明幾年後深陷弊案的關鍵證據。但這時候的楊鴻明渾然不覺有任何危險,意氣風發, 2018年11月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訪問菲律賓時,他受邀出席杜特蒂舉辦的歡迎國宴。至此,他的職業生涯可謂攀至高峰,但危機也隨之而至。

陰影幢幢的涉毒指控

第一個風暴來得很快。楊鴻明在2018年10月被菲媒《Rappler》和《ABS-CBN》的報導指控涉及毒品案件,起因是杜特蒂在談話中,聲稱一名可能涉毒華人富商與時任中國駐菲大使趙鑑華關係密切,媒體稱這名華人富商就是楊鴻明。

雖然菲律賓總統府第一時間否認該指控,並澄清楊鴻明是商人不是毒販,同時指責報導錯誤,相關媒體也因此做了更正。

但隔年3月,菲律賓前緝毒警察阿西爾托(Eduardo Acierto)對外公佈一份楊鴻明在達沃市涉毒的關係網,指楊鴻明以代號「龍」與搭檔Allan lim(Chen Wen Li)合夥,利用倉庫與化學公司做掩蓋進行毒品交易,當毒品運進菲律賓。

菲律賓《太陽星報》報導稱,阿西爾托指證歷歷,稱楊鴻明的角色是負責運輸,每公斤毒品收取5萬披索(約新台幣27736元)費用,Allan lim曾在2018年7月涉毒遭逮捕,但後來因不明原因又被釋放。

不過這些指控均被菲律賓政府駁斥,杜特蒂也多次為楊鴻明辯護,並稱阿西爾託的話不可信。菲國緝毒署(PDEA)署長威爾金斯·維拉紐瓦(Wilkins Villanueva)也表示,楊鴻明與毒品交易沒有任何關聯。

時任總統府外交部長卡耶塔諾(Alan Cayetano)也曾解釋說,杜特蒂說:「楊鴻明不可能是一名毒販,因為趙大使(時任中國駐菲大使)曾在他家中住過,他甚至在李克強總理訪問菲律賓時跟李總理在一起」。

這起案件受到高度關注,但因杜特蒂積極辯護及官方澄清楊鴻明的清白而結束,楊鴻明被認為沒有涉入毒品案件,並在2018年底黯然結束總統經濟顧問的職位。

牽連抗疫物資弊案

楊鴻明成功擺脫涉毒疑雲,雖然失去總統顧問職位,但仍與杜特蒂保持良好關係,繼續扮演中菲兩地政經合作的橋樑。

2020年世界爆發COVID-19疫情,楊鴻明與菲律賓幾位僑商向菲律賓政府捐獻了5000萬比索(約新台幣2774萬元)供抗疫使用,並捐贈一批醫療物資。

而在菲律賓急需抗疫物資的情況下,楊鴻明2017年介紹給杜特蒂的Pharmally製藥公司順利拿到政府抗疫物資的訂單,但卻開起了他接下來一連串的厄運。

楊鴻明介紹給杜特蒂的Pharmally製藥公司資本額只有62.5萬披索(約人民幣8萬、新台幣34.7萬),規模如此小小的公司竟然拿下菲律賓預算暨管理部86億比索(約人民幣11億、台幣47億)的口罩和新冠肺炎試劑合約,引發國會議員質疑。

這是菲律賓疫情間,單一企業獲得總額最大筆的訂單。除此之外,拿到這筆訂單的公司背景十分複雜,負責人還涉及不法,是他國在逃嫌犯。

根據菲媒報導,Pharmally製藥公司是在2019年9月由新加坡籍的黃子晏(Huang Tzu Yen)註冊。報導稱,它的母公司是位於台灣的康友製藥控股有限公司。台灣法務部網站顯示,黃子晏與父親黃文烈正遭台灣通緝,潛逃地點可能是新加坡。

官方資料顯示,新加坡籍的黃子晏是「康友公司董事長黃文烈等涉嫌不法案」之同案共犯,涉嫌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因偵查期間經通知皆未到案。至於黃文烈則從2018年9月起,以多個人頭帳戶相對成交製造交易熱絡表象,操縱康友公司股價,涉嫌違反證券交易法。

疑雲重重下,2021年8月底,菲律賓參議院藍帶委員會(Blue Ribbon Committee)終於出手,質疑衛生部採購抗疫物資疑似圖利廠商。委員會認為,楊鴻明疑似幫Pharmally製藥公司牽線,並藉錢給該公司以疏通管道。

議員在聽證會上播放2017年的影片,裡面是楊鴻明向杜特蒂介紹Pharmally製藥公司高層的畫面,證實其中的裙帶關係。參議院少數黨領袖德里倫(Franklin Drilon)更指出,預算部還另有40億比索(約新台幣22億元)的採購單下達給Pharmally製藥公司,但這份合約並未包含在2020年審計報告中。

一時之間,弊案佔據菲律賓媒體版面,楊鴻明既涉毒案後再次成為新聞主角,議員質疑他與Pharmally製藥公司有金錢往來,兩次傳喚他到案都沒有結果,參議院最後對他發布逮捕令,並要求司法部將楊鴻明列入移民局的觀察名單。

這次能夠全身而退?

令人不意外的是,杜特蒂再次為楊鴻明辯護,強調他並未違法,並稱「若政府被證實貪污將辭職」,但卻要求官員參與調查前,得到他的許可。參議院對此表示,雖遭總統威脅,但該弊案的調查會繼續下去。

但相較於杜特蒂的高調辯護,楊鴻明則低調許多,只有在9月10日通過影片方式出席聽證會,以中文接受答詢,並請身旁的菲籍華裔朋友協助翻譯。

人在達沃市酒店的他,仍看起來神采奕奕,但穿著明顯輕鬆許多,著T-Shirt和西裝外套,他在聽證會上仍掛著笑容,並未有不舒服的樣貌。他在影片中澄清,自己的角色只是把Pharmally製藥公司介紹給中國供應商,不過這個說法立刻受到挑戰。

人在新加坡的Pharmally製藥公司總裁黃子晏通過影片參與聽證會。他坦承自己向楊鴻明借錢,並向他們欠款的中國供應商保證,一旦菲律賓政府撥付資金,公司就能夠支付。他說:「由於我們沒有能力買下這些東西,楊鴻明說他願意把錢借給我們,這樣我們就能支付這些錢了。」並補充,「一旦我們收到政府的錢,我們就會把錢還給他」。

截圖_2021-09-07_下午5_29_09
Photo Credit: 藍帶委員會線上質詢會議截圖
圖為人在新加坡的黃子晏遠距參與藍帶委員會會議,接受菲律賓參議員質詢。

但到9月13日,楊鴻明就以身體健康為由缺席聽證會他的律師表示,楊鴻明血壓升高,醫師建議他待在家中。楊鴻明的律師佛敦(Raymond Fortun)說:「因為訴訟導致他的健康受到了影響」。

由於兩造不一致,參議院持續要求他出席聽證會釐清疑點,議員並強調,一定會繼續調查針對此採購弊案。

至於極力為楊鴻明辯護的杜特蒂也開始遭到質疑,背後是否隱藏任何非法情事。隨著明年總統大選將至,這個來自中國的好兄弟捲入的政治風暴,可能將成為杜特蒂角逐下任副總統的挑戰之一。而楊鴻明是否能夠像上次涉毒案一樣全身而退,繼續倚靠杜特蒂的聲勢,維持他在中菲間的影響力,將隨著調查結果出爐得到答案。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