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主席 X 青年】張亞中:打造國民黨的「愛台灣」論述,給年輕人一片兩岸和平的大海

【國民黨主席 X 青年】張亞中:打造國民黨的「愛台灣」論述,給年輕人一片兩岸和平的大海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丁肇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張亞中認為,國民黨的青年,思想上必須替建立統一的戰線;而人力上應該培養專業,讓他們在社會上有競爭力,「一個是頭腦,一個是身體」。

國民黨主席選舉將近,而這次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人選,就是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張亞中在2019年曾投入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落敗後又再度捲土重來;以「兩岸和平協議」為最重要的論述,為深藍黨員、黃復興黨部的熱門人選,在黨員結構高齡化的黨內選舉,張亞中的黨內民調更一度衝至第一;然而這幾年費盡苦心、想要重新找回青年支持的國民黨,張亞中又該如何面對這個艱難課題?他要怎麼和年輕世代溝通他對國民黨和台灣與中國的信念?

國民黨應該打造出屬於自己的「愛台灣」論述

採訪一開始,張亞中就直言分析國民黨最大的危機,在於民進黨這幾年來成功的建立了「愛台灣」的論述權,定義了什麼叫做「愛台灣」,只是很遺憾是建立在「捍衛台灣的主體性,然後大陸是最重要的敵人」因為大陸是台灣最大的威脅者,會影響到自由民主人權,所以要捍衛主體性就要對抗中國大陸;一切跟中國大陸比較友好的東西,都會被解釋成在親中、要賣台灣。

張亞中說,台灣的年輕人天天被教育成「你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中國大陸和你是敵對的」,所以有大陸工作機會時,年輕人不敢去;假如交往對象是大陸人;或有天在台灣的公司被大陸買去,「那你還要繼續下去嗎?心裡是否有掙扎?」對他而言,這些恐懼都在限縮年輕人未來發展的空間。

他也以現在很多的演藝人員到大陸工作陷入糾結為例,如果幫大陸講幾句好話就親中賣台,替台灣講話就台獨份子,所以兩岸敵對氛圍限制了年輕人的出路。張亞中沈痛表示,國民黨已經幾十年在這個窠臼裡,爬不出來。他認為,國民黨應該發展出自己的「愛台灣」:

國民黨可以為兩岸創造和平,如果對岸處於一個敵對狀態,就像今天你在一個池塘,四周都是鯊魚,很危險年輕人就出不去;還是我把年輕人丟到大海裡,一個和平沒有鯊魚的地方?對年輕人最大的一個禮物就是送給年輕人一個大海,而不是把他關在池塘裡面。

對照對手朱立倫及現任黨主席江啟臣都認為應該重新講清楚國民黨「九二共識」的論述,張亞中直言,北京不可能同意九二共識中的「一中各表」,因為各表的內涵就是各自有各自的國家定義,而兩個不同的國家定義,可能是「一中二府」或「一中二憲」,不管是二府或是二憲,就表示有自主權;因此他提出「一中三憲」,即透過他所提的「和平備忘錄」作為第三憲,將兩岸連接起來,並且會經黨員全體公投通過,做為國民黨的大陸政策。

自詡「傳教士」,舉辦「青年大辯論」和年輕世代對話

至於要如何說服主流民意及年輕人接受他的路線?張亞中強調,他如果當黨主席,第一個要處理的,就是國民黨的「政治思想」,他會透過對話和年輕世代辯證,中國國民黨的政治思想、歷史文化的認同應該是什麼;在憲改國民黨該抱持什麼樣的立場,對於民進黨的「去中國化」,國民黨又該有什麼認知;這些是非常重要的議題,都需要透過反覆辯證。第二個則是針對重大公共政策議題,例如能源政策、軍公教退休金、教改問題、黨產等。

張亞中的青年代表歐陽知凡,也在16日晚上的「國民黨主席青年政見辯論會」上說明,張亞中若當選黨主席,會透過革實院常態性開課,分為國父思想、黨史等通識課,以及幕僚培訓等進階課,讓國民黨青年獲得扎實訓練後,再安排實習機會,在這一連串過程中,培養對黨和對中華民國的認同 。

張亞中國民黨主席青年代表歐陽知凡
Photo Credit:國民黨青年部臉書

張亞中也承認,他相信有些人不管怎麼說,就是不喜歡中國大陸,但這也沒關係,他還是會尊重,但他認為國民黨不能為了選票避而不談;他會像個傳教士一樣,認為對的,就算受挫了也要持續去「講道」、勇敢捍衛自己的原則,「如果我媚俗下去,年輕人認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比例會持續升高,結果就是兩岸戰爭。」

張亞中也批評其他候選人和許多國民黨人,為了選舉選擇在兩岸論述上「模糊」,這就是國民黨最大的問題,也是軟弱;因為保持模糊不談,也不見得就能贏得選舉,從2016到2020年,國民黨就沒有贏,甚至成為民進黨的共業者,替綠營搖旗吶喊,順著綠營的方向走。張亞中講到激動處,更直言,民進黨把「本土」跟「台灣主體性」混在一起,然後用仇中、恨中加進來強化本土:

「他的本土就和我不一樣,誰能為台灣創造最大利益的就是本土派!民進黨是什麼派?民進黨是台灣最大武統派!因為民進黨的結果是造成武力統一啊,是蔡英文,白狼還算是和統派。」

「所以需要更多溝通,必須把旗子立起來,我張老師的旗子是什麼,等你來挑戰,我當選我們就坐下來辯證。」

張亞中認為,國民黨的青年,思想上必須建立統一的戰線;而人力上應該培養專業,讓他們在社會上有競爭力,「一個是頭腦,一個是身體」,張亞中也說,甚至可以透過許多國民黨的海外企業,給國民黨青年有更多海外實習的機會,並且透過黨內人才庫的「數位化」充分運用掌握這些人才。

國民黨自己沒有理念和靈魂,怎麼召喚年輕人?

不過比起斟酌著如何培育、提名年輕人參政,張亞中認為,更重要的還是「以理服人」。要讓年輕人認同不是只是給青年加入、或是獲得權力、選舉的機會,「那你越來越沒有權力了,就投靠民眾黨了」像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願意為中國國民黨死,為中華民國死,今天國民黨沒有讓人感動的地方,就不用想增加青年支持度。

張亞中表示,如果想的都只是提供幾個黨職、給年輕人做官、選立委議員,把國民黨當成利益團體,大家來國民黨是來「找工作」的,那終究會落空,「你能生出多少位置?200個?500個?年輕人看你不能給他位置,可能就跑到別的地方了」重點還是要讓年輕人感動,「我送給你一個和平,那你才可以投我一票。你投我一票是因為我能給你一個大海,你給我的紅利。」

有趣的是,雖然張亞中身邊看似沒有35歲以下的青年幕僚,日前國民黨前後任青年團長劉昱佑以及陳柏翰,更接連跳出來質疑張亞中及其陣營,用極度父權思維、不懂得尊重青年的作風,才是國民黨被年輕人討厭的主要原因。

但在16日晚上的「青年政見辯論會」上,兩名青年代表張亞中,其中一位劉柏慶就指出,張亞中的完整論述可以說服他,雖然他目前沒入黨,但如果張亞中當選黨主席,他會自己入黨,也邀請其他朋友一起入黨。因為唯有國民黨變強大,才有可能破除民進黨現在操作「厭惡中國大陸大於施政無能」。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