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的管理前提就是「每個人都有問題」,所以辦任何事之前都要先證明自己「沒問題」

中國社會的管理前提就是「每個人都有問題」,所以辦任何事之前都要先證明自己「沒問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專制國家中,共產黨才是中國的主人,政府需要維護自己的權力,而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威脅到共產黨的統治,所以需要無時無刻防備和管理。

我曾經聽到很多中國人說,雖然自己有駕照,但是只敢在美國開車,回到中國就不敢開。美國的街道上沒有攝像頭,街口也沒有查酒駕、查超速或超載的交警,行車安全全靠自覺。一旦發生事故,警察才會介入調查時,檢查是否存在行車不規範的情況,如果有,司機就會面臨起訴和嚴格懲罰。因此,美國人開車都會嚴守規矩,盡量避免事故發生。

我作為一個美國的新手司機,剛開始很怕開車上路,但是發現所有人都很守規矩,轉彎車輛必定禮讓直行車輛,我只要掌握行車規定,即使路上車速較快,也可以放心開車。

在中國開車就會很麻煩,城市中道路狹窄、交通信號燈到處都是,高峰期十分擁堵;而且城市中到處都是攝像頭,不經意的壓線、超速都會被罰款,這些罰款可以為當局帶來巨額利潤,車友們發現,各個城市中都有部分街道交通規則十分不明確,總是踩雷,懷疑這些地方就是交通局特地設下的「陷阱」,專門用於收罰款增加財政收入的。

總之,就交通習慣而言,美國的習慣是要求簡單、沒有監督、每個人對自己負責,一旦出事就面臨嚴苛的後果;而中國的習慣是規則繁瑣、細緻,到處都是攝像頭記錄,稍不注意就面臨罰款和扣分,但有錢人可以找關係避免處罰。

在台灣以及在美國的生活,不管是辦事還是日常行動都覺得十分順遂。例如到台灣的醫院就醫,都是先看病,再遵醫囑做各樣檢查,最後才去繳費。

而中國就醫原則就比較麻煩,因為中國沒有實行全民免費醫療,醫院擔心患者無力支付治療費用,所以中國的醫院都是先繳費後醫治。在進行每一項檢查以前,都必須持醫療單回到收費處排隊交費,之後拿著回執到檢驗處檢查。通常看一次醫生,需要多次排隊繳費,患者在身體不舒服的情況下,又要反覆排隊,難免加劇病況,甚至交叉感染,不然就必須由家人陪同就醫;而醫院的收銀處也總是排著長隊,負責收費的員工工作量非常大,醫院必須增加收銀窗口,增派人手支援。

我觀察到台灣和美國的做事風格是,優先選擇信任你,預設你是無罪的、誠實的,但同時,如果你出了問題,也會受到嚴格的調查,交由嚴格的法律程序來處理。中國社會各方面都會讓人覺得疲憊,因為全社會的管理前提就是「每個人都有問題」,所以辦任何事之前都要先證明自己「沒問題」,之後才有可能進行下一步。在證明自己誠實的過程中,無疑浪費了很多人力和資源。

以老年人的養老金為例,政府為了避免老年人在去世以後,家屬瞞報喪訊,繼續領取養老金,所以要求老年人定期要去某處報到,證明自己還活著,政府必須加設一個部門專門驗證老年人是否健在,是否要繼續發放養老金。

再比如,前段時間中國手機遊戲開始一股「防沉迷」模式,為了避免未成年人用父母手機玩遊戲,在遊戲途中會出現多次掃臉驗證的情況,一旦掃臉不通過,就要求重新實名制認證,讓輕鬆的遊戲時間變得無比繁瑣。網絡公司就要安排專人負責「掃臉驗證」事宜。這些額外的人力資源支出,最後也是普通人來承擔費用,社會生活成本又上升了。

我想用一個比喻來說明這兩種生活背後的不同。一個地主在自己的田裡面幹活,只要他不侵犯別人的利益,他就可以隨心所欲幹活,可以選擇認真做事,也可以心猿意馬地做。但是地主知道自己家庭的生活都要依靠田地的收成,所以不需要監督也會加油勞作。

但是隔壁的田地裡,地主僱傭了一些農民來做工,為了刺激農民加油勞作,地主一直喊口號說田地是大家,但大部分收成歸給地主,農民只分到一點點。地主擔心農民因此不配合工作,所以設下很多監督和限制,於是農民不僅收入不高,還被轄制,生活非常辛苦。

在民主國家中,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所以是主人管理國家,而不是國家管理人民。在不影響其他公民的情況下,每一個人的正當想法和行動都得到尊重,這是國家和社會給予一個主人該得的尊重。而專制國家中,共產黨才是中國的主人,政府需要維護自己的權力,而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威脅到共產黨的統治,所以需要無時無刻防備和管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