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監督、舉報充斥社會,中國人「無法相信他人」的同時也失去了「自信」

當監督、舉報充斥社會,中國人「無法相信他人」的同時也失去了「自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舉報是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打壓手段,而中國政府最是樂見這樣的情況,因為人民之間失去信任,就無法團結,無法成大事,當局的統治也就更加牢固。

中國國學大師冉雲飛先生有一個觀點:中國人沒有信。也就是人與人之間沒有信任感,所以中國人崇尚血緣和關係,關係越近,越值得託付。關係越遠,越要小心謹慎。

中國人為什麼會沒有信?一部分原因可以回溯到文革時期。共產黨最擅長的就是煽動群眾鬥群眾,文革時期的紅衛兵,就是打著「打倒黑五類」的口號,對其他人進行監視和舉報,兒子可以檢舉父親,學生可以監督老師,不僅不會被認為是破壞人倫和信任感,還會為稱為是「大義滅親」的好人。這種監督和舉報文化,大大地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關係。

監督的前提是,預設一個人有罪,以這樣的前提去觀察身邊所有人,其一舉一動都可能被按上罪名。可怕的是,舉報雖然是打著「創建和諧社會」的口號,實際上只是為共產黨剷除異議。

在中國,不被政府承認的家庭教會也被稱為「地下教會」,因為中國政府會特別安排臥底進入教會、探聽消息、調查教會代領人,所以「地下教會」都是偷偷聚會,不與其他教會聯繫。這樣的教會規模小,非常隱蔽,教會中大家都給自己取「教名」,而不直接稱呼本命,就是為了保護教會的會友。

在2019年,廣州市政府曾發通告說,鼓勵群眾舉報出境參加宗教活動的中國人,以及在華從事宗教活動的境外人士,舉報的獎金最多高達一萬人民幣,約當地最低工資的五倍。

舉報也被濫用為「打壓對手」的工具,只要是冒犯自己的人都可以舉報。在計劃生育時期,同一個單位裡,有人為了升職而舉報同事超生,被舉報的同事不僅丟工作,還被拉去強制墮胎。舉報是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打壓手段,而中國政府最是樂見這樣的情況,因為人民之間失去信任,就無法團結,無法成大事,當局的統治也就更加牢固。

當「監督、舉報」充滿社會,中國人不僅難以相信社會上的其他人,也失去了「自信」。

所謂自信,就是自我保護的力量。中國人不能依靠憲法,因為共產黨凌駕於法律之上;中國人不能依靠武器,因為軍隊只聽命於共產黨;中國人也不能依靠自己,因為社會中的信任感已經被破壞,無人可信的情況下,自己是孤立無援的。所以,在面臨有失公允的事情時,中國人常常認為自己無力自保,所以選擇漠視不發聲。

前幾年有一個熱門社會議題:如果在中國的街道上看見一位摔倒的老人要不要扶?大部分人都是選擇漠視,而不是上前提供幫助。因為之前發生過類似事件,年輕人扶起了老人,卻被認為是致使老人摔倒的罪魁禍首,被老人家屬要求賠償,家屬的理由是「如果不是你犯的錯,為什麼要幫忙扶老人呢。」

前陣子有個熱門話題是:四川一老人摔倒,他大喊自己不會騙人,希望有人可以幫助他、扶他起來。當時確實也有女孩願意幫助他,但這個女孩在扶他之前,把自己的手機給了旁邊的路人,請路人錄下發生的一切。看到女孩幫助了老人以後,旁邊的路人才紛紛上前幫忙。

所謂的泱泱大國、禮儀之邦,連幫助一個摔倒老人都這麼困難,人與人之間連基本的信任都沒有。在中國「預設有罪論」的社會中,人們下意識就會覺得一個人有問題,很難相信無緣無故的善意。中國人沒有「自信」能在被敲詐時有效地保護自己,所以只能選擇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所以在中國生活會覺得格外不容易,不僅要塑造和維護自己「值得信任」的樣子,還要監督和偵查別人是否欺騙自己。

當然,就算是「預設有罪論」的中國社會也有很多值得信任的人,值得信任的中國人在經歷質疑過後,會用自己的好品行贏得他人的信心;反之,「預設無罪」的台灣和美國社會也有人鑽空子,這樣的人一旦被發現也會失去社會對他的信任,尤其在觸犯法律以後,則會受到制裁。中國和民主國家的區別就是,民主國家的政府期待「人民為自己負責」,讓社會自由調節成最適合本國人民生活的樣子,給人空間更好地尋求自己喜歡的生活,也給予人們極大的安全感讓人可以保護自己。而共產黨則希望把中國變成一個巨嬰牢牢控制在手中,人民式微,統治權則更加堅固,愚民而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