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女子體操名將出席隊醫性侵案聽證會,控訴FBI息事寧人、該被聯邦司法機構調查起訴

美國女子體操名將出席隊醫性侵案聽證會,控訴FBI息事寧人、該被聯邦司法機構調查起訴
左起拜爾絲、瑪羅妮、尼科爾斯與羅斯曼|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年58歲的納沙,曾是密西根州立大學附設醫院的骨科醫生,在擔任美國體操國家隊及密西根州立大學隊醫的30多年期間,曾對超過330位女性選手伸出魔爪,其中有150餘名都是未成年少女。

文:吳宗宜

參議院世紀公聽會,揭開女子體操隊醫性侵案背後的黑暗

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在9月15日針對前奧運女子體操隊隊醫納沙(Larry Nassar)的性侵案召開公聽會,邀請現役女子體操選手拜爾絲(Simone Biles)、瑪羅妮(McKayla Maroney)、雷絲曼(Aly Raisman),以及退役選手尼科爾斯(Maggie Nichols)等四位美國體操名將,作證其親身性侵經歷。

她們稱,體育界、司法體系與調查機構在本案中並未盡到保護受害人的責任,反而只想把案情壓下。

現年58歲的納沙,曾是密西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附設醫院的骨科醫生,在擔任美國體操國家隊及密西根州立大學隊醫的30多年期間,曾對超過330位女性選手伸出魔爪,其中有150餘名都是未成年少女。2018年,其中200多名受害者在法院對他的犯行舉證歷歷,他面臨的多項指控被法院判處40至175年的有期徒刑,此些刑罰將被連續執行,將使他被終身監禁。

前述四位美國知名女子體操選手在聽證會中,控訴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本案息事寧人的態度,對多位體操選手的控訴置之不理,甚至要求他們不要過度反應。

曾在2012至2016年擔任美國奧運女子體操隊長的雷絲曼就表示,在她向FBI當局提供控訴的六年後,FBI甚至沒有給她最基本的回應,甚至儘管她不斷提出此案,在前14個月她甚至完全沒有跟一個探員說上話:「很痛苦的,過去幾年我們看到受害者在面對當局這種不作為時,有多難自痛苦創傷中平復。」

曾在2012年倫敦奧運獲得金牌的瑪羅妮,也面對了類似的待遇,她在2015年提出控訴,但直到2017年FBI才正式寫出一份報告,而且裡面還包含了不實的訊息。她說,FBI的調查面談,就像一次又一次暗自忽視並再掀起創傷:「他們選擇了捏造、謊報我所說的,並保護一個連續兒童性侵害者……如果FBI探員們只會把真實的調查報告放進抽屜埋藏,那向他們舉報到底有什麼意義。」

瑪羅妮更表示,FBI故意掩飾了她案件的嚴重性,讓她覺得這種性侵案是否根本不重要、不值得去告發。她也表示,如果受害者的指控得到妥善處理,他們早就可以不用再繼續被騷擾:「我們所需要的只是一個成年人來做正確的事情。」

四面奧運金牌得主、世界最知名的運動員之一,現年僅24歲的拜爾絲則說,FBI應該被聯邦司法機構調查並起訴。

然而,就像拜爾絲說的一樣,她不只認為FBI有責任,整個體系都對「容許並延續他持續性侵他人」有責任。她說她願意參加東京奧運一部份的原因,就是希望她的出現能讓這個案件不要再被忽視:「我不希望別的體操選手、奧運選手或是任何人,需要經歷我們所經歷過的這種恐懼。」

然而,拜爾絲最後還是因這個案件導致的心理健康因素,讓她無法繼續參加東京奧運而退賽。

RTXETUFY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事實上,雷絲曼指出美國體操協會(USA Gymnastics)會長潘尼(Steve Penny),當年就安排她在奧運集訓中心接受FBI的訪談,並故意讓她知道他也在場,體操協會和美國奧會都在監視她,FBI並繼續施壓讓她不要再大驚小怪的提出前述控訴。

這些體操選手的證詞清楚地顯示,體操協會和FBI一直都清楚知道納沙所作所為,卻都沒有採取行動。

在聽證會開始前,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德賓(Richard J. Durbin)就表示,FBI的行為是一個污點,FBI違背其職責並顯示整個單位的無能:「很明顯,這些探員在對待這些年輕女性時不僅失職,還盡最大努力掩蓋事情的真相,這是不可原諒的。」

該委員會的共和黨籍愛荷華州聯邦參議員葛雷斯利(Chuck Grassley)也批評:「此案是FBI整體核心的嚴重問題,而不是少數探員犯錯的單一案件。」

民主黨籍羅德島州聯邦參議員懷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則表示:「令人驚訝和不安的是,有多少成年人讓你失望,未能履行身為一個成年人最基本的責任之一,照顧下一代的孩子。」

美國司法部的報告指出,儘管有相當多的被害人對納沙發出控訴,案情也都相當嚴重,但FBI印第安納波利斯辦公室的拖延與不作為,讓調查晚了數個月以上才開始。直到今(2021)年7月,美國司法部監察長霍洛維茨(Michael Horowitz),發布長達119頁的調查報告才揭露了這駭人的真相。

對此,FBI局長瑞伊(Christopher A. Wray)對這些受害者表示歉意,並承諾會防止相同事件重演:「我對出庭作證女性的勇氣感到萬分欽佩,我也對你們每一位感到深切的抱歉,特別是FBI在2015年曾有機會阻止這一切,對此我們不能找理由,這根本不應該發生,我們會盡所能確保這樣的事不會再發生。」

他也指出,上週已免職涉案的一位官員,而另一位印第安納波利斯辦公室的官員在受到處分前已經退休。瑞伊承認兩名探員的所作所為違反了FBI長年的行為準則,但也表示團隊中的絕大多數人絕對與他們不一樣,這起案件只是個案。

聽證會結束後,體操運動員被問及他們還希望得到什麼,對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來說,答案很簡單:起訴聯邦調查局探員,和其他任何助長納沙性侵的幫兇。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