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主席 X 青年】江啟臣:年輕人已經在改變國民黨了,我要幫他們把「同溫層」找回來

【國民黨主席 X 青年】江啟臣:年輕人已經在改變國民黨了,我要幫他們把「同溫層」找回來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丁肇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江啟臣強調,找年輕人出來選,不是要打非贏不可的選戰;而是透過選戰的洗禮,會讓這些人成長,也會讓黨成長。

國民黨主席選舉將在25日舉行,黨史上第一位不到50歲便出任黨主席的江啟臣,尋求連任除了遭遇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強大挑戰,「張亞中」旋風更席捲黨內,讓江啟臣面臨邊緣化的危機。

江啟臣上任這一年半,「年輕化」成為這個百年老黨的關鍵詞;他是如何思考國民黨的未來,又打算如何讓年輕人改變國民黨?本次除了專訪江啟臣,2位目前擔任競選團隊發言人的國民黨青年詹為元、吳亮儀,也和江啟臣面對面分享,青年世代是如何看待國民黨。

找來前對手的幕僚,江啟臣:年輕人已經在改變國民黨

江啟臣表示,自己作為最老政黨的最年輕黨主席,最重要的就是傳承工作,以他上任後復辦的「革命實踐研究院講習班」為例,他想的是如何透過這個充滿歷史傳承意義的營隊建立國民黨的歸屬感,大家在這裡有同期,有學長姐、學弟妹;不會每換個黨主席就砍掉重練辦一個新營隊。

而更重要的是不是為了辦營隊而辦營隊;後面一連串的黨部實習、幕僚培訓、甚至是黨務工作的媒合,是江啟臣養出一批「國民黨青年」的關鍵,為了延續青年培育,黨中央也募款籌輟資金付給實習生薪水,有些人甚至留在黨部實習超過1年以上。實習結束後,如有意願進入黨務體系工作,立委、委員甚至各地方政府辦公室,黨中央也要多去協助媒合,「國民黨就是一個team,應該讓人才流通,整個黨才有辦法新陳代謝,活水進來,我想年輕人也不希望一直都在同個地方。」

江啟臣也表示,他不太喜歡黨內用「貼標籤」的方式去分派系人馬,好像每個人進來後都只能跟著某個老闆,他指著自己現在的競選團隊發言人詹為元,「上一次我選黨主席,他就是在我的對手(郝龍斌)團隊,我現在也是找他來幫忙。」而已有好幾次選戰經驗的詹為元則回應,確實這種分派系的文化,久了大家都會替自己貼標籤「我是誰的人」,但是他(指江啟臣)真的蠻大膽,「我猜他在找我前可能也不是很認識我是怎樣的人」,而另一名發言人是國際部的專員吳亮儀,和江啟臣認識更早,目前也在其他國民黨委員的辦公室工作。

國民黨青年江啟臣發言人吳亮儀詹為元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丁肇九

江啟臣也感嘆,像他當主席之後,「羅智強、葉慶元是誰的人?我的發言人鄭照新之前去幫韓國瑜,那他就算韓國瑜的嗎?其實只要是黨內的人就好了,他們現在也都是重要的青年幹部。」 他認為,尤其年輕人不用那麼早就分類、認定屬於哪個系統,這樣只是增加彼此的隔閡。透過選戰有機會和很多不同年輕人一起共事、有見面溝通的機會,對他而言也是重要的。

江啟臣說:

其他候選人說「我要年輕人來改變國民黨」但我覺得,年輕人已經在改變國民黨了,否則他們不會說需要年輕人,因為年輕人已經讓國民黨意識到必須重視他們、必須改變年輕人對黨的觀感,那他們就已經在改變國民黨了。

2022關鍵選戰,江啟臣打算如何靠年輕人制勝?

講到選舉,江啟臣表示,其實「年輕」對選戰是很有利的,在2018年的地方選戰,國民黨在全國提名了65個青年選議員,最後當選超過50人,當選率高達85%;年輕、形象清新、專業能力、首次參選,這些都是加分條件,加上天時地利,「年輕人勝率很高的,這模式可以再複製、升級。」

而2024的選舉,江啟臣也拋出「每5名不分區要有1名年輕人」,他認為這不是硬要限制年齡,而是希望名單裡有很多不同世代;他感嘆「現在網路時代變化太快,經驗反而不是最重要的,新世代會有自己新的語言、溝通方式,不需要以前的人來告訴他怎麼做,他們會自己面對新的群眾,以後我老了也會這樣。」

他也強調,找年輕人出來選不是要打非贏不可的選戰;而是透過選戰的洗禮,會讓這些人成長,也會讓黨成長。

國民黨要如何找回青年選票?

國民黨在近年不斷流失青年選票,作為「國民黨青年」的詹為元分析,其實他小時候,民進黨並不特別受年輕人喜愛,當時大部分同儕受父母影響,政治傾向大概藍綠各一半,「那為何這幾年民進黨會把年輕人『整碗端去』?」因為民進黨過去在在野的位置上花了很多心力時間,真心和年輕人相處,而國民黨同時在很多議題上就是跟年輕人相左,在年輕人的議題上漸漸沒有自己的態度跟價值。

視覺很重要、文宣年輕化、舉辦年輕人喜歡的活動⋯⋯詹為元認為,這些都是錦上添花,核心仍是在年輕人關心的議題上必須拿出立場態度。以這次在大學校園中引起廣大迴響的藻礁公投案為例,過去看到國民黨打環保議題,可能會批評是在騙選票或為反對而反對;「雖然以前可能真的是這樣沒錯,但不管過去有沒有擁護過這價值,現在要拿出真心對待議題和年輕人,不只是為了選票,要和更多有相同價值理念的環團在一起,把支持者跟群眾擴大。」

江啟臣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丁肇九

江啟臣對詹為元的說法表示認同,他分析,民進黨是從革命世代開始,後來從地方到中央漸漸取得執政權,都是二、三十年的累積,而且從各方面培養,不是只有黨在做。國民黨剛好相反,國民黨曾經很有系統地栽培所謂「接班梯隊」,江啟臣笑嘆:

「當年『一黨獨大』很好安排,步驟和進階過程很清楚,又有很多黨營事業,太多地方可以塞了;吳敦義27歲當議員,33歲選南投縣長、40歲當高雄市長,你能想像嗎?我現在都50了還沒機會當縣長!因為民主打亂了這步驟,而國民黨必須重新適應民主化後,政黨競爭的環境。

你在野要怎麼消化培養這些人才?你執政要怎麼用這些人?得像海綿一樣持續吸收人才,不能讓他們散掉;這是一個比較剛性的政黨要思考的。國民黨2008年第一次在野,也為了讓很多退下來的政務官有地方去,成立智庫,但這是比較消極的,更積極的應該是要透過很多方式找認同我們的人,願意跟我們一起工作,心態上起碼要這樣才有辦法累積能量,才有可能重返執政。」

說要怎麼「真心」和年輕人相處,江啟臣表示不可能一次就獲得認同,又或者可能只認同黨主席,但不認同黨;黨的形象日積月累,一個黨跟社會、年輕人、中間選民的距離都是過去多年來累積的,必須經過一次次事件,可能會在某個關鍵破口一次爆發,「我們現在就在這累積的過程」,雖然一開始沒辦法整體翻轉但慢慢在做;也讓很多心理上還沒有固定政黨認同的年輕人,或者某種程度不排斥國民黨但不敢講出來的,「要幫他打造同溫層出來,讓他在這裡找到可以對話的人。」

國民黨不講清楚兩岸論述,別想重返執政

在2020年選戰,將國民黨「打趴在地」的九二共識和兩岸論述,也是此次黨主席選舉的重點。江啟臣表示,這就是國民黨要去面對的認知問題,社會上對國民黨認知的挑戰,因為國民黨至少一、二十年沒進行思想工程;他也直言,國民黨過去從大陸來,有種莫名的「原罪」,只要講到中國大陸好像就不敢敢光明正大面對,「可能因為我就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我覺得這也沒什麼,就是要面對。」

他認為,綠營的「台派」和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派」,甚至是台灣和中國,本來就不該是對立的價值和元素,否則蔡英文怎麼會說「中華民國台灣」;但後來卻一直被操作成對立,只要是台灣人,就不可能是中國人、親中反中、親美反美,都變成二選一,因為簡單的對立、仇恨,在選舉時是有效的;「可是為什麼要二選一?像我身份認同我就是台灣人,但我的祖先確實是在大陸,身上有中國人的血液,我也會拜媽祖,而中華民國是我的國家,這些應該是相容的」。

江啟臣認為,民進黨操作成功,轉化到選票,國民黨卻什麼都不敢講,所以在民進黨「抗中保台」的龐大主流輿論壓力下,九二共識才會變成一國兩制;江啟臣直言,「為什麼國民黨沒能講清楚,為什麼沒在2019年一次講清楚?然後又遇到香港反送中運動,最後不清不楚,九二共識就變成一國兩制了。」如果繼續模糊下去,「以後每次在牽涉國家認同的選戰上,國民黨都會輸」

以此提出「憲法九二」的江啟臣也表示,國民黨真正要「戰鬥」的就是這個認知的辯證,民進黨說中共在認知作戰,民進黨自己其實也在認知作戰,那國民黨要做的是對這些認知做很清楚的解構,身份認同不等於國家認同,「我相信年輕人其實是聽得懂的」,我們可以重新建立一個更多元包容,而非二選一、對立的認知框架。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