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以經圍政」只會得到反效果,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恐怕是國民黨的反應

中共「以經圍政」只會得到反效果,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恐怕是國民黨的反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全球互賴與自由貿易的當下,除非經濟上絕對依賴,否則被制裁國只要找到替代市場,就能擺脫困境,而且也容易產生同仇敵愾效應,背離發動此一政策最終達到的目的,只是國民黨,至今還在糾結責怪民進黨不接受九二共識的帽子。

如同元宵節連假後對台灣鳳梨採取的經濟制裁,中國在中秋假期針對釋迦與蓮霧祭出禁令,為典型的以民逼官或以經圍政的統戰作為,目的就是希望透過由下而上的壓力,逼迫民進黨在一中原則上屈服讓步。

諷刺的是,北京這種一廂情願的作法顯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同時也低估了台灣民眾的意志,充分暴露不理解國際趨勢與台灣社會現況的窘境。另一方面,國民黨現在正陷入主席選舉最後階段,各陣營近身肉搏短兵相接之際,卻無力對中共的蠻橫行徑表現基本立場,也驗證了這個黨在兩岸議題中進退維谷的慘狀。

在現代社會,經濟制裁通常會得到反效果

深入觀察,經濟制裁的前提為被制裁國的出口市場高度依賴發起國,在無預警的狀態下,對特定產品採取限制進口或禁運等作為,一旦供應鏈被打亂,或因為供需關係被扭曲導致重大損失時,內部就可能開始質疑政府的政治立場與政策原則。

然而,經濟制裁乍看是理性計算下的產物,但本身卻存在兩難困境,若不是在實務上欠缺可行性,再不然則因為力道過強,最後出現兩敗俱傷或政治逆轉的後果。

這就說明,何以只有在冷戰時期的兩場經濟制裁——前蘇聯針對芬蘭、美國對付對付多明尼加——是少數典成功的個案,因為這兩個被制裁國在進出口都高度依賴美蘇兩強,而且短時間內很難找到替代市場,特別是在兩極的國際體系中,兩強所掌握的不相容市場體系,限制資本與資源流動的可能性。

東部鳳梨盛產  農糧署啟動收購加工措施(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全球互賴與自由貿易的當下,除非經濟上絕對的依賴,否則被制裁國只要找到替代市場,就能擺脫困境。先前澳洲煤礦、小麥與紅酒以及台灣上回的鳳梨就是鮮明的個案,一旦被制裁國政府啟動應變措施、民眾基於愛國心創造新的需求,或是友好國家即時伸出援手,眼前的危機隨即迎刃而解。

另一方面,倘若制裁奏效,當事國更易產生同仇敵愾效應,反而背離發動此一政策最終達到的目的,反而得不償失。

更何況,台灣並不是毫無報復能力的蕞爾小國,目前在晶片與相關高科技產業握有關鍵技術,如果對中國相關產業進行反制裁,中國未必享有優勢,特別是北京目前嘗試建構一個「沒有西方的全球化」,在民主國家的圍堵策略下更難找到替代市場,沒有打擊到台灣農民傷及政府威信,反讓自己遍體鱗傷。

這場事件,國民黨能否和張亞中的立場劃清界線?

本次事件,令人匪夷所思的恐怕是國民黨的反應,由於張亞中效應已經引發不少黨內人士的擔憂,這些人批判張高舉紅統或急統的主張會讓國民黨邊緣化,卻不敢質疑張亞中背後所象徵的習近平路線與對台政策,甚至把矛頭指向民進黨政府「搞外交小動作」、「不接受九二共識」才導致台灣農民權益受損,這種導果為因的錯亂心理,已經不是單純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足以解釋。

在我看來,張亞中高舉的路線就是習五點以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內容,對台灣農產品採取經濟制裁不過是達成統一的「手段」,猶如介選、文攻武嚇、軍機繞台、疫苗外交、認知作戰的政策邏輯一樣,期待用軟硬兼施的方式癱瘓或軟化台灣民主的心防,然後長驅直入兵臨城下完成統一大業。

高雄蓮霧尚未盛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假設張亞中正在賣力執行中共消滅台灣主權地位的方案,如果他的主張是錯的,將導致國民黨分裂,那麼始作俑者的習近平的路線又怎麼可能會是對的?這與民進黨當下在兩岸關係中的作為又有什麼相干?硬把破壞兩岸和平的責任,全怪在民進黨不接受九二共識的帽子,卻對習近平意圖改變台海現狀的種種作為裝聾作啞,這種雙重標準才是國民黨脫離現實,失去民心的主因。

朱立倫與江啟臣在主席選舉陷入苦戰,與其猶抱琵琶半遮面,不如把眼下中共的經濟制裁當作與張亞中劃清界線的活教材,或者直接借此質問張他的兩岸立場究竟為何。遺憾的是,朱立倫不敢大步向前擴張戰場,江啟臣畫地自限還要與對岸搞個「重大檢疫檢驗突發事件協處機制」平台,再把自己放在一中緊箍咒下,也難怪棄保效應正在發酵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