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老大哥」送的科興疫苗遭批評,親政府的泰國網民只好代為「向中國道歉」

眼見「老大哥」送的科興疫苗遭批評,親政府的泰國網民只好代為「向中國道歉」
今年2月24日,泰國總理帕拉育親自去迎接首批運抵泰國的北京科興疫苗。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泰國德網路社群裡,立場親皇室、親政府、親中派人士會被標籤為สลิ่ม(sà-lìm 彩色米苔目)。由於近年中國對泰國影響力日增,加上泰國政府親中,因此在大量購買科興疫苗卻無法有效抑制疫情的問題上,使得反對派感到不滿。

前陣子,一張泰國年輕人手裡舉著向中國道歉「泰國就疫苗問題道歉」的牌子,引起了大家的一陣討論,大家不禁開始思考,到底是「中泰一家親」,還是「泰國即將成為中國的一省」。

還記得一開始看到這張圖的時候,我也只是笑笑的滑過就算,但好奇心驅使,還是手癢點了中國駐泰大使館的粉絲頁來看,一點開,哇這可真是不得了,粉絲頁裡頭,竟然有著一堆被泰國人稱作สลิ่ม(sà-lìm 彩色米苔目)的親皇室、親政府、親中派人士紛紛在中國駐泰大使館粉絲頁貼文底下代替泰國人向中國道歉,好像晚了一步就無法顯示忠誠一樣。

回歸到這問題本身,這次的事件就在於,泰國政府防疫不力,無法控制疫情,造成染疫人數節節上升,到目前每天更還是萬人確診。而且,儘管泰國有AZ疫苗代工廠,但產量始終跟不上,其他mRNA疫苗要嘛等捐贈,不然就是向醫院繳了錢卻還不知道東西何年何月才會出現。

在民怨沸騰下,泰國政府卻還是堅持大量購買中國科興疫苗給民眾施打,衛生部長Anutin除了不只一次幫科興背書外,甚至在國會質詢中說出「泰國是好顧客」、「我們不能說兄弟的東西不好」等言論,種種護航,讓本來就對中國有不好印象的泰國民眾,對中國的反感度更是加劇。

說是說親中,不過泰國政府還是很識相的。當今年7月30日,一批美國捐贈的150萬劑輝瑞疫苗到貨時,雖然坊間都說這是由反對科興疫苗的社運醫師หมอทศพร(Tossaporn醫師)向美國陳情捐贈而來的,但始終扮演科興代言人的衛生部長Anutin,卻是領先所有人到機場打卡拍照。

Tossaporn醫師至除了到美國領事館陳情,也曾向加拿大領事館請求捐贈疫苗。

泰國親政府派的親中現象

泰國民眾為什麼會對科興疫苗這麼反感,主要是帕拉育政府親中的問題,因此較能理解為何近年爆發學運的泰國,會產生「反中」情緒的民眾。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何泰國社會會出現那些爭先恐後搶著去跟中國道歉的สลิ่ม(sà-lìm 彩色米苔目)。

其實跟台灣一樣,從最近一次的選舉當中就可以發現,泰國也有著明顯的世代衝突,正如台灣也有一些整天掛念著「祖國」的「滯台中國人」,在這個有著不少華裔人口的泰國,當然也有一些祖國情結的「中華膠」存在。

在50年代鑾披汶·頌堪(แปลก ขีตตะสังคะ,Plaek Phibunsongkhram )總理當政時期,當時的政府除了曾經鐵腕地清除了某些舊式泰式文化(音樂、戲曲等)外,更是關閉了整個泰國的中文學校,並祭出嚴懲私下教中文的人的強硬政策,全都是為了引進所謂的西方文化,但這些措施並沒有持續太久,在鑾披汶·頌堪總理退位後,這些被強制清掃掉的文化,就又慢慢回來。

因此,部分泰國華裔會親中,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泰國華裔不是多數族群,而且有的華裔後代已泰化,那為何整體社會有不少親中的民眾存在呢?主要還是利益。

泰國跟中國的關係,自古以來就有著難以說清的糾葛。在當代,泰國在東南亞是個有著豐厚資源的國家,因此極受中國重視,相對而言,以觀光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泰國,當然更是抵擋不了大批中國人前來消費的魅力。我身邊的泰國好友告訴我,他高中的時候,學校就有中國人來教授中文,而當問到為什麼要學習中文,學校也很直白的告訴他們「因為學中文對以後的很有幫助,中國是一個很大的經濟來源」,畢竟錢這種東西,有誰不愛。

中國的野心大家是看的到的,各種軟硬兼施像是統戰的手法,滲透進泰國。從生活在匯狂區(Huai Khwang)的「新中國移民」們,到教育部分的在各民間大學廣設孔子學院,甚至某些大學為賺中國學生錢而專開以中文授課的「中國人專班」,或撒錢讓泰國學生到中國去留學等,這些都只是基本款。種種中國外宣滲透,加上泰國軍政府一搭一唱的大力推銷,更讓許多根本就跟「中國」八竿子打不著的泰國人,也因為「政府支持」、「政府說好的就是好」,而一股腦的親中,這些現象,也讓許多泰國民眾紛紛自嘲自己是「泰國省」。

一名父親曾當泰國駐中國外交官的泰國朋友跟我說了他的看法,在以前塔信政府時期,由於塔信本身就是商人的原因,所以一些國家之間的商業買賣行為,都還可以Business by Business的前提下,維持著一個公平、雙贏的平衡局面,但到了現在軍政府時代,談判能力薄弱的軍人當政,談判桌上的事情,就不能用Business by Business來看了,因為若一個談不攏,很有可能就會變成是軍事問題。

回到這次事件,我好奇的問了身邊幾個泰國朋友對於那些「舉牌年輕人」的看法,泰國朋友表示:

「一看就是สลิ่ม(sà-lìm 彩色米苔目)啦」

「這個是去打工的吧」

雖然說,大部分泰國年輕人會說親中派、親政府派大部分是年紀稍長的長輩,但一樣米養百種人,不免俗的也還是會有因為家庭或是教育的關係,而成了政府派、保皇派、無條件相信政府的年輕人,那既然相信政府,政府口中的老大哥,就是自己的老大哥。

而且政府都說了,泰國是中國老大哥的好客人,不能說老大哥的商品不好,那麼,當你看到老大哥的商品被貶的一文不值時,身為一個好客人,又怎麼能坐視不管呢?誠心誠意的站出來跟老大哥道個歉,順便罵一下這些不知好歹的「反政府刁民」,這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喔對啦,但如果是打工仔,收錢辦事,我想這就是基本的職業道德了。

AP_20306396546390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2020年11月1日,大批親王室的泰國民眾,在反政府示威時聚集在大皇宮外,表達對皇室的支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