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政府「設計外包」的OEM式防疫,讓疫苗混打政策變得四不像的貼牌手機

【關鍵眼中盯】政府「設計外包」的OEM式防疫,讓疫苗混打政策變得四不像的貼牌手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各行各業常都抱有這種貼牌思維,在各個成功案例中東取一點西取一點,而台灣在疫情增溫後至今除了大量移用現成的研究資料外,更有「採櫻桃式」的壞習慣,挑選符合政策需要的研究成果予以套用,卻也因為國外的狀況和台灣極為不同,而產生許多隱憂。

美國時間9月20日,輝瑞宣布根據他們的實驗,BNT疫苗對5至11歲的兒童「安全且有很強的免疫反應」,之後也會進一步向FDA申請對此一年齡層的施打,進一步將疫苗保護的年齡向下推。

在輝瑞所提供的詳細資料裡也有提到,這次的臨床實驗是在美國、芬蘭、波蘭、西班牙等國的90個臨床實驗點進行,也提供了詳盡的劑量資訊。這其實就是科學研究的正確步驟,經過完整實驗,從結果決定如何制定政策,並不斷的檢討挑戰。

但台灣在疫情中做決斷的依據,卻有些不一樣。

我要說的,並不是老掉牙且不盡真實的「高端不給看資料」,而是台灣的防疫單位在疫情期間,大量移用國外研究成果作為國內政策制定依據的行為,有如「設計外包」的OEM式防疫。

歐美防疫相關研究的場景,和台灣其實「國情不同」

以傳染鏈調查來說,因為疫情初期台灣內部確診案例極少,我們自然得引用國外嚴重疫區的研究資料和數據,作為國內防疫指引的依據,包括氣溶膠、社交距離、場館規範等等(好在沒有把「不用戴口罩」這個研究納入),堪稱合理。

然而隨著去年和今年台灣歷經兩波比較嚴重的確診潮,我們的「資料庫」也隨之增加,但卻未見到政府積極研究「台灣特色的傳播路徑」。結果就造成我們今天看到「醫療口罩防止氣溶膠有限」的報告,明天又出現「塑膠隔板可能增加染疫風險」的報告,指揮中心得疲於回應,徒增民眾恐慌。

舉例來說,我們時常看到指揮中心公布大賣場、百貨公司甚至是捷運公車的確診者足跡,但大部分的時候——包括陳時中自己都在記者會裡面暗示——確診者數大都不是因為這些路徑爆發。

疫情控制中  指揮中心擬再鬆綁防疫措施(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台灣人防疫觀念與西方國家的差距,因為英美等國口罩配戴的意願低,其中更不乏僅是以一般布巾圍住的「face covering」,相較於台灣人出門就必帶上醫療用口罩的習慣,在公共場域確診的機率當然大幅提高。

這樣的「國情」和台灣完全不同,如果一味移用建立在此種背景的研究結果,可能會讓台灣把防疫資源過多投入到不必要的地方,同時忽略台灣真正有風險的傳染途徑。

挑櫻桃般「選研究」,防疫政策變成四不像的貼牌手機

除了移用現成的研究資料外,政府防疫的另一個壞習慣是「採櫻桃式(cherry-picking)」的挑選研究成果,以符合政策需要,卻也造成更多隱憂。

最好的例子,就是疫苗混打政策的討論。

事實上,在國外的疫苗混打研究中,雖然最初是西班牙加拿大等地區因應疫苗供應不足所做,但後期的相關研究,主要的考量皆著重在如何藉由不同品牌或製程的疫苗,在安全的前提下更進一步提升免疫力和保護力(例如,靠腺病毒載體的DNA片段讓讓免疫系統「認識」病毒後,補一劑mRNA讓身體更知道病毒長什麼樣子)。

目前開放混打的國家包括加拿大、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德國和瑞典,目前都已經屬於疫苗充足的地區,而美國因為對安全和效度仍有疑慮,目前則還未開放。

然而,台灣開始討論疫苗混打的契機並非是加強保護力,而是疫苗第二劑銜接不上,以及高端上市之後發生的事。當時為了避免民眾苦等第二劑而生民怨,政府與媒體開始引用多個國外的研究報告,表示混打疫苗可行,可以解決疫苗不夠的問題,卻忽略那些國家的研究和台灣相比,是來自完全不同的出發點,在完成國內試驗之前,直接使用歐美的研究當佐證而強推,恐怕在情境與人種的副作用影響上,都可能有疑慮。

高雄民眾疫苗接種踴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開放青少年施打BNT是另個類似的案例。

雖然疫苗的涵蓋範圍自然是越廣越好,青少年增加保護力後也可降低在外確診後把病毒帶回家的機率。不過,美國開放青少年施打BNT的背景,其實是在18歲以上各個年齡層都普遍施打(或至少歡迎普遍施打)之後,所做的進一步涵蓋延伸。回到從頭,最初將青少年放在順序後段的原因,是因為這個群體的感染可能最低,症狀也最輕。

當歐美疫情最嚴峻時,就有英國作家跟他的孩子說,疫情之下「你就像是活在殭屍電影裡面的無敵角色」,而因為疫情讓醫療體系面臨崩潰的歐美國家,自然也是讓風險高的先打過,再輪到無敵角色。

但在台灣,因為我們施打疫苗的順序相較於照護防疫量能,更接近職業重要性和日常接觸外人的必要性,因此這個在國外是為了「擴大接種範圍」的研究初衷,到台灣卻變成「專屬特定族群」的訂製。

更重要的是,這種思維忽略了美國基本上時序一定是父母注射疫苗後才會輪到小孩,在台灣,卻可能出現小孩有疫苗父母卻無的詭異狀況,在最極端的狀況下,更可能發生青少年在學校染疫後無症狀,帶回家中傳染給沒有防護力的家人的隱憂。

疫情降溫之際,指揮中心是時候仔細回顧台灣的狀況了

政府在疫情增溫後,或許也是因為忙於應付疫情與清零,至今有許多行為都像極了台灣本土的電子品牌,用這家鏡頭、那家螢幕、另一家的背板,然後臨摹誰的OS系統,之後拼裝出一台每個角度看都像某個大品牌,合在一起卻怎麼用都卡卡的貼牌手機,也因此遭致批評。

台大醫院接種疫苗破10萬人次(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幸好隨著疫情逐漸趨緩,針對莫德納混打高端的爭議,台大醫院這個月通過了「莫德納疫苗混打高端疫苗」的臨床試驗,最快10月就會啟動,終於讓疫苗混打政策制定依據不會只留在「理論上可行」的猜測。但在此之外,衛福部更應該在最近疫情平緩之際,回頭檢視之前幾次社區感染的路徑,用科學研究而非觀察的方式,深入了解人人配戴口罩又勤洗手的台灣,病毒是如何在我們之中蔓延,更重要的,如何在我們之間止息。

台灣各行各業常都抱有這種貼牌思維,在各個成功案例中東取一點西取一點,揉成一個撒尿牛丸,賣一個不上不下的價格,銷量慘淡,因為就是懶得自己研發。過往長期為防疫模範生的台灣,和那些被疫情蹂躪的國家相比已經擁有得天獨厚的環境,不該繼續重蹈其他產業的懶惰覆轍。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