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陪榜的張亞中變成主角,因為他是幾位候選人裡「最國民黨」的一個

原本陪榜的張亞中變成主角,因為他是幾位候選人裡「最國民黨」的一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其他候選人,張亞中的主張清清楚楚,而隨著人們給他穿小鞋、戴紅帽,黨籍民代和縣市長也害怕被扣帽子影響勝選之路,所以拼命攻擊他,卻常適得其反,因為若單看「政治高度」,張亞中可能還勝過朱立倫與江啟臣。

文:羅慎平(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副教授)

國民黨內部向來內鬥內行,爭權奪利樂此不疲,對外又不能一致團結對外,更抓不住民心,總是給人一種扶不起的阿斗的印象,黨主席的選舉大概只有國民黨內的人是玩得不亦樂乎,對台灣絕大多數民眾而言是全然無感的。

今年的黨主席選舉,原本大家意興闌珊,懶得理睬,就是看朱立倫或是江啟臣誰當選而已,其他兩位——孫文學校總校長、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張亞中,與前彰化縣長卓伯源——只是來陪榜的,根本沒有當選的可能。

但是,現在的情況似乎有點兒不一樣,一齣齣的戲碼出台,開始熱鬧起來,也將媒體和一般大眾的眼光拉回到這個百年政黨的身上,不論是好是歹,國民黨大概也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吧!

這個轉捩點發生在國民黨內初選電視政見發表會之後。根據數家民調顯示,張亞中的聲勢暴漲;再加上幾天之後,國民黨中央擬將張亞中移送考核紀律委員會,打算以攻訐黨內同志,破壞黨的形象為由議處,引發軒然大波所致。

最終雖然不了了之,但對張亞中的聲勢卻起了大力提升的作用,甚至有些民調還預測張亞中可能當選黨主席,黨內各陣營也開始選邊站,有些人開始操作所謂的「棄保」——「棄江保朱」或「棄朱保江」,媒體人趙少康所組織的「戰鬥藍」也趁機來湊熱鬧,不論是江啟臣或是朱立倫,為了要讓支持自己的選票極大化,也向之擠眉弄眼靠攏過去,其諂媚的嘴臉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媒體界也沒有閒著,針對張亞中開始玩起他們最拿手的遊戲:給他貼標籤。「紅統」啦、「賣台」啦、「中共同路人」啦......等等,各式紅帽子一應具全,唯獨對張亞中到底說了些甚麼,毫不感興趣。

張亞中的「孫文思想」,其實是幾位候選人裡「最國民黨」的一個

身為孫文學校的總校長,張亞中的政治高度無疑是超過了朱立倫和江啟臣二位。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思想,簡單地表現在國父遺囑之中,那就是「追求中國之自由平等……以及廢除不平等條約」。在孫中山先生的思想中,中國必須追求主權和領土的完整統一,擺脫「次殖民地」的命運,以《禮記禮運篇大同章》作為最高政治理想和建國藍圖。

相較之下朱江二位僅是談論2022和2024的選舉,看不到當初中國國民黨總理創黨之初衷,其器何其小哉?又有甚麼臉面擔任中國國民黨的主席?

張亞中接受廣播節目專訪(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朱江二人或許會認為,如果不在選舉中獲勝進而掌握執政權,所有的理想終將成為泡影,這種看法實在是似是而非。

試看2008至2016馬英九執政的八年期間,他完成了甚麼值得後人留念的豐功偉績?一個「太陽花」就使得馬政府潰散敗亡,教育更無改革實績可言,徒留一個被稱之為文化台獨的課程綱要,對國民黨支持者來說,八年的完全執政有何用?

其次,從歷史上看,當初孫中山先生鼓吹國民革命創建中華民國之初,他有甚麼政治權力,却能從1895至1911的16年期間,推翻龐大老朽的滿清王朝,迎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孫先生是靠選舉獲勝而有這千古功勳嗎?朱江二人及其支持者,到底有沒有讀過國父思想和中國近代史?他們對孫先生的三民主義能夠說得出一個概要嗎?

我們不禁要問,孫先生的思想以及他整個國家建設和民族復興的藍圖,今天對全體中國人,尤其是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來說,到底還有沒有價值?值不值得取精用宏,發揚光大?現在的國民黨袞袞諸公,誰能夠說得出來?如果說不出來,又做不到,那就不要再打著「中國國民黨」的旗號,免得污辱了你們的總理,也汙辱了中國國民革命的光輝歷史,更是對不起青天白日的黨徽,以及為此而奉獻犧牲的諸多革命先烈。

只要張亞中的票數足夠,就能在國民黨內產生影響力

凡是以中國國民黨黨員自詡者,不要以為你們跟著其他黨派的步伐就可以贏得執政權,或許只是癡心妄想。想想看,當選民看你國民黨跟其他政黨沒有什麼不同,那他為什麼要投票給你?反而落得一個「拿香跟拜」的笑話,當別人拳頭大的時候,還可以把你們打倒在地,踹上兩腳,過去被清算鬥爭的歷史那麼快就忘了嗎?

不要以為國民黨內哪個人有多大的影響力,就恬不知恥地靠攏過去,那只是沒有自信又自卑的表現。說「戰鬥藍」,如果讓主其事者去選一個縣市長,他真的選得上嗎?這也讓「戰鬥藍」彷彿成為黨同伐異爭權奪利的代名詞。2019至2020年的殷鑑並不遠。

相較起來,張亞中的主張清清楚楚。人們給他穿小鞋、戴紅帽,黨籍民代和縣市長也害怕被扣帽子影響勝選之路,所以拼命攻擊他,跟他劃清界線,這是一個政客必有的表現,也不必太過訝異。

再者,如果朱或江其中一人當選,張亞中雖然落選但斬獲相當的票數,他在黨內的聲勢和話語權便不可小覷,新任的黨主席勢必也是一個弱勢的黨主席,所以有些「豬隊友」便想盡辦法修理張亞中,結果卻適得其反。以今日時勢觀之,不僅民進黨大權在握,民眾黨也在一旁虎視眈眈,擺出隨時可以取國民黨而代之的態勢;況且以民眾黨主席柯文哲早就有了一張競選總統的入場券。

無論誰當選黨主席,想要在2022年延續2018年地方選舉大勝的戰果,進而在2024年贏得總統和立法委員的選舉重返執政,可說是困難重重,以希望渺茫來形容也不為過。國民黨在強敵環視之下,團結都不一定會勝選,何況還搞內鬥?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朱立倫張亞中卓伯源江啟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最不希望張亞中當選的人,可能是兩岸衝突下的既得利益者

往深一層看,最不希望張亞中當選黨主席的人,無過於民進黨與美國。因為張亞中如果當選的話,以他對兩岸關係的一貫主張,中國大陸可能會在黨對黨的基礎上與中國國民黨溝通,開創另一個平台,甚至簽訂某種形式的「和平協議」。果真如此,則民進黨在黨與政府對大陸溝通的管道都會被邊緣化,話語權也會落入張亞中和對岸的手裡,這是民進黨所不能接受之事。

民進黨或許可以祭出所謂的「國安五法」來對付張亞中,但如果都渴望和平、不願兩岸兵戎相見是民眾的共識,大家往和平共存的方向前進,民進黨難道會冒天下之大不諱,與兩岸人民為敵嗎?

對美國而言,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執政,操弄兩岸關係,尤其是「拉台抗中」,是目前最符合美國利益的作法。以台灣作為美國的馬前卒,對抗中國大陸;並掐住民進黨「表面抗中,暗中台獨」的要穴,讓台灣每年耗費巨額外匯,向美國購買價格昂貴的武器。用台灣納稅人的錢,去養活美國軍工產業和軍火掮客,政黨再向這批人募集競選經費,這是一本萬利的算計。

無論張亞中能否當選,兩岸關係是和是戰攸關亞太安全與國際和平。台灣人民與執政當局,應當盡其最大可能尋求和平共處之道,不應當與全體中國人為敵,因為這是我們承擔不起的代價。我們期待台灣的各個政黨和政客們,能夠認清倚靠外力終歸於虛空,千萬不要做歷史的罪人,不要將台灣拖入戰爭的滔天野火之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