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澳AUKUS同盟衝擊印太戰略布局,「被捅一刀」的法國是否轉向中國靠攏?

美英澳AUKUS同盟衝擊印太戰略布局,「被捅一刀」的法國是否轉向中國靠攏?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遭受美、英近乎背叛式的對待後,法國是否會將戰略重心轉往印太地區的另一重要行為者——中國,值得深入探討。和美國相比,法國(也包括歐盟其他國家)的印太戰略本來就更顯溫和,有意避免直接和中方對抗。

文:王國仲

為打造首艘本國籍核動力潛艇,澳洲取消了和法國定訂、價值500億澳幣(約新台幣一兆元)的12艘傳統動力潛艦合約,轉與英、美簽署新協定。此舉引發法國強烈不滿,更宣布召回駐澳與駐美大使表示抗議,三方關係急轉直下。

對法國而言,除了國防承包商的錢財損失與外長口中「背後被盟友捅了一刀」的背叛感之外,潛艦採購爭議更可能影響其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戰略布局。

AUKUS同盟深化美法矛盾

在今日充滿不確定性的國際關係氛圍中,法國希望形塑一個穩定、依法行事、平等且高效率的多極體系,不樂見任一國家(無論是美國、中國或俄羅斯等)獨大。而印太地區,就是其重要策略核心之一。

法國在印太地區握有實質領土(如新喀里多尼亞、法屬玻里尼西亞等海外屬地);其93%的經濟海域位於印度洋或太平洋,更有150萬名法國公民與8000名士兵在該區生活、居住。

根據官方發布的印度-太平洋戰略,法國在當地的主要目標,是成為具包容性且穩定的一股調解力量,避免和其他行為者直接衝突。具體執行的四大支柱包括:

  1. 參與並解決地區性危機、打擊恐怖主義和組織犯罪
  2. 基於共同價值觀與利益,深化和當地夥伴的互惠關係
  3. 在地區性國際組織中扮演重要角色、促進多邊主義發展
  4. 共同促進當地的共同利益與永續發展,如環境保育、醫療保健、教育等

然而,美國、英國與澳洲近期的舉動,對法國的理想與布局不啻是沉重的打擊。澳洲不僅僅是和英、美簽訂新合約,預計在一年半之內協助澳洲實現核子動力潛艇艦隊的理想;三方更成立AUKUS新同盟,除分享情報與資源外,更共享海底電纜等硬體設施。

更糟糕的是,法國在AUKUS同盟的成立過程中,完全被矇在鼓裡——8月30日,法、澳才首度舉行2+2外交與國防部長會談,但澳洲對新同盟一事隻字未提;一位匿名法國官員更指出,相關法籍官員甚至直到合約終止的消息見報才知道此事發生,急忙向美、澳同行求證。

美國希望迅速擺脫阿富汗撤軍的負面新聞,並進一步強化其印太地區影響力、持續牽制中國;澳洲過去就曾擔心法國潛艦性能不足以因應國防需求,更渴望成為世界上第七個擁有核動力潛艇的國家,成立新同盟的決策其實不令人意外。但考慮到法國與美國延續超過200年的外交關係,這樣對待盟友的手段確實頗顯失當,也難怪法方反應如此劇烈。

因此,本次事件對法國最大的影響,或許是了解到身為一個在當地長期耕耘、與其他夥伴皆保持良好關係的世界強權,都有可能因更大的國家利益而遭到背棄。

儘管美國試圖亡羊補牢,總統拜登(Joe Biden)和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皆稱法國是美國在印太地區的「重要夥伴」,但要修補已產生的齟齬和不信任,似乎並非易事。

已被召回的前法國駐美大使埃蒂安(Philippe Etienne)接受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ational Public Radio, NPR)採訪時便表示,接下來最大的問題,是雙方能否維持互信:「盟友之間應該如此行事嗎……我們投入大量政治與軍事資源,推動印太戰略夥伴關係,這對法國非常重要……就像美軍撤出阿富汗帶給來的警訊一般,我們需要再次思考美國和其歐洲盟友間的關係。」

在遭受美、英近乎背叛式的對待後,法國是否會將戰略重心轉往印太地區的另一重要行為者——中國,值得深入探討。和美國相比,法國(也包括歐盟其他國家)的印太戰略本來就更顯溫和,有意避免直接和中方對抗。

在歐盟9月16日公布的《歐盟印太地區合作戰略》(E.U. Strategy for Cooperation in the Indo-Pacific,在本次潛艦合約事件爆發前就已完稿)中,便提到法國與歐盟會尋求與中國的跨領域合作、尋求共同利益,不過也會在雙方根本上有著分歧的領域(如人權)予以回擊。

部份分析師認為,英、美的所作所為,可能會使法國向中國靠攏。儘管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屢屢強調「歐洲戰略自主」,也就是一個在美、中之外獨立運作的歐洲,無意讓法國捲入中、美兩大強權的對抗,但AUKUS同盟已在法國引起強烈不滿,再加上2022年初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馬克宏似乎也必須採取強硬手段回應。拉近與中方的距離會不會是選項之一,有待繼續觀察。

各界聚焦印太新競合,歐盟國際重要性持續下滑

在AUKUS同盟之外,美國、日本、印度與澳洲領導人將於9月24日於白宮舉行四方安全對話,主要目的是強化各國在印太地區合作、對抗日益專橫且強大的中國。半導體供應鏈、區域安全與人權議題也都將成為討論重點。

此外,拜登更預計在四方對談登場前與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單獨會談。這些頻繁會晤似乎也正顯示,在美國注意力轉移至印太地區與中國的國際局勢下,舊時代歐洲大陸上的盟友們,重要性也不若以往;英國在脫歐後更積極配合美國、參與國際事務。

不過,面對國際權力版圖轉移,法國公共政策智庫Institut Montaigne資深研究員泰特萊斯(Bruno Tertrais)認為,法國必須自我檢討、繼續向前進:「我們必須盡快解決交易爭端……沒人希望北京藉西方國家的爭端得利。對法國來說,這是一次不可避免的教訓。或許我們在處理如此重大的政治與國防問題上顯得太過自信,甚至盲目。」

他更警告不應做出「草率的政治結論」:「不要忘記,川普(Donald Trump)和拜登政權是截然不同的。前者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盟友,後者則知道要付出關心——只不過有時不是對每個盟友。」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