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個「不該調高基本工資」的誤解(下):對照各國,台灣現在合理的基本工資大約是四萬

12個「不該調高基本工資」的誤解(下):對照各國,台灣現在合理的基本工資大約是四萬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提高基本工資對整理勞工沒有幫助?提高基本工資將讓企業利潤降低?台灣沒有提高基本工資的本錢?其實若比較各國的物價和企業利潤,台灣現在該有的基本工資是4萬元左右,而其中的差距,也將成為潛在的國安問題......

六:提高基本工資,也無法提高所有勞工的平均工資?

一些評論者聲稱,提高基本工資不會提高平均勞工的工資。然而,從中位數工資來看,自2012年以來(最早可獲取資料的時候),整體工資的成長實際上就是跟隨基本工資的成長。

a
作者製作提供

事實上,在比較平均工資成長與基本工資成長時,平均工資也從世紀之交開始跟隨基本工資成長。與基本工資類似,平均水平停滯不前,以至於在2019年,平均實際工資在17年後才終於趕上了2002年的水平。對於大學畢業生來說,直到2016年,平均起薪才終於超過2000年——歷經16年。

a
作者製作提供

顯然,只要基本工資被壓低,平均勞工的工資也會同樣被壓低。

因此,必須提高基本工資以支持所有勞工的工資成長,勞工們需要團結一致,支持提高基本工資,以改善台灣的整體工資環境。

另一個廣為流傳的誤解是,由於台灣人認為交的健保費低,扣除這些後,台灣的工資狀況比其他國家好。

但是,在下圖中,我將台灣的平均工資與其他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平均工資(扣掉稅和社會安全捐後)進行了比較,實際情況是即使扣掉稅和勞健保費後,台灣的工資仍然與生活成本較低的其他國家一樣低,而台灣實際上應該更接近圖表的中間位置。

a
作者製作提供

七:公務員的薪水,比私人企業的勞工更受壓抑

這方面的資料並不清楚。

因為台灣公務員平均工資的唯一公開資料,是2006年和2007年公佈的,當時公務員平均月薪分別為新台幣63,167元和63,833元。

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提供的另一組資料指出,2006年公務員的平均工資為每月新台幣62,167元,而私人企業勞工的平均工資為36,126新台幣,公部門是私人企業的兩倍。

a
作者製作提供

此外,公務員的基本工資已經高於私人企業勞工,超過3萬元新台幣,而私人企業勞工的基本工資為2.4萬新台幣(公部門比私人企業高約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

與人均GDP與台灣相距較近(2萬美元至5萬美元之間)的高收入發達國家相比,可以看出台灣公務員的平均工資與其他國家相當,而私人企業勞工的平均工資則停滯成為最低的之一。

a
作者製作提供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比較中其他國家的平均工資包括非經常性薪資(如特殊的加給等等),而台灣則沒有。如果能加上非經常性薪資,台灣公務員的平均薪水又將進一步提高。對於私人企業的勞工來說,加入非經常性薪資在內的平均工資總額(新台幣 43,492元)只能讓他們超過葡萄牙。

上個月,我寫信給行政院主計總處以獲取最新資料,欲了解自1980年以來公務員平均工資的趨勢,但我被轉介給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聲稱沒有彙集此類資料,行政院主計總處也表示,沒有這方面的公開資料。

如果公務員的平均工資以私人企業勞工的速度成長,到2020年將成長到新台幣74,512元。相比之下,私人企業勞工的平均收入為新台幣42,394元。換句話說,根據這一預測,公務員的工資仍將是私人企業勞工的近兩倍。

根據這個估計的薪資資料,公務員的薪資將再次與人均GDP相近的其他國家相同,而台灣私人企業勞工的平均工資不只低,還是這些國家中最低的。

a
作者製作提供

薪資分佈來看,台灣中低收入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實際上很低(下圖中的粗紅線)。他們的工資低到與物價比台灣低30%到40%的國家一樣低(藍線)。

按照台灣的物價,台灣的工資應該介於西班牙(淺橙色線)和意大利(淺綠色線)之間。台灣的物價高於西班牙,而低於意大利,換句話說,台灣公務員的薪水(黑線)也大致是私人企業勞工應賺的。2018年,公務員的最低工資為新台幣30,235元,而公務員的平均收入估計為新台幣71,990元——與韓國相當。

另外也要注意台灣的收入不平等正在加劇,雖然高收入階層的工資在上升,但其他收入階層卻停滯不前——與其他國家相比,可以看到頂端的工資上漲幅度更大,但由於整體工資低迷,即使是較高收入水平者的工資,也然無法進一步成長。)

a
作者製作提供

值得注意的是,其他發達國家的公務員平均工資資料實際上是公開的。而且與台灣不同,其他國家的公務員工資大多低於私人企業的勞工。台灣公務員工資資料不公開,實在令人無法接受,資料保密其實就是腐敗的開始。

例如,最近在討論是否應該增加公務員工資,這需要建立在公開資料的基礎上。當公務員工資來自納稅人的錢時尤其如此,並且此類資料需要透明以對納稅人負責。

此外,在我寫的另一篇文章發現,如果台灣的工資成長像歐盟一樣公平,工資總額(受僱人員報酬)以總利潤(營業盈餘)的速度成長,那麼台灣的總工資將額外增加新台幣13,891億元,平均分配後,私人企業勞工的月薪在2019年每人能增加新台幣26,639元。如果把這個數額加上私人企業的平均工資新台幣41,776元,私人企業勞工的收入將是新台幣68,415元,相當於公務員的收入。

這筆金額,還將基本工資提高到新台幣50,639元。

a
作者製作提供

因此應該注意的是,公務員的薪水並非太高——他們今天的平均工資,是私人企業勞工應該要給的平均工資,換句話說,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應該增加到與公務員的工資相匹配。

另一方面,以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低迷為藉口,阻止公務員加薪也是不公正和不道德的。公務員和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本應提高到與生活成本相稱的水平,並根據生活成本每年增加。

工資保密不是管理台灣工資停滯和不平等的方法。應對工資停滯不平等的局面,需要勇氣和誠實。

事實上,台灣公務員應該與私人企業的勞工站在一起,爭取平等的工資和加薪。畢竟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持續低迷,低到只有公務員的一半,政府還倡議增加公務員工資在政治上是不合時宜的。此外,台灣應該在制度方面繼續進步,消除因過往專制政權裙帶而導致公務員工資較高的專制遺物。

台灣的工資需要平等,甚至更高,以使所有勞工都能平等地從台灣的經濟成長中受益。

八:提高基本工資將導致企業失去高利潤?

與其他歐盟國家相比,台灣企業的利潤份額實際上要高得多。

1995年台灣41%的利潤份額與歐盟國家相當,但如今台灣的利潤份額急劇上升至近50%,而歐盟國家的利潤份額則保持在40%左右。

a
作者製作提供

事實上,在下面的圖表中,您可以看到自1988年以來,歐盟國家(資料列入丹麥、法國、芬蘭和挪威)的總工資成長與總利潤保持同步。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在1980年代至1990年代中期,台灣的工資總額成長與利潤總額保持同步,但1995年工資落後於利潤的情況後,導致台灣企業的利潤大幅成長。

a
作者製作提供

將台灣與韓國進行比較時也是同樣的情況(正如我在另一篇文章中所寫)。在韓國,基本工資的成長跟隨利潤總額的成長。

a
作者製作提供

在台灣,雖然從1980年代到1990年代中期,基本工資的成長一直跟踪利潤總額的成長,但基本工資自1995年以來卻停滯不前,同時,企業利潤卻在不斷攀升。

a
作者製作提供

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成長跟上利潤總額的成長,今天基本工資應該增加到4萬多新台幣。但是,今天的基本工資只有這個水平的一半左右。

a
作者製作提供

當台灣的企業恐嚇說企業會失去利潤時,這是一種誤導,因為這些企業在過去兩到三年中的利潤,一直高於歐洲或韓國同行。如果今天要大幅提高基本工資,現實情況是,許多企業都可以依靠財富儲備來度過這個階段。

顯然,工資盜竊在台灣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是時候政府停止對此視而不見了。

由於台灣的低工資一直被壓低(如上述所示),因此台灣需要提高基本工資(以及整體工資),讓企業今天賺取的超額利潤回歸工資,以確保勞工根據在該國的生活成本獲得公平補償。

正如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所寫,台灣的超額利潤導致台灣在高價值創新和生產方面的能力,與其他發達國家相比有所下降,因此台灣需要通過恢復勞工的工資來創造動力,用於更高價值的創新。

台灣今年的GDP估計將成長5.88%,而今年前三季度經濟已經成長了9.27%、7.43%和8.34%,意味著成長將超過預期。台灣工業產也連續18個月成長,出口也連續14個月成長,創下360.8億美元的歷史新高。不僅僅是半導體行業,電子零組件、資通訊產品、金屬製品、機械設備等四大項目都出現了創紀錄的成長。今年第二季度,製造業銷售額也成長了23.9%,達到新台幣 7.9兆美元的歷史新高。

今年上半年,台灣三大科學園區科技產業園區的營業額也分別成長新台幣1.71億元和2161億元的歷史新高(成長在11.48%和38%之間)。此外,8月份上市公司營收也同比成長11.97%至新台幣3145兆元,預計未來一年台灣前50大企業平均 EBITDA利潤成長16.2%,創10年新高。此外,不僅僅是工業部門表現良好,批發零售業及住宿餐飲業也都在復甦

有了這些兩位數的成長,台灣企業已經沒有任何藉口不加薪了,微不足道的基本工資也不可以再被接受。現在是大幅提高基本工資的最佳時機。

九:提高基本工資會導致利潤下降?

台灣企業不願加薪的原因之一可能是認為加薪會導致利潤下降。這也是政府似乎已經接受的一種信念,這導致政府認為需要壓低工資和水電費才能使企業獲利。

然而,這是一個明顯的謬誤。

將台灣與人口相近的荷蘭進行比較,荷蘭的總利潤幾乎是台灣的兩倍。荷蘭支付的工資也是台灣總工資的兩倍。此外,德國和瑞典都能夠賺取比台灣高三倍的人均利潤,付的人均工資比台灣高兩倍。瑞士的人均利潤是台灣的兩倍,而人均工資卻是台灣的四倍。這些國家大多是與台灣具有相似製造基地和出口導向的經濟體。

a
作者製作提供

這說明,即使德國、荷蘭、瑞典和瑞士的工資是世界上最高的國家之一,但它們的總利潤仍然高於台灣數倍。

證據還表明,人均GDP較高的國家,也往往有較高的人均利潤。

a
作者製作提供

當我們看到人口較少的國家如何能夠賺取與台灣相似甚至更高的利潤時,以台灣是「小國」而無法與大國競爭的藉口已不再有意義,也沒有根據的。

另一個廣泛流傳的誤解是,台灣由於主要是中小企業,因此無法將其利潤成長到更高水平,但證據表明歐盟國家也主要由中小企業組成,但其中許多國家能夠維持比台灣更高的利潤。例如,瑞典和捷克是世界上中小企業密度最高的國家之一,而瑞典新創公司的創業率和三年生存率也位居世界第三。

台灣要吸取的學習是,憑藉其擁有的技術能力和出口實力,是有可能獲得更高的利潤(甚至是當前利潤的兩倍或三倍)。為此,台灣需要轉變思維方式,通過提高工資和轉向更高價值的生產來實現更高利潤的潛力——研究表明這是可行的。

因此,台灣企業有理由增加工資。雖然企業相信為了增加利潤需要壓低工資,但利潤卻隨著工資而停滯。相反的,增加工資可以帶來更高的利潤。

是時候台灣企業放棄這些基於恐懼,卻在實際上阻礙企業和台灣的過時思維了。

十:蔡英文總統在提高基本工資方面,做得還不夠嗎?

與前任陳水扁和馬英九總統相比,蔡英文總統在她8年任期的中途,確實以比他們兩人更快的速度提高了基本工資。在蔡總統任內,基本工資成長了19.95%,而陳水扁和馬英九任內分別僅成長了9.09%和15.79%。

從實際的數字來看,蔡總統將基本工資提高了新台幣3,992元,而陳水扁和馬英九任期內的基本工資,僅提高為1,440新台幣和 2,728新台幣。

a
作者製作提供

如果今天台灣基本工資需成長到4萬元左右,那麼基本工資應該從1997年開始每年成長4.11%左右。

從下圖可以看出,只有在蔡總統的領導下,實際基本工資的實際成長才與預期的4.11%的成長率最接近(紅線表示基本工資實際成長,而淺綠線表示基本工資每年成長4.11%時的預期成長)。陳水扁和馬英九的基本工資成長要慢得多(當我們比較陳的淺藍線和馬的深藍線)。在陳水扁和馬英九任總統期間,基本工資應該每年成長約新台幣820元,但在他們任內,平均每年僅成長新台幣180元和新台幣341元。

淡粉色虛線表示,如果所有總統平均每年提高基本工資為4.11%,基本工資將成長到新台幣40,002元。(淡黃色的線反映了韓國基本工資的成長,由此可看出就算今天台灣的基本工資長到新台幣4萬元,仍屬於停滯不前。)

a
作者製作提供

如果蔡總統按照每年4.11%的基本工資成長,應該會從今年的新台幣24,000元增加到明年的新台幣25,478元。但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基本工資繼續以目前的水平提高,台灣勞工的工資永遠趕不上生活成本。

為了趕上台灣的生活成本,把提高基本工資的負擔放在蔡總統的肩上似乎是不公平的,但國家領導人必須做出勇敢的決定,以確保糾正過去的錯誤。如果台灣的工資停滯問題進一步拖延下去,不平等只會進一步加劇,並且會產生更深層次的社會和政治後果。

十一:我們沒辦法提高基本工資?

正如我多次寫過的和這篇文章所欲表明的,如果與生活成本掛鉤或與利潤成長相提並論,如歐盟國家和韓國的情況,台灣的基本工資在今天至少應為新台幣4萬至新台幣5萬元。

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我寫道,新加坡在今年6月終於接受了提高公民和永久居民的清潔工作人員基本工資的提議,因為嚴重的工資低迷使該國的收入不平等達到了極端。因此,新加坡已實施分階段計劃,到2028年將這些勞工的基本工資提高到2,420新元(50,765新台幣)(見後圖中的粉紅色虛線)。

台灣在很大程度上採用了與新加坡類似的經濟模式。如果台灣實施類似的階段性策略,在未來七年左右每年將基本工資提高約4,000新台幣,這將使基本工資到2025年達到新台幣4萬元,到2027年或2028年達到新台幣5萬元(見後圖中綠色虛線)。即便如此,到那時,台灣仍將落後於足以維持台灣足夠生活水平的基本工資數年,因為新台幣4萬元是今日最該有的基本工資。

此外,每年增加4,000元也是完全合理的,因為去年平均工資已經在5,000元的水平上成長。

a
作者製作提供

或者,如果台灣在過去八年中跟韓國、捷克、匈牙利和波蘭的基本工資成長類似(如本文開頭所示,失業率同樣低的國家),那麼到2028年基本工資將增加到新台幣39,000至新台幣43,000之間,以到2029年增加到新台幣42,000元至新台幣45,000元之間。

a
作者製作提供

台灣的基本工資顯然不足以支撐國家的生活成本,台灣需要實施一個明確的計劃,將基本工資大幅提高到至少4萬新台幣,以使台灣人的生計能夠趕上。

十二:基本工資多少,與與民不民主無關?

最後,為什麼台灣的基本工資需要提高,有一個重要的理由。鑑於台灣面臨的國安威脅,台灣人能否團結起來,建立一個更強大的民主台灣,首先取決於他們為自己的生存而戰的能力。

今年8月,蔡總統說:「我要告訴大家,台灣唯一的選項,就是讓自己更強大、更團結、更堅定保衛自己」。

然而,為了建立一個更強大的台灣,台灣需要確保其民主能夠為其公民和勞工服務。台灣需要確保其勞工的收入足以支付在台灣的生活費用。只有當台灣表現出對勞工的承諾時,台灣的勞工才會有能力承諾保護台灣。

換句話說,台灣需要實現其民主,以造福於其公民。為此,台灣需要確保其勞工受到最低限度的保護——以保護他們的工資和生計。

研究證明,認為自己的財務狀況沒有好轉的公民,對他們國家的民主多不太滿意。臺灣民主基金會2018年的一項研究發現,58.2%台灣人對台灣民主不滿意,而54.4%的民眾對台灣民主政治未來發展感到悲觀。

因此,如果台灣的民主不為勞工而戰,台灣勞工感到被政府出賣,就會削弱台灣的民主國際地位和實力。

漢光演習  國軍淡水福容飯店前操演(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值得一提的是,工資不平等加劇的國家也出現更高程度的社會動盪和不穩定,例如在美國和英國的情況。台灣現在沒有看到這種社會不穩定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中國的威脅有助於壓制台灣人的經濟焦慮,但這並不意味著它不存在。一旦中國因素變得不那麼重要,被遏制的社會不滿就會找到出口,台灣也難逃其他不平等國家面臨的社會動盪。

這需要現任政府有遠見地解決今天的工資不平等問題,以防止它在未來爆發。

台灣的工資停滯太久了,不能再容忍這種情況了台灣的民主需要為其公民和勞工服務。而台灣現在需要一個增加工資的計劃。

那些關於基本工資的錯誤資訊的散步,就是為了阻止基本工資成長以造福台灣勞工。但是,大幅提高台灣基本工資不僅對勞工好,對企業和整個國家都有明顯的好處,可以促成更好的創新、更高的利潤,還能加強國家安全,有必要以明確的資料來反擊散播的錯誤資訊,使基本工資能夠成長並趕上生活成本,從而扭轉台灣目前的停滯狀態。

希望今年的台灣國慶日是為台灣勞工伸張正義的一日,讓台灣一起強大起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