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業禁令讓「酒吧」成為尷尬的存在,首先得讓營業項目與「陪侍」脫鉤

停業禁令讓「酒吧」成為尷尬的存在,首先得讓營業項目與「陪侍」脫鉤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代「酒吧」的緊箍咒,其實是源自於四分之三世紀以來針對色情行業的管制,但若從當代對「酒吧」的認識觀之,定義「酒吧業有陪侍」不僅不符常理,更對業者權益造成侵害,最該先做的改變,就是先將商業登記「J702080酒吧業」更名或廢止,讓「酒吧」一詞回歸民間廣泛使用。

文:Special K(搖滾樂愛好者,對生活文化抱持熱情)

如同電影《翻滾吧!阿信》中的台詞:「有時候你不找麻煩,麻煩也會找上你。」

今年5月,疫情瞬間襲擊。5月14日星期五下午4點,台北市政府疫情記者會宣布當晚0時起「八大行業」以及因萬華群聚案暫停的172家清茶館飲酒店全面暫時停業(後變更為5月15日上午8時起)。北市調酒業者對於自己的「酒吧」是否需要暫停營業,無不戰戰兢兢。

以現況觀之,坊間俗稱的「酒吧」大多為飲酒店業或餐館業,無陪侍服務,有提供餐點與餐酒,原則上屬於飲食業,比方說餐酒館、各式酒吧等。台北市衛生局表示:「業者若不確定自己是否能營業,可致電衛生局詢問,會依照實際營業樣態判斷是否可以營業。」

就防疫而言,「依照實際營業樣態判斷」合情合理,餐飲歸餐飲,禁止內用就只能外帶外送;放寬內用後,只要遵守食藥署「餐飲業內用管理措施」即可,倘若涉及政府欲管控的「群聚」、「人與人的連結」,應以相關違規論處。

法規中的「酒吧」一詞,造成許多政令施行的問題

終於熬到7月27日調降疫情警戒為二級,設有二級強化警戒措施,也可以解釋為三級警戒的微解封,指揮中心圖卡所標註的「仍須關閉場所」,包含休閒娛樂場所(歌廳、舞廳、夜總會、俱樂部、酒家、酒吧…等):

a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8月10日維持疫情警戒標準為二級,二級強化警戒措施與仍須關閉之場所皆有做部分調整放寬,指揮中心表示這次公告「沒有加嚴」,部分縣市政府未能掌握逐步解封措施的延續性,反而表示指揮中心沒有標示「休閒娛樂場所」,擴大解釋轄區內所有的「酒吧」必須停業,一方面未依照實際營業樣態判斷,更誤解了現行商業司對「酒吧業」的內容定義。

a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特定營業」的管理脈絡,套用在「酒吧」上面合適嗎?

早期特定營業的主管機關是警察機關,日據時期就已經存在的「酒家」、美軍駐台帶來的「酒吧」,都屬於特定營業業別。

目前,經濟部商業司將「酒吧業」歸類在J7休閒、娛樂服務業中的特殊娛樂業,坊間俗稱的「酒吧」大多為飲酒店業或餐館業,屬於代碼F5的餐飲業:

  • J702 特殊娛樂業 - J702080 酒吧業:指提供場所,備有陪侍服務,供應酒類或其他飲料之營利事業。
  • F501飲食業 - F501050 飲酒店業:從事酒精飲料之餐飲服務,但無提供陪酒員之行業。包括啤酒屋、飲酒店等。
  • F501飲食業 - F501060 餐館業:從事中西各式餐食供應點叫後立即在現場食用之行業。如中西式餐館業、日式餐館業、泰國餐廳、越南餐廳、印度餐廳、鐵板燒店、韓國烤肉店、飯館、食堂、小吃店等。包括盒餐。

爬梳國內「酒吧」管理政策的演變,參考資料不出「色情產業」、「性交易」、「性產業」之法制研究範疇。執政者為維護社會善良風俗、遏止涉嫌妨害風化的行為發生,管制措施剛柔並濟,從日據時期迄今可略分為七個時期,依主管機關可分為「警察機關」與「商業機關」前後兩階段:

一、警察機關主管(民國35年~民國74年)

日治時期~民國34年,日本曾設「遊廓」,亦即妓院集中地。至日治晚期昭和三年(1928)後尚有美式的「酒吧」和「待合所」,酒吧多選用女侍陪酒,待合所則是專門為人媒合的處所。

台灣光復初期,民國35年6月3日行政長官公署陳儀發表演說,限期取締酒館女侍、跳舞場、公娼等,此為台灣首度實施禁娼政策。民國38年12月依聯合國《禁止人口販賣及剝削他人賣淫之公約》,簽約國須實施廢娼。民國39年省政府行政會議「請整肅社會風氣,鞏固復興基地」,將「特種酒家」的設立,交由各縣市議會決議是否繼續辦理。可想而知,業者只要換個名稱,即可以合法掩護非法,警察機關嚴厲稽查也未收成效。

民國51年,對於容易發生娼妓賣淫的營業,如酒家、酒吧、特種咖啡茶室等,頒布《台灣省特定營業管理規則》(於民國093年02月01日廢止),容許舞場雇用舞女陪舞。但不得暗操淫業或意圖得利代客媒合異性或營業場所留宿顧客。

寓禁於徵,全面管制時期。民國52年起,對舞廳、夜總會開始徵收年費,民國62年又擴大範圍,將酒家、酒吧、特種咖啡茶室一併納入,民國63年再提高年費五倍,民國68年又提高三倍,至民國71年起准許分期繳納。欲以高額稅金根絕色情行業。

故此時期色情行業之主管機關為警察機關。以「特定營業管理規則」及「違警罰法」管制色情行業。前者乃一般行業的設立規則,但須先經警察機關的許可。後者則以警察強制力,對那些不遵守規定的色情行業予以勒令歇業等處分。

萬華茶室業3階段復業 北市府:色情零容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二、 經濟部商業機關主管(民國74年迄今)

導禁兼施放鬆管理時期(民國74~79年)。此時期主管機關改為一般工商機關,政府對特定行業改採較為緩和的態度,但仍禁止新設。

行政院於74年1月31日函頒「特定營業管理改進措施」,將色情行業劃出警察機關管理範圍以外,俟後省市政府都指定發照機關建設廳局,為色情行業的主管機關,由其依一般行業管理方式管理色情行業,地方政府典型的管理法規為「台北市特定營業管理規則」及「台北市舞廳、舞場、酒吧及特種咖啡室管理規則」。

保障合法,取締非法時期(民國79~82年)。民國79年郝柏村先生任行政院長後,即出現所謂「治安內閣」的封號。郝前院長指定22種與治安有關的行業,要求各相關部會全力整頓,並要求色情行業,由發照機關經濟部,統整各部會力量確實管理,警察機關則負責強力取締時的現場秩序維持,以及不法地下色情行業的查報工作。

此時經濟部研議「舞廳、舞場、酒家、酒吧、特種咖啡茶室等業管理改進方案」,並在管理取締的「程序」方面,另定了一個「經濟部加強舞廳(場)、酒家、酒吧(廊)、特種咖啡茶室、理髮、視聽歌唱及浴室業管理規則」,組合出一個從中央到地方各相關機關皆參與的戰鬥體,以達取締非法色情行業的目的。

偏重公安時期(民國82年~88年)。此一時期對於八大行業,傾向於建管消防等建築公共安全設備之管理。「維護公共安全方案」針對「建築法」及「消防法」增定了管理單位可以對不法業者進行「斷水斷電」的處分。

政策放縱,執法模糊時期(民國89年迄今)。民國88年6月30日,經濟部為管理台灣省舞廳、舞場、酒家、酒吧、特種咖啡茶室業,特訂定《台灣省舞廳舞場酒家酒吧特種咖啡茶室業管理規則》,該規則在民國89年2月9日經濟部經商字第88228648號令發布廢止。

這時候,警察機關及各相關主管單位擁有「停止供水、供電或封閉、強制拆除」的執行權力。民國100年11月《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正上路,授權地方政府規劃性交易專區,在性專區外的性交易行為娼嫖都要罰,但至今各縣市都沒有意願規劃。民國102年5月2日行政院會通過《社會秩序維護法》第18條之1條條文修正草案,其中為了有效抑制視聽歌唱、酒家、酒吧等業者暗中從事涉嫌妨害風化的行為,規定如果涉嫌妨害風化罪嫌,並經判決有期徒刑以上者,得以勒令歇業。

56azt7dbjr327i2ymvxq3cjayq9mt9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回顧至此,雖然盡是針對色情產業的管制措施,卻讓我們恍然大悟:當代「酒吧」的緊箍咒竟然是源自於四分之三世紀以來針對色情行業的管制。而整個脈絡呈現出政府係以提高稅金與禁止新設,來杜絕與色情產業相關的業別。從當代對「酒吧」的認識觀之,定義「酒吧業有陪侍」,不僅不符常理,更對業者權益造成侵害。

台灣的調酒,已經寫出自己的文化史

在古早時代,調酒在台灣也許還算不上什麼嚴肅的事。但約莫自2010年起,台灣調酒師在國際最具代表性的調酒比賽Diageo World Class中,成績連續六年幾乎都在全球前10名;台灣調酒文化蓬勃發展,屢屢入選世界50大酒吧、亞洲50大酒吧、世界500大酒吧,這份榮耀,足以媲美美食界米其林評鑑,這些店家堪稱為酒吧界的米其林。

每個國家有自己特殊的飲食文化,不論是米其林摘星或入選必比登,廚師們運用食材、技法詮釋出的「台灣味」,向世界展現的不只是台灣的美食文化,更是台灣文化。

當代的調酒師亦是如此,他們經常會將自己國家的飲食文化反映在自己的調酒概念裡。因此當代的調酒師其實更像廚師,運用更多不同的食材、技法,致力於風味上的研究,他們用了近10年創造新的、屬於台灣的雞尾酒文化,使當代雞尾酒成為飲食文化的顯學,致使當代對所謂「酒吧」產生不同的認知,台灣開始正式意識到在雞尾酒這件事情上可以如何去呈現理想中的台灣味道。

調酒師、調酒相關從業人員力求精進,將格調、視野放的更高,專注在飲食文化以及對於雞尾酒的想法,此時此刻,台灣已經處於雞尾酒的黃金年代。

文化是一個整體的概念,也是層疊積累的,目前台灣所有關於文化的發展,不只是國家認同,更是土地認同,其中核心精神是「在地文化」。台灣是一個文化相當多元的國家,解嚴三十多年來,台灣的文化發展受到全球化的影響與導引,逐漸融合、發展出屬於台灣的文化,台灣在地的文化。同時,政府運用政策、編列預算打造文化支持體系,支持文化由下而上發展,透過政策轉型,和民間一起努力,無論在觀光、文創、傳統文化、影視音樂等,持續鼓勵不同領域的文化創新與產業價值。

殊不知,台灣的調酒文化卻仍承擔著戒嚴時期的枷鎖、持續被從道德高處檢視、壓抑。對台灣調酒業者來說,明明只是想要用調酒來說我們自己的語言、表達我們的文化、創造我們的文化,卻一直遭受打壓、不受重視。這其實是法規壓迫調酒文化的發展,呈現出國家政策沒有跟著進步。

IMG_7484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從正名開始,提供台灣調酒業者友善的發展空間

台灣當代的酒吧,早已非當初條文定義的酒吧,不再是過去花天酒地、買醉的場所。當代的「酒吧」為客觀性存在之詞彙,定義已隨時空脈絡更迭,專屬於「提供場所,備有陪侍服務,供應酒類或其他飲料之營利事業」,顯然不合時宜,不同時代的法律有所差異,無法直接適用,遲遲未做修正,在疫情警戒期間,更導致政令的施行欠缺安定性,許多根據古老法規而來的限制,也對業者經營造成相當大的困擾。

政府對於坊間俗稱的「酒吧」,應有合乎比例原則的規範。經濟部商業司有必要將「J702080酒吧業-提供場所,備有陪侍服務,供應酒類或其他飲料之營利事業」予以更名或廢止。讓「酒吧」一詞回歸民間廣泛使用。

酒吧正名正的不只是名,包含對台灣調酒文化的理解,以及更具開創性的未來。文化的形成,沒有人是局外人。當調酒師們想要用調酒來說我們自己的語言、表達我們的文化的時候,需要與時俱進調政策、法規,使其符合現況,成為創造文化價值的助力,讓調酒業者能安心開創文化。

政府有必要重新確認當代的「酒吧共識」,從正名開始,提供台灣調酒業者友善的發展空間、促進台灣調酒文化發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