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戰火未歇,和平依舊遙遠:「我們終於回家了,期待見面那天巴勒斯坦已經和平。」

以巴戰火未歇,和平依舊遙遠:「我們終於回家了,期待見面那天巴勒斯坦已經和平。」
Photo Credit:gnuckx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天的死傷報告從活生生的面孔,逐漸模糊成一堆數字,偶爾有以軍在加沙海灘射殺踢足球的孩子的新聞,或許能夠得到和平時地的人們的一點憤慨與眼淚

現時學術界和許多反錫安主義組織,都提倡仿效80年代推翻南非種族隔離政權的杯葛政策(BDS行動),罷買以色列產品,學者和藝術家等亦拒絕出席為錫安主義塗脂抹粉的活動。近日在美國人權組織的多番抗議下,以色列的飲料公司SodaStream終於將他們的產品標籤改為「(巴勒斯坦)西岸製造」,以示其廠房建於強佔而來的巴勒斯坦人土地上,算是BDS的一個小勝利。

當然巴勒斯坦這片土地還是孕育了許多故事,關於生命的故事,包括The Unlikely Settler作者Lipika Pelham寫的這一個。經常缺水缺電的加薩地帶,是世上其中一個生育率最高的地方,三百六十五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住了近170萬人,在斷水斷糧的狀態下還依然高踞世界人口增長率第7位。無論生活如何艱難,未來如何難以確定,巴勒斯坦人仍然相信,活著就是最好的抵抗。所以我相信,每一個在這片土地上發生的,關於生命的故事,都值得說,也值得聽。

本文為商周出版社出版《耶路撒冷的移居者》(作者為利皮卡.佩拉漢)的導讀文章

image001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