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師大徐敏雄談「行動研究」:培力街友進行萬華社區營造,一場持續10年的社會包容實驗

【專訪】師大徐敏雄談「行動研究」:培力街友進行萬華社區營造,一場持續10年的社會包容實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像夢想城鄉協會這樣的團體,從過去為萬華的乞討者提供沐浴、食水、技能培訓等傳統的社會救助,到現在持續尋找更多元的方式幫助街友重返社會。然而,計畫總在「研究」中看似美好,在「行動」中卻是另一回事。

除了計畫執行過程中的重重挑戰,夢想城鄉協會還得面對各方關係人,如志工、商家、導覧遊客甚至媒體的質疑。例如許多人不理解為什麼要幫助街友,或者不認為讓街友擁有一份導覽工作,或是木工、音樂或藝術等生產力,就能解決問題。

社會設計的核心,在於看見每個人的優勢、肯定他的長處,讓人得以在其中找到價值感,感受到自己對社會和群體有所貢獻。

當然,這些話很難讓行動中的每個人都理解。「例如我們跟社區的店家就不會費心說這麼多,我們只會先說服他們這是一個讓街友找到工作與重心、能協助推廣在地產業的計畫。其他的,若以後有幸變成朋友,再一點一點慢慢說。」徐敏雄指出社區營造的其中一個關鍵:「你不能一開始就滔滔不絕那些遙遠的理念,想要與人建立信任,首先就要『說對方聽得懂的話』。」

過往,許多來自政府與民間的救助、庇護、安置或重建計畫,往往可能因專家學者或政府官員對問題本質理解的落差,或社會大眾與媒體不自覺的優勢價值觀,甚至來自宗教信仰的業報邏輯,使這些「不在場的人」能掌握相應的資源與話語權,進而對社區居民產生一定的影響力。然而,這樣的影響力其實建立在權力之上,而非信任關係之中,致使無數計畫以失敗告終,這也是徐敏雄在行動研究中一再重申的重點。

「信任關係是一切的基礎」他直言:「我不相信公民社會光靠理性辯論就能成功,公民素養也不是在日常生活中就能自然養成。我們必須與具差異性甚至衝突性的個人或群體相遇,才能在協調與退讓的過程中逐漸涵養包容的能力。」

如今,10逾年的研究落實,也改變了徐敏雄對其他行動者的態度:

現在即使接了評委,但我自己做不到或不知道有人能做到的「建議」,我就不說。我們不應該老是站在第一線工作者的前面,應該要站在他們旁邊」。研究者與行動者雖然有各自的社會分工,但彼此不能一無所知,更不能只想著改變彼此。

研究來源

  1. 徐敏雄(2018/06)。從街友到導覽員:萬華經濟弱勢者培力課程實踐歷程的個案分析。教育研究與發展期刊,14(2)。
  2. 徐敏雄(2015/08/01-2017/07/31)。從逐到築:營造萬華街友與庶民生活文化館之行動研究。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

本文經人文.島嶼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原標題:我們與現實的距離:師大徐敏雄談行動研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