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中國成功加入CPTPP,恐怕是再度給拜登政府敲響了警鐘

若中國成功加入CPTPP,恐怕是再度給拜登政府敲響了警鐘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最後中國成功加入,美國仍無動於衷的話,那中國在將佔據亞太地區上兩個大型區域貿易協定的領導位置,而這也勢必會對於美國「世界龍頭」的地位產生衝擊。並且,也可能取代現在於CPTPP領導角色的日本。

中國商務部在9月16日晚間,正式向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會員國保存方紐西蘭,遞出加入申請。實際上,去(2020)年11月2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曾在亞太經合會(APEC)的視訊會議上宣布中國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

時隔300日,中國也正式提出申請,各界也開始對此議題展開一系列的討論和分析。

中國CPTPP的申請之路的兩大難關和「高標準規範」、「對外關係」

單就中國能帶來潛在經濟利益來看,其利益之龐大恐怕是任何一個會員國都難以拒絕的。

華府智庫彼特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於2019年的報告就指出,CPTPP每年能替全球帶來高達約1470億美元的收益,若中國能加入,此數字將會上升到約6320億美元,而許多會員國的實質收入甚至能增加超過1%。

然而,中國CPTPP在申請上有兩大難關需要去面對和解決。其中,首當其衝的就是CPTPP的高標準規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日前的文章指出,CPTPP的規範內容十分詳盡、希望進行深度的經濟整合,加上需要所有成員一致同意才能加入,這讓中國的申請顯得困難重重。

文章中,美國智庫彼特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蕭特(Jeff Schott)認為,其實中國出人意料地在許多方面都符合CPTPP的條件,問題是在那些不符合的地方,與規範門檻的差距都相當巨大。

他指出,雖然中國近年在智慧財產權與投資權利等方面有明顯進步,但國有企業強勢主導市場、勞動權利處境糟糕、數據隱私也有很大改善空間,這些都是中國需要加強的申請弱項。

特別是中國對待國營企業的方式,就常令貿易夥伴頭痛。同樣擁有許多國有企業的越南與新加坡,當初也都因為加入CPTPP,被迫放棄對國有企業及其員工的種種優遇,並提高營運與企業的透明度。

除此之外,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e)東亞研究資深研究員索利斯(Mireya Solis),於23日的文章中也指出,CPTPP的核心規則與中國對於其他貿易協定的承諾有巨大的差異。舉例來說,CPTPP規章中對於國有企業和勞動權有高度要求,然而去年加入的RCEP則沒有。此外,在電子商務上,雖然CPTPP和RCEP對此都有規範,但兩者要求的標準卻相差甚大。

而中國CPTPP的申請的第二道難關,就是對外關係。

《霧谷晶策》分析,中國提出申請後,勢必對於日本、加拿大和澳洲的立場相當擔憂。因為,中國在近年與這三個國家的雙邊關係可以說是越發緊張,同時,美國對這三個國家的影響力也相當巨大。因此,這對於需要「全票通過」才能加入CPTPP的中國相當不利。

其中,又以澳洲最令中國擔憂,在去年澳洲要求世界衛生組織(WHO)對疫情展開獨立調查後,中國單方對澳洲展開一系列的貿易制裁,使得雙邊關係一落千丈。因此,澳洲勢必會讓中國的CPTPP申請之路走得相當艱辛。

澳洲貿易部長特漢(Dan Tehan)在17日就指出,除非北京撤銷對澳洲產品的報復性關稅,否則澳洲不會讓中國加入CPTPP展開談判。

除了上述三個國家外,《日經新聞》分析,墨西哥對中國加入CPTPP同樣相當慎重,因為若中國加入,美國重返CPTPP將變得相當困難。考慮到墨西哥的最大貿易夥伴是美國,在美中摩擦加深下,對中國的加入難以表示支持。

此外,《經濟學人》也指出,雖然美國不能參與是否讓中國加入的討論,但透過《美墨加協議》(USMCA)、美英澳三方協議《AUKUS》等機制,美國對於加拿大、墨西哥、澳洲等國仍然有強大的影響力。

中國加入CPTPP的戰略、經濟、內政目標

戰略上,《霧谷晶策》分析,美國自2017年川普(Donald Trump)退出TPP後,就對區域經貿協議興趣缺缺,而拜登(Joe Biden)政府同樣如此,在上任後就表示暫時不考慮任何經貿協定。而中國正是看準這個機會,搶先美國、台灣一步,向CPTPP遞出申請。

此外,若反思當初歐巴馬(Barack Obama)和安倍晉三共同創建的TPP(CPTPP前身)的原因,其中一部分就是要透過高標準規範,聯合成員國抗衡中國逐漸於亞洲崛起的經濟實力。現在來看,若中國在最後能加入CPTPP,那不僅沒達到制衡中國的目的,反倒是給了讓中國鞏固亞洲經濟霸權地位的機會。

況且,若最後中國成功加入,美國仍無動於衷的話,那中國在將佔據亞太地區上兩個大型區域貿易協定的領導位置,而這也勢必會對於美國「世界龍頭」的地位產生衝擊。並且,也可能取代現在於CPTPP領導角色的日本。

《經濟學人》就指出,中國如果能成功加入CPTPP,中國將逐漸成為亞洲商業與外交領域上令人敬畏的領導者。

《霧谷晶策》分析,若美國持續不回來這個當初一手訂下規則的「遊戲」,那最後被邊緣是美國,而不是中國。若中國真能加入,那一來一往下,美中於亞太的經濟影響力將此消彼長,而這應該不是想要與中國「激烈競爭」的美國所期待的發展。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外交事務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在日前的文章中也建議,美國應該要重返TPP(CPTPP)。除了本身加入帶來的經濟效益外,美國能透過其規範,逼迫想要加入的中國遵守規則。甚至能透過強化現有規範,使得中國無法將核心產業鏈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