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寫給所有人的中國史》:「大明寶鈔」幾乎和廢紙無異,非正式貨幣的「銀」開始流通

《歷史學家寫給所有人的中國史》:「大明寶鈔」幾乎和廢紙無異,非正式貨幣的「銀」開始流通
圖為船型銀錠|Photo Credit: Shizhao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這個變化的出現,過去官員領取稻米作為薪資,但最終也改為直接支付銀子。西元一四三○年代,明成祖統治的時代劃下句點後,官員們迫不及待地要求改變薪資支付的做法,而明朝政府即便再頑固,也無法阻擋這項提議。

文:岡本隆司

非正式貨幣的「銀」開始流通

即便如此,市面上沒有錢幣流通,實在太不方便了。

明朝發行的紙幣「大明寶鈔」幾乎和廢紙無異。江南的百姓甚至不承認其價值而拒絕使用。

但是明朝政府卻沒有打算提出任何解決方案。中國以儒教立國,太祖朱元璋所訂下的祖法就是絕對的權威。因此要改變過去以實物主義為骨幹設計的財政經濟系統,並不是一件易事。

不過繼續這樣下去,民間的經濟運作首先會遭遇難關。因此,民間著手自行研發貨幣的替代品。在市場上並非只有政府鑄造發行的銅錢流通,也出現宋代以前的古錢,或是將自家的銅製餐具等物品重新熔鑄製成的私鑄錢幣。日本將這些錢幣稱為「鐚錢」,這些鐚錢取代了平常的貨幣,開始在市面上流通。

簡單來說,這類私鑄錢幣就是同夥之間互相協議,約定大致的公定價格。因為談好的價值只在同夥間有效,對不知情的人來說,這些私鑄錢幣只是單純的偽幣。關鍵在於,私鑄錢幣只能在一定的範圍內流通。它就跟商店街所發行的商品券相同,類似於地區性的通貨。而且畢竟是銅錢,價值很低,所以通用的範圍僅限於某個區域的小規模交易。換言之,如果想和距離相隔十分遙遠,又不明底細的對象談一筆大生意,那麼私鑄錢幣絕對派不上用場。

這種情況下,到底什麼才能成為貨幣的替代品呢,那便是雙方皆共同承認價值的貴金屬吧。因此「金」,或者是蒙古帝國時代流通的「銀」,就成了在市面上流通的貨幣。

代表人民從事的勞動服務義務的徭役也反映了上述出現的變化。徭役既然具備「派遣去某地當差」的意思,也可以稱為「差」,而提供勞動力的情況便被稱為「力差」。

然而,回顧當時的紀錄,從某個時期開始,這種力差的情況略有減少,反倒是「銀差」這個詞彙出現的次數逐漸增加。也就是說,藉由繳交銀子來取代提供實際的勞力。所以從納稅的角度來看,也出現了新的詞彙:「折色」。此處的「折」,是換算的意思,和「本色」是相對的詞彙。至於「色」,和「色目人」一樣,指的都是種類。而「本」是本來、原本的意思。這整句話的意義,表示過去是繳交實際作物,現在則是換算價值之後,再用銀子來支付。

隨著這個變化的出現,過去官員領取稻米作為薪資,但最終也改為直接支付銀子。西元一四三○年代,明成祖統治的時代劃下句點後,官員們迫不及待地要求改變薪資支付的做法,而明朝政府即便再頑固,也無法阻擋這項提議。實物主義為主的財政經濟,至此也出現了無法挽回的破綻。

對明朝政府來說,這並非代表他們改變了祖法的原理原則。當然,他們也不承認在市面上流通的銀子是官方的通貨。既然社會已經出現新的景況,政府只是搭上民間的便車,用脫胎換骨大法包裝原有的制度。如此一來,雖然明朝政府試著維護過去的理念和原則,繼續管理全體社會,然而進入西元十六至十七世紀後,原理原則和實際情形漸行漸遠,矛盾愈趨激烈。

世界上的銀流向中國

土地開發和工商業的急速進展,以及貨幣經濟化,都導致了同一個問題:通貨不足。一旦經濟開始發展,諸如工業化、開拓新天地、生產力的提升、商業流通的擴大等等,貨幣的需求也隨之著增加。只靠國內流通的貨幣,已經完全無法應付蓬勃熱絡的環境。

正如前一章曾經說明過的,蒙古帝國時代的政府提出新政策,以鹽取代銀,用鹽為基礎維繫信用價值,發行紙幣。但是明朝政府推崇實物主義,一點也不打算提出任何通貨政策。

民間沒有穩定的貨幣流通,當然一籌莫展。那麼,究竟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答案便是「銀」的輸入。這段時期,正好與世界史上的大航海時代重疊。

不管是在史上第一次「被發現」的「新大陸」,還是時逢戰國時代的日本列島,皆在同一個時期挖掘出大量銀礦。這恐怕不是偶然的歷史事件,而是因為中國對銀的龐大需求,世界各地開始逐步開發銀山,交易也跟著熱絡起來。

那個時候,凡是屬於古老文明地區的金銀礦早已被開採殆盡。仍有礦脈可開採之處,大多是人類歷史發展較短的地區,例如歐洲和美洲大陸的部分區域,以及日本列島等地。呈現了當時銀的流通路線,可以清楚看出銀礦全部流向中國。

作為等價交換,中國則向外輸出絲綢和木棉等商品。江南三角洲生產的這些物產,令全世界垂涎不已。

在這個時間點,事實上明朝成立之初建立的制度已然瓦解。儘管表面上貿易禁令依舊存在,不過貿易活動已經普遍進行。

走私貿易業者是最主要的推手。為了不引來當局注意,他們成立眾多據點,與外國的貿易業者進行交易。這些地方聚集眾多華人與外國商人,形成了近似於殖民地的型態,也連帶促進都市發展。例如澳門或廈門等地,今日依舊能得見當時的風情。另外,許多日本商人也頻繁出入該地,這些人便是所謂的「倭寇」。

熱絡程度更甚朝貢的民間經濟活動

順帶一提,從室町幕府的足利義滿執政時代開始,日本便遵從「朝貢一元體制」,對明朝的明成祖行朝貢之禮。不過,目的依舊在於和明朝取得貿易的許可,因此又稱為「勘合貿易」。然而,不久之後,江南的經濟起飛,民間貿易趨於熱絡,附隨朝貢所能獲得的交易量相形見絀,反被民間貿易遠遠超過。故勘合貿易也漸漸無法繼續維持下去。與此同時,日本經濟卻反而出現高度成長。

彼時的日本,進入戰國群雄割據的年代。地方各自為政,自行開礦採集金銀,並且開發農地。同時,社會上亦出現「下剋上」的變革。以上種種皆是經濟成長的主因,但也不只這些理由。遠隔東海的大洋彼端,中國江南和日本同時發生經濟成長,而且兩者之間相互關連。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