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德州心跳法案到優生保健法,探討胎兒生命權和生育自主權(上)

從德州心跳法案到優生保健法,探討胎兒生命權和生育自主權(上)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也聲明:「最高法院的決定不是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的墳墓,我們不會袖手旁觀,讓國家回到不能墮胎的時代。」

文:Betty Chen

台、美法律如何規範婦女生育

儘管天主教會反對墮胎,世界第二大的天主教國家墨西哥仍在今(2021)年9月7日裁決阿韋拉州(Coahuila)2018年的墮胎案違憲,最高法院以十比零的投票結果將墮胎全境除罪化,最高法院大法官阿奎拉(Luis Maria Aguilar)說道,「從今以後,我們要懲罰的是入獄和汙名的威脅,而非自由決定孕期的人民。」

相較之下,德州共和黨籍州長(Greg Abbott)在5月19日簽署通過了「德州心跳法」(Texas Heartbeat Act,又稱Senate Bill 8),任何情況下禁止女性在懷孕六周後墮胎,並授權民眾舉發協助墮胎的人,可向被告請求一萬美元(約28萬台幣)的賠償金。該法案在9月1日實施後受到諸多批評,民主黨籍的美國總統拜登雖為天主教徒,卻矢言將推動國會加以推翻。而司法部已起訴德州西區聯邦地區法院,以取得禁止德州心跳法的強制令,部長賈蘭德(Merrick Garland)認為,「這項法律明顯違憲。」

事實上,多位於南方的共和黨權州政府,不只一次試圖限縮墮胎權,但最後總被聯邦最高法院擋下立法定案。然而,前總統川普執政期間,大法官多數為保守派取代,此次德州心跳法才得以通過。儘管美國民權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美國計劃生育協會(Planned Parenthood)和生育自主權中心(Center for Reproductive Rights)等團體8月30日向最高法院提出阻止心跳法的緊急請求,最高法院仍在新法上路後以五比四駁回請求。

心跳法生效後,包含北達科塔州(North Dakota)、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印第安納州(Indiana)、佛羅里達州(Florida)、南達科塔州(South Dakota)和阿肯色州(Arkansas)等保守派政府都打算跟進立法。而阿肯色州墮胎支持網絡(Arkansas Abortion Support Network)聯合創始人兼負責人阿里(Ali Taylor)表示,無論是否通過該法,都會繼續提供墮胎管道給需要的婦女。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也聲明:「最高法院的決定不是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的墳墓,我們不會袖手旁觀,讓國家回到不能墮胎的時代。」

羅素韋德案為1973年美國合法化墮胎,賦予婦女人工流產決定權的轉捩點。化名為羅(Jane Roe)的麥考維(Norma McCorvey)在25歲時遭到強暴而懷孕,於1969年提出德州反墮胎法釋憲,代表德州政府的辯護律師韋德(Henry Wade)贏得了這場訴訟,麥考維因此被迫生下胎兒。然而他並未放棄,該案於1973年由律師維丁頓(Sarah Weddington)上訴至最高法院,同時一名喬治亞州(Georgia)的22歲女子本辛(Sandra Bensing)也控訴反墮胎法侵害女性隱私權。最終法院以七比二的票數判定反墮胎法違憲,允許女性在胎兒可母體外存活(viability),即懷孕約24周前,有權人工流產。

儘管如此,德州仍對墮胎診所設下「住院特權」(admitting-privileges provision,醫生須在手術前,在距診所三十英里內的醫院取得許可)以及「門診手術中心」(Ambulatory Surgical Center Requirement,診所設備須符合一般門診手術中心之最低標準)的限制,提供人工流產服務的醫生曾在2013年聲請對前者的禁止令,但聯邦第五巡迴法院(The Fifth Circuit)認為該規定並未違法,駁回原告聲請,德州的診所的數量也因此從41間驟降至15間。更甚者,因川普下令禁止提供低收婦女醫療服務的Title X家庭生育計畫(Title X Family Planning Program)擴及至墮胎診所,2019年美國計劃生育協會未能接受聯邦補助金六千萬美元。以上限制條款導致有人工流產需求的女性,需花費更多時間和金錢資源。雖然此次心跳法案未涉及墮胎的刑事責任,卻藉由民事訴訟迫使診所因賠償風險過高而不敢營業,間接危及女性的身體自主權。

另一方面,1985年台灣針對人工流產制定的《優生保健法》將墮胎行為醫療化,並要求婦女在手術前取得配偶或法定代理人之同意權。2006及2012年行政院各提出一次修法草案,將「優生」一詞改為去歧視的「生育」,配偶同意權改為告知權,並新增強制諮商制度與三天思考期。然而,兩次皆因未取得社會共識而失效,而今(2021)年三月公告的修正草案也延續過往訴求,引起社會關注。

擁護胎兒生命權的反墮胎人士

除了宗教因素,反墮胎團體的最主要理由為保障胎兒生命權。德州州長艾波特便誓言「將永遠捍衛生命權」,南達科塔州州長諾姆(Kristi Noem)也承諾親自指導「胎兒權倡議」(unborn child advocate),並確認該州正式實施反墮胎法條。共和黨員奧臣(Jim Olsen)認為「我們國家犯下最大的罪狀是謀殺六千萬個未出生嬰兒,感謝主讓我們通過規定,吊銷執行墮胎的醫師執照。」奧克拉荷馬眾議院(Oklahoma House)代表拉斯(Todd Russ)則表示,「我認為無論年齡,每個生命都是神聖的。而我有幸代表無法為自己發聲的生命,保護所有已有生命跡象,也就是有心跳的胎兒。」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