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表分析】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慘勝」,亡黨感、棄保奏效與黃復興黨部的裂解

【圖表分析】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慘勝」,亡黨感、棄保奏效與黃復興黨部的裂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地方派系來說,國民黨的兩岸路線、國家認同是什麼,意義只是在選舉中發揮什麼效用和影響;他們最重視的依然是2022和2024的選舉國民黨能不能贏。

文:李秉芳|圖:If Lin

國民黨主席選舉昨(25)日正式落幕,37萬711名可投票的黨員有18萬7999人去投票,投票率50.71%。最後朱立倫以8萬5164票當選,得票率45.8%;張亞中6萬632票,得票率32.6%;江啟臣3萬5090票,得票率18.9%;卓伯源5133票,得票率2.8%。

細看全台各縣市的開票狀況,以高雄市、台北市及新北市黨員人數最多,落在4萬至4.5萬之間。熟悉藍營的地方人士分析,最後地方派系的動員票及「亡黨感」導致的棄保效應在選前發酵,是朱立倫勝出的主因;而占整體黨員超過25%的黃復興黨部10萬黨員,這次選舉結果也預見了黃復興的「基本教義派」與基層黨員出現分歧;朱立倫作為國民黨史上首位得票率未過半得黨主席,未來上任後,黨內整合問題將是一大挑戰。

張亞中和朱立倫在北高都拉鋸,張亞中甚至拿下新竹市和金門

在高雄市及台北市為藍營前2大黨員票倉中,朱、張纏鬥激烈,最後幾乎打成平手,朱得票僅贏過張3.22%及1.48%。而張亞中在新竹市、金門縣及海外黨部贏過朱立倫,分別拿下43%、44.16%及39.48%的得票率;朱立倫則為38.08%、39.6%及18.4%。

張亞中所拿下的新竹市,雖然人口結構年輕,外來移民多,被視為許多第三勢力的兵家必爭之地,但國民黨員結構不等於人口結構,新竹市的眷村頗多都還保留未拆,張亞中日前拜票就獲得不少地方黨員支持,順利拿下新竹市;而2015年發生「換柱」時,集體不投票表達抗議的金門縣黨代表,這次看來依然「懷恨在心」,因此有44%黨員投給張,朱只拿到39%。

值得注意的是,台北市的投票率僅有38.46%,僅次於嘉義市全台第二低,也就是在這個政治風暴的核心,看似競爭最激烈的地方,黨員對投票意興闌珊,地方人士認為,台北黨員缺乏明確的動員力和投票理由,其實充分展現了普遍國民黨支持者心態,也就是對黨還是感到無力。不投票的可能原因是雖然無法接受張亞中強烈激進的路線,但也對朱立倫缺乏好感,江啟臣則「看起來就不會當選」,於是乾脆不投票。

14epus50m5v0q1ii1hpjx28r11q9tn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而朱立倫雖然在2001年到2009年任桃園縣長;2010年到2018年又擔任升格後的新北市第1、2任市長,不過這兩地得票為48.9%與50%,以「老市長」的成果來說,不算特別好的成績。

朱立倫在雲林和花東大贏,地方派系運作結果

此次朱立倫整體得票率未能過半,但在雲林縣拿下高達67.31%的選票,為全台最高。雲林縣長張麗善也是本次全台首位跳出來表態挺朱的藍營縣市首長;而其他朱立倫拿下過半得票的地方還有新竹縣,屏東縣、嘉義市、宜蘭縣、澎湖縣、嘉義縣、苗栗縣。

地方人士分析,除了桃園市本來就是朱立倫的老故鄉、有其支持者的基本盤外,其他不少縣市是地方派系強力運作動員的結果;而朱立倫和地方派系的結盟,可從他在2016年擔任黨主席的那年所提的不分區立委名單略知一二。

當時國民黨的不分區名單,有形象清新、專業人選如排在前幾位的柯志恩、陳宜民、林麗蟬、許毓仁等;但也有「政治考量」人選,如雲林縣長張麗善、花蓮縣長徐榛蔚,他們先成為立委,並且在2年後帶職參選縣市首長,紛紛順利選上;這兩人在本次黨主席選舉也都是立即出來積極挺朱。

而徐榛蔚的先生傅崑萁,雖然目前因官司問題不具國民黨籍,但在花蓮地方也是卯足全力替朱立倫拉票。另外新竹縣長楊文科,屏東縣議長周典論也都在事前就表態挺朱。

地方人士的直言,對地方派系來說,國民黨的兩岸路線、國家認同是什麼,意義只是在選舉中發揮什麼效用和影響;他們最重視的依然是2022和2024的選舉國民黨能不能贏,「假如張亞中當選,他們連任或拿下選舉的可能性會降低,所以他們當然不讓張亞中當選。」這次挺朱,算是從2016年開始的結盟奏效,雙方各取所需。

棄保發酵,江啟臣僅守住台中

原本打算爭取連任的江啟臣,在各區得票都落後張亞中和朱立倫,僅在自己的選區台中拿下44.41%的選票,在前台中市長胡志強站台力挺下算勉強保住了領地。然而在理應有不少年輕黨員、甚至不少年輕黨代表公開挺江的台北,江啟臣得票僅有11.9%,為全台第二低的地方;第一低的則是桃園市不到10%,遠低於全國得票率18%,可見許多黨員在最後投票關頭放棄了這位現任黨主席。

地方人士也分析,這次的「棄保」操作得如此成功,除了朱立倫陣營最後用「中道」與「極端」的路線和張亞中對決外;在雙北地區以及媒體、網路上的氛圍推波助瀾下,「張亞中要贏了」的「假象」持續升溫,讓「害怕張亞中當選」的黨員被催出來,投給了朱立倫,導致江啟臣被邊緣化。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根據2467名海外黨員投票結果,江啟臣得票1009票、卓伯源30票、張亞中974票、朱立倫454票。地方人士分析,海外僑胞有不少人是深藍,對換柱事件介意,自然票不肯投給朱立倫,反而願意支持任內曾拋出在美國做政黨外交的江啟臣,這一年下來,江啟臣對海外僑胞的接觸也較多,支持度較高也合理。

江啟臣說明5大承擔5大目標(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亡黨感」可能成為黃復興黨部裂解隱憂

國民黨現有黨員人數約37萬人,而黃復興黨部就佔了約10萬人,大約27%,也因此不論是黨內選舉還是大選,都是各方爭取的關鍵選票。黃復興黨部主要成員包括退役官兵及其眷屬,向來有較高的動員率,黨內選舉往往有相當影響力。

而據了解,新北、桃園、高雄市都是黃復興大本營。不過近年來,黃復興黨部開始招募許多非軍眷背景的黨員。這些人沒有軍系黨員強烈對中國大陸的認同,對兩岸議題也不如深藍黨員抱持堅定的立場,因此他們最後並不受到黃復興黨部「高層大佬」的動員,而很清楚知道,唯有投給比較中庸、可能贏得選舉的朱立倫,國民黨才可能重新壯大,這也是為什麼朱立倫最終能獲勝的關鍵。

地方人士表示,這場選戰將會決定黃復興黨部的命運,因為這是國民黨史上第一次以「兩岸」為主軸的黨主席選舉。因此黃復興領導層,對基層黨員的「操控力」,將由這場選戰定生死。黃復興的新基層這次投出了自己的主席,往後高層就難再說「黃復興有10萬大軍」這種話;基層黃復黨員的自主性將會越來越高。

在這次選戰的最後階段,擔心選舉輸掉的「亡黨感」發酵,對張亞中「又愛又怕」的情感升溫,連帶導致讓江啟臣的棄保完全發揮;雖然朱立倫成功回到國民黨主席的位置,但從過程到結果,無疑加深了黨內深藍與淺藍的對立與裂解,國民黨要如何「重新團結」,恐怕是當前是比打贏公投、重返執政更重大的挑戰。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