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狗正邪定分界——《禁室殺戮2》、《惡煞》、《糖魔怪客》與超級反英雄的怒火(上)

愛狗正邪定分界——《禁室殺戮2》、《惡煞》、《糖魔怪客》與超級反英雄的怒火(上)
圖片來源:電影《禁室殺戮2》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禁室殺戮2》(Don't Breathe 2)不禁令我想起了曉治積曼的最後一次演Wolverine電影《盧根》:一個身經百戰、傷痕累累的老兵,退休隱居卻被壞人找上門⋯⋯

《沙丘瀚戰》(Dune)導演Denis Villeneuve向漫威的超級英雄電影宇宙開火,批之為「剪剪貼貼」,把觀眾變成喪屍。《怒火》主演謝霆鋒也指現在的觀眾看慣了科幻特技,令傳統港式「實牙實齒」的動作變質。不論喜歡與否,近十多年來超級英雄電影成為了荷里活最大主流,其巨大引力使其他電影人和觀眾都以此為參照系。

近期上映的幾齣驚慄及恐怖類型電影,似乎都受到這股引力影響,把類型中的邪惡反派當成主角,將他們演繹為毒魔Venom或小丑女Harley Quinn那樣,是界乎於超級惡棍與反英雄之間的灰色人物。

(以下內有含有劇透)

《禁室殺戮2》(Don't Breathe 2)不禁令我想起了曉治積曼(Hugh Jackman)的最後一次演Wolverine電影《盧根》(Logan):一個身經百戰、傷痕累累的老兵,退休隱居卻被壞人找上門,毁其家園。壞人的目標是老兵的「女兒」,表面上是重申對女孩的「主權」並「回收」,其實是毁滅;為了救她,老兵去找壞人拼命,彷彿打極唔死,致勝關鍵還是靠小女孩的特殊能力。最後滿身血污的老兵從半生罪咎中得到解脫,小女孩則與其他孩子一起過新生活。

Screenshot_2021-09-26_at_4_15_17_PM
圖片來源:電影《禁室殺戮2》海報

如大部分續集電影一樣,《禁室殺戮2》比不上第一集。這一集的敵人數量、能力、惡意和整體的戰鬥範圍都升級,有更多暴力血腥的場面,失去了上集在黑暗中困獸鬥的凝聚力。整齣戲最出色的是初段壞人入屋,受過嚴格訓練的小女孩像忍者般躲藏,鏡頭運動配合沉靜無聲的影音設計得宜,令觀眾也屏息靜氣,氣氛營造不錯。但後來男主角「盲人」(The Blind Man)戰鬥時總是「嘈喧巴閉」,像Wolverine那樣咆吼,就變得很平庸,看得人心很累。

上一集男主角佔盡地利,在家裡關燈後令入侵者無法靠視力佔優——這種心思在這一集也失去了,因為安排了男主角闖入敵人陣地戰鬥,又要他大發神威,編劇竟把他寫成「盲俠聽風劍」甚至夜魔俠(Daredevil)那樣感官敏銳、攻擊準繩,加上不斷受傷又打不死,幾乎是超能力了。

Screenshot_2021-09-26_at_4_16_19_PM
圖片來源:電影《禁室殺戮2》劇照

其實整齣戲都是充滿了「剪貼」痕跡,從各種受觀迎電影系列借來成功元素。除了上述與《盧根》的戲劇結構類同,還有像《殺神》系列一般,用愛狗與否來分正邪:殺人唔眨眼的「盲人」愛犬被殺,他卻對敵人的惡狗手下留情。

這種連人帶狗「改邪歸正」的手法,或許比他最後的懺悔告解更有效,令觀眾暫時忘記其他上集是一個憶女成狂、禁室培育的變態佬。他這一集隨街撿了一個受傷的女孩回家當自己孩子,不讓她上學認識朋友,半禁閉式軍隊訓練等等其實都是其病態的延續。但編劇只要把反派描寫得邪惡十倍,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危險,便把男主角對小女孩的所作所為變為合理。(待續)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