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油王子》:香港的大人童話,麥兜如何活在當下?

《菠蘿油王子》:香港的大人童話,麥兜如何活在當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爸爸想返去以前唔知邊度,我媽媽淨係諗住以後唔知邊度,就得我一個,留響宜家。」

文:戈登探長(德尼思化創辦人,希望讓文藝更加貼地)

我和麥兜一樣,都喜歡䟴腳,細時總被罵:「人搖福薄,樹搖葉落。」彷彿,未來運氣盡皆喪失。但父母的期許,總會被世界修正,像䟴腳。如今專家說,原來能強身健體,有助學習。

麥兜系列《菠蘿油王子》,孩童難以看懂,如若早熟一些,大抵留下心理陰影、疑惑。皆因這套動畫,與其說是「麥兜故事」,更像父親麥炳、母親麥太的傾城之戀。

以麥兜作敘事主體,旁白回憶式講童年。在春田花花幼稚園,學習多元智能教學法,普通話雜亂地唱,「我們是快樂學習的好兒童」。模擬見AO面試,要報讀「普通話詐死班」打底。

0_npghp-dPOTztVzgp
圖片來源:電影《麥兜菠蘿油王子》劇照

單看上述描述,不必細加解釋,童稚暗諷現實。2004年動畫,「詐帝學兩文三語」,如今更覺犀利。麥太、校長等人,留守大角咀,等政府收樓,市區重建,拆遷工程,香港式變幻才是永恆。

香港地景的仔細再現,將時空都濃縮了,大排檔、工廠妹、唐樓、畫舫、上街遊行等⋯⋯遊走香港的過去、現在、未來,快速流逝,就像麥太口述歷史,王子終究變成中佬。

現代都市,單親家庭常見,麥太要講自己的故事。中年女子,又窮又單身,她學J.K.羅琳寫書,在未來葬身的墓園,向麥兜訴說身世。那是麥炳、麥太的相逢,也是麥兜的生命起源。

菠蘿油王子,象徵了麥炳失去榮光的悲情。他出身帝王之家,由故鄉到一舊舊埠,忘不了過去,隱喻以往逃難來港的人,此地絕非家鄉。無法回去,也難以忘情,只能當中佬打工仔。

其實,麥炳早是麥太的,情人眼裡出王子。菠蘿油是甜蜜,香港的,一切都是濃情蜜意的再述。可是麥炳不甘心,求神問卜,走進假的月光寶盒,被過去束縛,魔力強得,令他情願抛妻棄子。

早在麥炳離家,假王子進駐皇宮,注定失敗。麥炳故事,不時夾雜麥兜童年對照,唱著「算啦,唔算都要算,無計喇」。回去絕不現實,所謂的故鄉,早已不需要真正王子的出現。

「我爸爸想返去以前唔知邊度,我媽媽淨係諗住以後唔知邊度,就得我一個,留響宜家。」

因此,麥太千方百計,讓麥兜盡量學得更多,不想讓兒子重蹈覆轍,有能力掌握未來。過去的父,未來的母,都不是麥兜所欲擁有,麥兜童稚時,只知道,現在只有他一隻豬。

1620px-McDull___Madame_Mak_statues
Photo Credit: Katie Chan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只有一件事,確實陪伴麥兜,並非言語敘述。他說,喜歡䟴腳,因為那是介於中間的狀態,不是往前走,也非停止不動,活在當下。鍾意而家咁樣,連內外全科的醫生也管不了。

香港的特質,見於結尾,麥兜遠至西方表演。音樂會,Jo Jo Ma拉大提琴,麥兜隨樂䟴腳,麥太貴婦打扮,看著麥兜如詩歌般的舞動。忽然回想,那是麥炳來港之後,她發現的新習慣。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