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只順其自然2》:我認為定位軟體是個和貞操帶同等糟糕的發明

《愛情,不只順其自然2》:我認為定位軟體是個和貞操帶同等糟糕的發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看似對方還保持忠貞、自己有能力控制局面的線索,可以有效的在短暫時間內驅散人們不安的感受,所以在關係中懷抱著不安的人,會像吸毒一樣,無法控制的去觀看那些讓自己看似安全的資訊。

文:亞瑟

我認為定位軟體是個和貞操帶同等糟糕的發明。我從來沒看過哪對情侶,因為用了定位軟體之後,關係變得更好、更穩定、更甜蜜,通常只會產生更多莫名其妙的疑慮、猜測、不安和爭執,對關係從來沒有任何實質幫助。

諸如此類的「信仰」,還有互相交換密碼、看對方手機、檢視對方信箱、檢查對方信用卡帳單……等等,全部都是讓存有疑慮的人得到更多懷疑素材,好用來破壞關係的絕佳管道。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人們還要繼續這麼做呢?為什麼明知道這毫無意義,卻仍然停不下來呢?

因為不安。這些看似對方還保持忠貞、自己有能力控制局面的線索,可以有效的在短暫時間內驅散人們不安的感受,所以在關係中懷抱著不安的人,會像吸毒一樣,無法控制的去觀看那些讓自己看似安全的資訊。

短暫的、一閃即逝的不安,或許會讓人感覺自己是被在乎的。但長時間的不安,只會讓人感覺自己不被信任,這就是「沒有安全感」對關係帶來的破壞。

而且這不僅僅出現在交往後,「沒安全感」的破壞力,從交往前就會開始展現——許多人光是在約會、曖昧時,對方只要訊息回得慢一點,或是社群媒體上有別的女生出現,就會感到坐立難安。也就是說,當我們想談好一場戀愛時,除了許多不可抗力的外物要煩心以外,還得花上不少力氣去對抗自己的不安。

「不安」對內會讓我們焦慮、容易胡思亂想、鑽牛角尖,而這些內在的感受和想法,則會進一步的擴展到對外的行動上,於是我們開始想控制對方、想去確認對方的心意、想要逼對方表態、想要斬對方桃花、想要去問月老對方是不是自己的正緣、想要對方趕快跟自己結婚……等等。

儘管多數人理智上或多或少都知道,這些行動對感情不見得會帶來幫助,甚至可能把一手好牌打爛,卻無論如何都控制不了恐慌的情緒。最後,「談戀愛」最大的敵人不再是其他的競爭對手,也不是對方,而是自己的心魔。

處理自己的不安全感,變成多數人在感情裡最大的課題。但「要有安全感」跟「無欲則剛」一樣,都是一個口號,實際上根本沒有人知道要怎麼做到。

在不知道作法的情況下,人們只好不斷告誡自己「不能沒有安全感」,於是又衍生出各種奇形怪狀的問題——為了讓自己不會沒安全感,就不跟太受歡迎的人交往;比起自己愛的,不如挑愛自己的比較安全;因為害怕分手,就騙自己不如當一輩子的朋友,因為朋友不會分開;拼命讓自己同時跟複數對象約會,以免注意力集中在某個人身上;怕被背叛,索性先背叛對方或先甩了人家……諸如此類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好像比較安全」,實際上卻本末倒置的作法層出不窮。

原本是為了讓關係不要變糟,到後來反而演變成一場又一場「贏過對方才會安全」的感情遊戲。

安全感要怎麼建立

既然要了解「安全感」從何而來,那麼我們得先搞清楚它是個怎麼樣的東西。

安全感,故名思義,它是種感覺,跟新鮮感、興奮感、無力感一樣,都只是感覺。

還記得前面說過「情緒是來自當事人的解釋」嗎?當我們對刺激作出了解釋,就會產生感覺。

感覺是非常個人而且主觀的,與事實之間不一定要有合理的關聯。或者說,根本沒有任何他人看起來合理的關聯也無所謂。

舉個例子,我和某個前女友交往時,某次她突然說:「我覺得白色的BMW很帥。」聽到那句話的當下,我直覺性的聯想到她可能出軌了,而且對象開的是白色的BMW。於是我開始感到不安、自卑、難過和憤怒。

這樣的解讀和聯想其實沒有任何道理,但這就是我當時的主觀感受。而且無論我再怎麼告訴自己:「嘿!她只是對車做出評論,你會不會太敏感、想太多?冷靜點好嗎?你的想法真的很荒謬!」都無法停止腦中恐懼的妄想和不安。

感覺就是這麼一回事:就算別人都覺得沒什麼、就算當事人用各種理性的角度說服自己,但感受就是感受,它無法被理性的邏輯或數據說服。

所以只是要求自己「不要沒有安全感」或「不要害怕」,對於恐懼是完全沒有幫助的。我們或許能夠選擇面對自己的恐懼,卻無法讓自己不再感到害怕,除非我們對恐懼的源頭做出修復。

那下個問題又來了:為什麼有些人容易害怕,有些人不容易害怕?

除了性格等等的天生因素之外,我認為「容不容易害怕」的另一個關鍵點,在於對自己有沒有自信。或許這聽起來很像老生常談,但請聽我娓娓道來。

「自信」這個詞,一般來說我們會把它想得很籠統,會以為它指的是一個人的整體。可是一旦事情牽涉的層面太廣,就會變得很難定義。舉例來說,一個很會追女生,但不會經營長期關係的人,到底是有自信還是沒自信?又或是一個事業有成、對自己的工作領域信心滿滿,卻不知道怎麼跟異性相處的人,是有自信還是沒自信?

「自信」是一個需要被針對性的應用在不同面向上的形容詞,如果我們想用簡單的詞彙定義一個複雜的整體,當然會感到混亂。所以我們要做的事情其實是釐清:我對自己的什麼部分有自信。

在工作上,當然就是專業能力跟職場關係的適應力,那麼在感情上,我們應該看的是這兩個區塊:一,對自己獨立的信心、二,對外相處的信心。也就是「自我價值」跟「相處技巧」。

我發現,「獨立」跟感情中的安全感有著非常大的關係。有些人很會談戀愛、很知道怎麼吸引異性、總是能跟自己喜歡的人交往,但並不代表他們的感情就一帆風順,他們心底仍然恐懼被拋棄、被對方發現自己不好的一面,對於自己的許多地方深深的感到不自信。

當然,這些和情緒處理、溝通技巧也多少相關,但其中還有一個至關重大的因素:當事人對於自身的經濟及獨立能力的評估。也就是說,不相信自己能夠完全自立的人,非常容易沒安全感。

這個情況不管在男女身上都會出現。我有許多家境優渥的女學生,各方面條件都不錯,對自己也很慷慨,但一談戀愛就沒安全感,因為她們心裡知道,自己不見得有能力負擔得起想要的生活水平。她們的不安全感來自於「不知道離開家裡的支持之後,我能不能讓自己過著和現在一樣的日子」,也就是對自己的獨立能力沒有信心。

我很常把學生趕出去住,因為建立獨立的信心,常常能讓學生產生自信,而這些自信是無法經濟獨立的人很難擁有的。

但不幸的是,把大家趕出家門這件事很難成功。無論我多麼清楚的說明各種理由及能帶來的好處,她們最常告訴我的話還是:「可是我怕我如果搬出去,就沒有能力過現在這種生活了。」這種依賴性,正是沒有自信的關鍵——沒有嘗試完全脫離家裡,以自己能力支撐自己生活的人,永遠都不會相信自己能夠自立。這個狀況會延伸到伴侶關係上——無法相信自己離開伴侶後,能夠自己過得很好。

「把學生趕出家門」的任務,我至今只成功過一次。這個學生在搬出去的第一天,跟我說:「亞瑟,我覺得我的自我價值徹底崩壞,我發現我好廢,我什麼都不會。我不知道怎麼裝wifi,去買線還買錯。」

兩天後,她跟我說:「房東同意幫我換床,但要我自己處理舊床,我第一次學怎麼用。然後我家熱水器壞了,我還很冷靜的自己聯絡了水電來修理。」我問她:「妳有沒有發現自己脾氣變好了?」她大笑,說:「有,我發現大吼大叫,熱水器也不會自己好。」

一個月後,她跟我說現在的她過著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三個月後,她跟我說她現在的存款,是以前住家裡的五倍;五個月後,她說她那個擅長情緒勒索的媽媽對她的態度變了,變得很尊重她,因為媽媽覺得她又美麗又有自信,也想向她學習。

最重要的是,當她的曖昧對象態度變得冷淡後,她只驚慌失措了兩天,就發現自己其實根本不是喜歡對方,只是想透過把對方追回來繼續喜歡自己,來感受自己是有價值的。

當然,除了搬出家裡之外,她還做了很多的努力,但無庸置疑的是:她因為體驗了獨立的生活、學會了許多以前不會的技能,透過這些實際行動上的驗證,讓她建立起了「我可以照顧好自己,我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的信心。

這種「我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的信心,是很難透過其它層面建構的。有許多人即使在工作上表現亮眼,也不見得能將自己的生活打理好,更別說還要照顧自己的身心健康了。

當人們對於「我能照顧好自己」不具備信心,在感情裡自然而然就會認為自己必須依賴他人的照顧,所以才會如此恐懼他人的離開。

相關書摘 ▶《愛情,不只順其自然2》:對男人不必無腦地崇拜,也能做個「可愛的女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愛情,不只順其自然(2):練習被愛》,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亞瑟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月老要拜,書也要看
愛情,從懂得被愛開始

在感情中妳是否常遇到以下情形:
對方原本很積極,但認識或交往一陣子後態度變冷淡
吵架後不管誰對誰錯,總是妳先道歉
時常思考如何讓對方更愛妳或覺得對方不夠愛妳
沒有情敵、沒有遠距,卻總是不安焦慮……

這是許多女性的戀愛遭遇,但我們也看過有些女性特別容易吸引男生,總是讓對方投入又珍視,享受著愛情的美好,這之間的差別到底是什麼?差別就在——她們懂男人的感受,能給出某些行為和回應,讓自己自在地「被別人愛」。

愛情,不只順其自然2:練習被愛(立封)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