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維光:我為什麼說余英時先生有學識沒有學術(三)

仲維光:我為什麼說余英時先生有學識沒有學術(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學非我的專業,我關注的方向始終是文藝復興以來的啟蒙思想,經驗主義哲學,可以說是孔恩理論的思想源泉。為此,下部我將繼續從我所理解的現代西方學術,從孔恩理論出發來描述我對余英時先生的學術思想及治學的認識。

文:仲維光

余英時先生自承繼承了五四及胡適,為此也可以說他順時贏得了生前名,但是正因此,卻也承繼了所有胡適最弊病的地方:在思想上引入的是西方舊文化——羅馬化的世俗宗教化學術;在方法上則是最要不得的「格義」。這兩點都是陳寅恪先生一生對抗、摒棄的治學態度及治學方法。這不能不讓人感到極大的遺憾!

細究余先生的學術,身後留下的竟然是債!債留子孫——這更是帶有苦澀的遺憾!

——引自筆者答友人

觀察滲透著理論,描述分析余英時先生學術工作特點的時候可以有不同的視角——可以從西學的角度,也可以從中學的角度;西學又有兩種傾向。

中學非我的專業,我關注的方向始終是文藝復興以來的啟蒙思想,經驗主義哲學,可以說是孔恩理論的思想源泉。為此,下部我將繼續從我所理解的現代西方學術,從孔恩理論出發來描述我對余英時先生的學術思想及治學的認識。

六、孔恩理論與對學術研究的不同規範的認識

70年代中期後,余英時先生經常談論托馬斯・孔恩和韋伯。這兩個人代表性的思想,尤其是孔恩,都是對於如何看待基本的學術研究方法及態度問題的觀點及討論。

孔恩從對科學革命問題的研究辨析中,深化了、具體化了對於學術研究的認識論問題的認識。具有革命性變化的科學理論的變遷,不是發展的結果,而是形而上學前提的不同導致一系列的範疇規範的不同,從而導致新的科學理論及範式。它是人的不同精神,不同思想方式,乃至不同生活方式的結果。

為此,在我對於布拉赫和孔策,與德國傳統歷史學不同的認識及辨析中,我深切地認識到,孔恩的分析模式,對於何為現代學術的認識,提供了一個最好的說明框架,而反之,布拉赫和孔策的爭論為說明孔恩的理論同樣提供了一個最好的案例。

為此,這就讓我們看到,對於什麼是現代學術研究,如何評價余英時先生的工作,首要的是認識論基礎,方法論問題,而不是政治觀點、政治觀念問題;也就是說我們要做的是對於余英時先生學術工作的研究性質的認識,而不是政治觀點及態度問題。而這在如今的人文領域就涉及到3個方面或領域工作的辨析。

  1. 對於西方當代史學等學術工作的認識。
  2. 對於中國史學的認識。
  3. 關於文獻學問題。
Thomas-kuhn-portrait
Photo Credit: Davi.trip @ CC BY-SA 4.0
托馬斯・孔恩
  • 六之一、二元論西方思想中相悖的兩種思想及學術傾向

對於建立在二元論基礎上的西方思想及學術研究,認識論方法論問題是其最重要、最根本的問題。而這就是說,西方學術最根本的,最首要的問題是研究者在進行研究時必須明白自己是在什麼基礎上,使用的是什麼方法,在做什麼;這樣的做法,能做到什麼,不能夠做到什麼;如果對此沒有認識的人,不會是一個好的學者。

我們在前面已經談到所謂當代學術,繼承了古希臘思想研究方法的學術的特點,對此我們同時提到,我們必須看到,在西方的文化思想領域,從一開始在這個二元化的看待世界的基礎上就有著兩種不同傾向的思想及文化精神——二元性和一元性!

二元各自獨立意味著對各自功能及二者關係的辨析及分析,一元意味著獨斷的決定論。

二元意味著我們建立的知識及對此所做的辨析帶有相對性、主觀性,一元則我們所確立的學說帶有真理性、絕對性、宗教性的專斷。

二元是學術研究,得到的是知識論知識,一元則是論斷,想要的是真理或規律等絕對的要求及目的。

二元是論和史各自獨立而有相對性的聯繫,一元意味著以論帶史——即便是綜合性的以史到論,繼而帶來的也是以論帶史。

二元意味著古希臘思想和近代啟蒙運動中的感知及認知產生的學術性探究,一元則意味著中世紀和羅馬化運動傾向中的絕對性,具有佈道傾向的說教工作的繼續。

二元的存在意味著開放,有多種的可能,一元則意味著封閉。

一元論之所以無法成為認真的、不帶欺騙性的學術研究是因為一元論的基礎是它整個系統的賴以建立的前提或基礎是不能夠被置疑的,但這是不可能的。除了神的存在既不能夠證實也不能夠否證外,其它一切前提,例如唯物主義的前提,人感知到的世界就是客觀存在物的本體,而非客觀存在物的人的感覺。

人能夠正確地反映世界,這是不能夠證明的,只能夠靠著自己的相信。而這就告訴我們任何建立在假說基礎上的知識,都是一種帶有主觀性的知識,不是絕對的真理。一元論由於堅持自己的認識,就決定了這是一種堵絕研究之路的思維方式。

在二元論基礎上的探究,知識性的認識一定是二元的,而不是一元論的。凡是一元論的都不是感知、認知,不是源於古希臘的知識性研究,而是一種人的獨斷性的要求或者說主張。因為知識的二元性決定了,任何一元、一方都是一種獨立的存在,你無法證明任何一種一元化的要求是千真萬確、不可證偽及辯駁的。

在這種意義上,西方近代史學,希臘治學與宗教治學,當代學術是復活了古希臘的治學方法及思想,對於宗教治學的經院學術的反彈產物。正如羅素所說,所有當代治學的特點都在古希臘的治學及學術中存在了,不過是其展開而已。

The_Parthenon_in_Athens
Photo Credit: Steve Swayne @ CC BY 2.0
  • 六之二、關於西方思想史中的相悖傾向的縱向與橫向存在

二元論思想基礎上的兩種傾向不僅貫穿在西方文化思想史中,而且也一直同時在每一個領域中相對立地存在。為此,對於布拉赫的研究讓我徹底認識到,並非凡是德國來的都是西方近代思想、學術工作;單只是學術問題在西方也不只是一個答案,且一直有完全對立的答案。

對此,從前文的分析描述中,我們可以看到在以二元論為基礎的西方文化思想中,在縱向中:

A.古希臘思想傳統與基督教宗教文化思想傳統分別代表著兩種不同的傾向;二元還是一元,知識、認識論還是真理、本體論,這兩種傾向相反相成地一直存在於歐洲的思想史中。

B.啟蒙運動,enlightenment和羅馬化運動,romantic,兩個方向的各自產物在認識論基礎上截然對立。它們分別帶來不同性質的思想結果。其中前者具有代表性的是繼承於古希臘科學的各類近代嚴密科學的誕生和發展,古希臘哲學的哲學及各門現代人文學術的產生,如政治學、社會學、文化學乃至心理學、宗教學及人類學等等。在後者則有黑格爾、謝林乃至馬克思等為代表的所謂哲學系統及各類學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