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魷魚遊戲》:「殺人遊戲」的東西方文化差異,融入通俗劇的情感調度堪稱完美

【韓劇】《魷魚遊戲》:「殺人遊戲」的東西方文化差異,融入通俗劇的情感調度堪稱完美
Photo Credit: Netflix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近期颳起一陣《魷魚遊戲》旋風,只要有在看劇的人,都會聽到這個響叮噹的名字。但他憑甚麼能在這個美、日競逐的「殺人遊戲」影視紅海中脫穎而出?東、西方文化在處理這個主題又有甚麼差異?顯然不是單純演員的詮釋能概括的。

(本文不涉及劇情,無雷)

由Netflix推出、韓國導演黃東赫編導的韓劇《魷魚遊戲》,於9月17日起在全球同步上線。由於片中有知名韓星李秉憲、孔劉客串,一推出即引發台灣劇迷的熱追。而精采的內容也引起一陣討論,觀看熱度迅速擴及到追星族之外的客群。

殺人遊戲的東西方文化差異

《魷魚遊戲》的故事走「殺人遊戲」路線,描述一個神祕集團,找上韓國社會一些高額負債或走投無路的邊緣人,讓他們集結起來參加總獎金高達456億韓元(台幣10.68億)的遊戲比賽,過程中輸了就得死。

「殺人遊戲」的驚悚劇類型並不少見,美國即有諸多影視作品呈現此主題,日本尤其多。許多日本漫畫以此為主題,並紛紛翻拍成電影。殺人遊戲是一個極其狹小的設定,它決定了幾乎所有同類型作品的走向。

當然只要是遊戲跟殺人有關,套起來可說包山包海。以《魷魚遊戲》的方針,走的不是《飢餓遊戲》或《大逃殺》那種把人聚集在一個空間內廝殺的模式,而是更細緻的「人得遊戲過關才能存活」。以下講的殺人遊戲專指這種。

4

Photo Credit:《飢餓遊戲》劇照

以人得遊戲過關才能存活的主題,就美、日兩大路線來說,最核心的部分,當然就是遊戲機制,此機制依據東西方文化的不同,而有些微呈現上的差異。然而無論東西方文化,如何將遊戲本身設計得驚悚,仍是其中要點。所以如何將遊戲競爭的本質、規則、殺人機制的強化,是所有殺人遊戲類型的追求。

因為文化風氣,遊戲本身之外的部分就有較大差異。

美國的殺人遊戲類型並不太重視人性衝突與角色的心境與背景,無論是《密弒遊戲》或《Cube》,甚至是《奪魂鋸》,大多是收集一群人,在一個密閉空間裡進行遊戲,玩家必須設法生存。

遊戲之外的主要重心,放在不同背景的人,如何在遊戲中以人格特質存活。人物的心境、故事與背景,都只是為了讓人物在遊戲中的反應合理化。通關前人物們是甚麼背景、故事、心態,觀眾常一無所知,而遊戲結束,故事也就隨即終結,常常看不到人物後續與行動。

但日本的走向,就比較重視人物。以最經典的日本漫畫系列,大師福本伸行的《賭博默示錄》、《賭博破戒錄》、《賭博墮天錄》、《賭博霸王傳:零》(雖然他的遊戲致死率低,但套路上卻是每個日本作品必備的典型),每個遊戲(蠻多是賭博)都有極精巧的設定,但只占作品的三分之一。

賭博默示錄
Photo Credit: 《賭博默示錄》劇照

另外三分之一是遊戲中的種種心境反應,這自然也是美國必備的部分,但剩下三分之一,是詳細描述主角的生活、在遊戲外的故事,他們如何淪落到遊戲中,以及遊戲後變成甚麼樣子,怎麼面對生活 ⋯⋯ 。

日本的做法比較在乎觀眾對角色的認同,必然是隨著遊戲前後認同了角色,才會為他們的處境擔心。而美國比較像是去除人物的特性,讓觀眾在以較空白的情況下,可以把自己代入,產生一種:如果是我被困在遊戲中會怎樣。同樣都是驚悚感,著眼點卻不同。可以說,日本的風格比較「情感」一點。

讓《魷魚遊戲》脫穎而出的立體角色建構

而黃東赫編導的《魷魚遊戲》,風格上就跟日本相當類似。故事一開始,即以編號第456號參賽者的生活開場,長度僅九集的劇集,花了快一集才讓他進入遊戲,接著描述他負債,以及跟老母、小孩互動的種種情境。當他正式進入遊戲後,導演花費許多篇幅讓他與陸續登場的1、199、218、067等主要角色,互動、吵架、談心事。

這不僅是藉由其他人物強化觀眾對主角的認同,在過程中觀眾也認同了他們。加上212、240、111等,個性強烈的扁平(即心態從頭到尾無轉折,或轉折較少,只有完全兩極的)角色,陸續與主要角色起衝突,在殺人遊戲的進行中,觀眾很容易就看得目不轉睛。這樣呈現的細膩度,是比美國風格「單純以遊戲破關為核心」多了兩到三層,娛樂度與作者能呈現的深度也較高。

SquidGame_Unit_101_193

Photo Credit:《魷魚遊戲》,Netflix提供

而導演黃東赫,之前即以電影《熔爐》成名。他擅長以通俗劇的方式,精準傳達人物情感。無論是平淡或強烈,在畫面與場景調度上,都有吸引觀眾注意力的強大能力。像《熔爐》這樣光是以東方社會對醜聞的歧視、受害者與加害者的處境心態,在日常情境主題就能表現出張力,以及頗大的渲染力。

《魷魚遊戲》在人物詮釋上,再加上其中沒過關就是死的緊張感,渲染力可說加了好幾倍,很多時候讓觀眾看得喘不過氣,既緊張又關心。

要將通俗劇的人物背景加入殺人遊戲的模式中,其實很不好處理。因為光是要把遊戲拍得精彩就需要費一番功夫,何況是在通常節奏與情緒已處在放鬆狀態的遊戲前後,觀眾要如何繼續被內容吸引,是很難做到的事。但黃東赫的調度可說完美,遊戲前後的文戲,完全不會叫人看得悶。

相較其他日本風格的殺人遊戲作品,《魷魚遊戲》還稍微多了一層變化。就是設計出一個來查案的警察,那個警察的作用就是隨時可能介入或破壞遊戲。等於是在劇中多了一層懸念,讓觀眾可以更投入在劇情的起伏中。

種種特性的相加,配合絲毫不輸其他殺人遊戲作品的遊戲設計,讓《魷魚遊戲》從頭到尾,可說絕無冷場,是近幾年少見的影集佳作。是喜愛追劇的影迷絕對不可以錯過的好劇。

11_SquidGame_Unit_01

Photo Credit:《魷魚遊戲》,Netflix提供

片中最漂亮的設計,落在主角456號跟001號老頭之間產生的夥伴情誼。他們之間的那種道德上矛盾的情感,甚至透過在便利商店外喝酒都能精準傳達,可說很能觸動人心。而001號跟456號結成「剛布」的情節,更可說是劇力萬鈞,飾演001號的吳永秀,可說秀出影史經典的演技。

令人驚訝的是,第九集完結篇,一開場最後的遊戲就已結束,居然還剩下約40分鐘,來交代人物的動向。這是很容易拍成沉悶、溫情、爛尾的安排,但觀眾卻意外的感覺有所必要,的確就是要花這麼多時間才能把故事收尾。當然這個安排也是讓故事沒有結束的鋪陳,是有意為第二季的出現鋪陳的路。

劇外爭議與劇中瑕疵

《魷魚遊戲》目前好評不斷,當然酸民也還是會批判。最常被提起的,是導演黃東赫疑似抄襲日本漫畫《要聽神明的話》。但其實兩部作品想要傳達的主題與人物,根本千差萬遠。

唯一共通點是都有遊戲「一二三木頭人」。但那本來就是全球小孩的常見遊戲,出現也很自然。而且因為劇中的遊戲跟最後大魔頭的心境有絕對的關係,是不同世代韓國小孩必玩的遊戲,導演黃東赫也不可能拿掉。

SquidGame_Unit_106_35630

Photo Credit:《魷魚遊戲》,Netflix提供

劇中稱得上瑕疵的地方,大概有兩點。一個是李秉憲的角色、動機、心境,在劇中沒有解答,甚至造成拖戲的效果。但那個設計很明顯就是要讓故事進入第二季才會揭曉,也就是得在第二季結束後,才能判斷是否多餘。

另一個點是黃東赫在角色心境與劇情轉折上,用了非常經典的通俗劇結構,所以無論是警察、主辦人、456號、067號、218號的「行動」與抉擇,還有他們的關係跟最後的下場,都還蠻好預測的,就少了一點驚奇感。講了就暴雷,大家還是自己去看。

總的來說,《魷魚遊戲》是看了絕不失望的影集,強力推薦必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