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下的冰島大選:女性議員佔47.6%傲視歐洲,環保綠黨總理卻無法連任?

氣候變遷下的冰島大選:女性議員佔47.6%傲視歐洲,環保綠黨總理卻無法連任?
冰島總理雅各斯多提爾(Katrin Jakobsdottir)|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冰島議會的各黨都承認,全球暖化是冰島首當其衝的要務,但他們對於冰島是否應該採取更立即的行動來遏制氣候變遷,或者將其作為經濟增長的機會加以利用(冰川融化和天氣變暖,為冰島的觀光及農業等產業帶來了收益),無法達成共識。

文:吳宗宜

女性議員差點過半,冰島離創造歷史臨門一腳

冰島在9月25日的國會大選的結果顯示,冰島已成為歐洲首個女性議員在國會佔半數的國家,但重新計票的結果,卻讓人空歡喜一場。

最初的選票統計顯示,冰島國會(Althing)的63席中,女性當選33席,佔52%,但幾小時後,冰島西部選區的重新計票改變了大選結果,女性僅當選30席、佔47.6%。

儘管如此,國會有近48%是女性議員的比例,仍是世界少見。目前歐洲僅有少數幾個國家的女性立法者佔超過40%,第二高的歐洲國家是瑞典,國會中女性議員佔47%。

根據各國議會的統計,前世界上僅有五個國家的女性席次在國會佔多數,盧安達的女性議員佔眾議院的61%、古巴則以53%位居第二、尼加拉瓜有51%,墨西哥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皆為50%。

冰島長期以來一直是世界性別平等和婦女權利的先驅,在過去12年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最平等國家的排名中一直名列前茅。與其他國家不同,雖然冰島某些政黨有要求女性候選人的最低比例,但選舉制度中,並沒有女性比例的法定保障名額。

冰島在1980年成為第一個選舉女性擔任總統的國家,2018年制定了一項開創性的性別平等薪資法,要求雇主有責任證明他們向男性和女性支付相同的工資;冰島第一部關於男女同酬的法律可以追溯到1961年,為男性和女性提供相同的育嬰假。

雖然重新計票後,冰島的女性議員席次並未過半,但仍是歐洲政治性別平等一大創舉。政治學教授哈達森(Olafur Hardarson)告訴RUV廣播公司:「女性的勝利仍是這次選舉的重要看點。」

聯合政府鬆動?總理能否續任成疑

這次的選舉結果,恐將影響冰島現任總理雅各斯多提爾(Katrin Jakobsdottir)是否能繼續領導現有的執政聯盟。由於一系列醜聞和對政客的不信任加深,冰島在2007年至2017年期間舉行了5次選舉,在經歷了10年的政治危機後,雅各斯多提爾領導的3黨聯合政府帶給冰島4年的穩定政府。

此3黨分別是「左翼綠色運動」(Left-Green Movement)、保守派的「獨立黨」(Independence Party),以及中間偏右的「進步黨」(Progressive Party),這3個政黨已確定取得63席國會中的37席,比選前的35席增加2席。

然而雖然現任政府可望贏得明確的國會多數席次,但由雅各斯多提爾領導的左翼綠色運動在此次選舉中失去3席,僅獲得8席,這使得雅各斯多提爾能否繼續擔任總理、甚至聯盟關係能否繼續存在,都產生了變數。

雅各斯多提爾表示:「我們將看看聯合政府夥伴的動向再決定如何做下一步,我知道結果將會很複雜,要籌組新政府困難很多。」

這次最大的贏家是進步黨,在國會的席次一舉增加5席,成為13席,將取代左翼綠色運動,成為冰島第二大黨,不過進步黨黨魁強納森(SigurdurIngi Johannsson)則拒絕說明,是否考慮和最大黨獨立黨組成兩黨聯合政府:「我將在選舉結果更明確時,再評論任何可能的合作方式。」

獨立黨仍將是最大黨,在這次大選席次維持16席,是最有可能取代綠黨執政的政黨,冰島前外交部長、現任財政部長、獨立黨黨魁本尼迪克特松(BjarniBenediktsson)表示:「這是個漂亮的數字(席次),是良好的開端。」而他的目標是奪取雅各斯多提爾的總理大位。

冰島大學的政治學家奧努多蒂爾(Eva Onnudottir)告訴法新社,目前的3黨聯合政府有可能決定繼續合作:「3個政府政黨的領導人都表示,如果他們在選舉後保持多數,他們自然會持續會晤。」

奧努多蒂爾也指出,聯合政府保持多數的唯一原因是因為右翼表現強勁,而左翼反而失去了支持:「左翼的綠黨會怎麼做?我們都在等著看。」

France24報導,政治學家柏格曼(Eirikur Bergmann )也表示:「這個政府沒有明確的替代方案(其他明顯可能的聯合政府),如果垮台,那如何建立一個新的聯合政府將是一場混戰。」

有8個政黨在冰島本次大選中取得席次,由於政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分裂,組建新聯合政府的過程可能比過去更加複雜。

RTX2IKQ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氣候變遷成政策論辯焦點

冰島現任總理雅各斯多提爾相當受歡迎,在她的4年任期內,引入了累進所得稅制度、增加了社會住宅的預算,並延長了父母雙方的育嬰假,她在處理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上也獲得讚賞,讓這個擁有36萬人口的國家中只有33人死亡。

但雅各斯多提爾領導的左翼綠色運動的支持度卻持續低迷,僅有10%到12%的支持率,她也不得不做出讓步以維繫她的聯合政府,先前她曾表示如果重新掌權,「綠黨將專注於讓經濟更加環保、永續的巨大挑戰,以及採取更激進的措施以應對氣候危機。」包括在冰島中部建立一個國家公園。

在經歷了異常溫暖的夏季和一場由全球暖化大辯論的競選後,氣候變遷顯然已成為冰島的首要議題。

冰島議會的各黨都承認,全球暖化是冰島首當其衝的要務,但他們對於冰島是否應該採取更立即的行動來遏制氣候變遷,或者將其作為經濟增長的機會加以利用(冰川融化和天氣變暖,為冰島的觀光及農業等產業帶來了收益),無法達成共識。

民意調查顯示,民眾對左翼政黨的支持,大都是針對其承諾將冰島的減碳量超過在《巴黎氣候協定》中承諾的數量,預計帶領冰島在2040年實現碳中和,比大多數其他歐洲國家提前10年。

冰島環境部長古蒙德(Guðmundur Ingi Guðbrandsson)告訴美聯社,正是由於冰島小型的經濟規模,該國可以更大膽地推行雄心勃勃的氣候政策方面,「小有利於改變」,並強調冰島比挪威以外的任何其他國家,更快轉向使用電動車。

由於建造了大型水力發電廠,冰島有充足的能源供應其36萬人口及煉鋁廠等能源密集型產業。冰島的主要政黨中,只有3個承諾停止建設、擴大能源密集型產業建立新工廠,包括過去幾年投入的採集加密貨幣產業,其他政黨則不同意。

冰島中間黨(Midflokkurinn)黨魁岡勞森 (Sigmundur David Gunnlaugsson) 便表示,支持冰島擁有更多能源密集型產業,因為在這是使用可再生能源而不是化石燃料:「如果一家煉鋁廠從冰島遷往中國,其溫室氣體排放量將增加近10倍,冰島增加能源密集產業對地球有益,同時也會提高我們的生活水準。」

新創的社會黨(Socialist Party)稱可以給每個有能力和想要工作的人種樹的工作,反建制派的「海盜黨」(Pirate Party)希望推動素食飲食,右翼改革黨(Vidreisn)則宣布,他們若執政將宣布氣候緊急狀態。

許多左派和右派政黨也稱,希望提高政府對農民的補貼,以增加蔬菜、減少肉類的產量,幫助想要減少牲畜的農民可以通過種樹來彌補經濟損失。

美聯社報導,冰島的一位大麥農民岡拿森(Hermann Gunnarsson)表示,氣溫升高是擴大當地農產產量的機會:「氣候變遷是雙面的,但談論氣候變遷最多的政客卻不敢談論其好處。」他指出,今年的收成是有史以來最好的,如果夏季溫暖的趨勢繼續下去,他現在種植的用來餵養牲畜的大麥,可能會以更好的價格出售給釀酒商和麵包師。

今年夏季冰島異常溫暖,從6月到8月,冰島有59天的氣溫超過攝氏20度,首都雷克雅維克的郊區發生了森林大火;近年來,冰島也因為大雨發生土石流。

冰島的氣溫上升也使該島的景觀發生了巨大變化,根據今年冰島氣象局(Icelandic Met Office)的報告,在過去的20年中,該島的冰川覆蓋面積減少了800平方公里,大約相當於紐約市的面積。

然而這對冰島透過冰川伏流供電的水壩來說是一個好消息,預計未來幾十年冰川融化,將使流域飽和並增加水壩的蓄水量,國有國家能源公司Landsvirkjun的報告稱,由於冰川融化加劇,能源產能將增長約8%,預計將在2050年左右達到峰值。

各政黨對未來是否將國家豐富的能源,用於經濟增長或綠色解決的議題上存在分歧。美聯社報導,冰島環保運動主義者提娜(Tinna Hallgrimsdottir)強調,氣候變遷的短期利益對無法永續發展的未來毫無意義:「花俏的承諾是不夠的,我們必須看到一個真正的行動計劃。」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