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我們的星球》:我們並未意識到海裡的魚變少了,是因為出現了「基線漂移綜合症」

《活在我們的星球》:我們並未意識到海裡的魚變少了,是因為出現了「基線漂移綜合症」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海裡的魚變少了。我們並未意識到這點是因為出現了基線漂移綜合症。每個世代的人都是以自己的經歷定義正常的情況。

文:大衛・艾登堡(David Attenborough)、喬尼・休斯(Jonnie Hughes)

一九九七

  • 世界人口:五十九億
  • 大氣含碳量: 360ppm
  • 僅存的荒野面積:46%

世界上最大的棲息地是海洋,覆蓋地表70%以上的面積,但由於海洋很深,佔了地球可居住空間97%。地球上的生命幾乎都是從海洋發跡的,最開端大概是微生物,生活在海面下好幾公里的海床噴口噴出的熱泉中。三十億年來,天擇一直不斷在這種構造簡單、孤立的單細胞身上發生作用,以完善牠們體內的系統。細胞花了十五億年的時間才達到我們細胞結構的複雜度,又花了十五億年,這些細胞才聚在一起,並像多細胞生物一樣以協調的方式運作【註1】

早期海洋微生物進行新陳代謝時,會排放出作為副產品的甲烷。甲烷氣泡冒出海面後,導致地球大氣逐漸產生變化。當時地球比現在涼爽,甲烷是一種比二氧化碳強二十五倍的溫室氣體,進入大氣會使地球暖化,進而幫助生命繁衍。

後來,一種叫做藍綠藻的微生物開始進行光合作用,利用陽光的能量建立體內組織。過程中排放出的氣體——氧氣——引發了巨變,成為更有效從食物中提取能量的標準燃料,為發展出所有複雜的生命鋪平道路。藍綠藻至今仍在漂浮海洋上層的浮游植物中佔重要的部分,你我和其他共享陸地的動物,最終都是由海洋生物演變而來。我們的一切全歸功於海洋。

一九九○年代末, BBC自然歷史部門的製片人提議做一系列專門介紹海洋生物的紀錄片,片名為《藍色星球》(The Blue Planet)。海洋在拍攝影片中是最困難且耗費最多資金的環境,紀錄動物行為也頗有難度。惡劣的天氣、水中能見度較差以及在三維空間的海洋中很難發現動物都可能破壞任何拍攝的機會;但海洋同時也能提供絕佳機會,以驚人、嶄新的視角探索自然界。

最早將海底世界搬上電視螢幕的是一位維也納生物學家漢斯.哈斯(Hans Hass),與他的妻子洛蒂(Lotte)一起在紅海拍攝;然後是庫斯托艦長(Captain Cousteau),他發明了供氣閥,這個設備至今仍是人類在水下呼吸的重要設備。多年來,他不屈不饒地在世界各地拍攝海洋世界,然而,儘管前人如此努力,我們仍幾乎難以目睹與陸地相比更為豐富的海洋生物多樣性。

《藍色星球》製作耗時快五年,有將近兩百個拍攝地點。專業的水下攝影師拍下墨魚在珊瑚礁上覓食的畫面,海獺在海面下的海藻林中捕撈貝類,與空殼奮鬥的寄居蟹,成千上萬隻雙髻鯊在太平洋的海底山附近交配,而最難拍且令人驚嘆的或許是旗魚和藍鰭鮪魚在大海中獵食的畫面。深水船被用來在深海平原尋找新物種,並觀察盲鰻將灰鯨的屍體四分五裂。我的工作則是負責現場解說。

一個團隊搭乘超輕航機耗費三年時間拍攝藍鯨在大海徜徉的姿態。該影片開啟了整個系列。地球上體型最龐大的動物終於躍入人們的視野中,很少有人看到過藍鯨,我們對這種動物幾乎一無所知。但也許《藍色星球》系列紀錄片一大賣點就在於餌魚群的片段——跟塞倫蓋提的自然景觀一樣壯觀。

鮪魚在餌魚附近迴游,把牠們趕到海面,圍繞四周使餌魚驚慌失措地逃竄形成緊密的球形,緊接著發動攻擊,以閃電般的速度從四面八方擊向那顆球;成群的鯊魚和海豚衝過浪花加入狩獵行列,海豚從下方驅趕,利用泡沫包圍餌魚球,使魚群進一步凝聚。而後就在我們以為騷動就此平息時,塘鵝從上方向下俯衝,衝破水面叼著滿嘴的魚。最後,鯨魚可能會被吸引來將剩下的餌魚吞入那張水桶般的大嘴中。

像這樣的餌魚球搶食事件在海上每天會發生數千次,但從未有人目睹水面下的情形。這是大自然中最難預測的事件,因此很難拍成影片。就某種意義來說,拍攝團隊就像是鮪魚、海豚、鯊魚和塘鵝,等待著轉瞬即逝的「熱點」出現——一整團浮游生物,以海底湧升流沖上來的大量養分為食。如此繁榮的景象吸引了數百公里外的小型魚群。一旦其中的餌魚成長為足夠的數量時,掠食者就會發動攻擊,很快大海便掀起一場瘋狂行動。

試著捕捉畫面的攝影團隊手忙腳亂,將鏡頭掃過海平線拍攝俯衝而下的大鳥,或目標明確的海豚群。《藍色星球》的攝影團隊花了四百多天,絲毫沒有目擊此類事件發生的跡象,而到了大海掀起波瀾的那幾天,他們不得不把船停到掠食地點旁,在海面恢復平靜前,潛到餌魚球下方。這是個高風險的行為,但一旦拍攝成功,就會帶來無與倫比的戲劇效果。

大型商船隊是在一九五○年代首次進入國際水域。從法律的觀點看來,他們工作的地點是在無人地帶,在那裡可以不受任何限制盡情捕撈。起初在未開發的海域中捕魚,漁獲豐盈;但在短短數年內,凡是漁網拖行過的地方,魚種幾乎被捕光。於是船隊繼續前進,畢竟大海不是廣大且浩瀚無邊的嗎?查看多年來的漁獲量,就可發現海洋的魚類資源是如何一區一區被清空的。

一九七○年代中期,真正漁獲充足的區域只剩澳洲東部、非洲南部、北美洲東部和南大洋【註2】。在一九八○年代初,全球的漁業已經變得無利可圖,所以擁有大型船隊的國家不得不提供他們經濟補貼——實際上卻是支付船隊過度捕撈(overfish)的資金【註3】。到了二十世紀末,人類已捕撈全球海域中90%的大型魚類。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決賽於臺灣資安館盛大舉行,跟著我們一起走入現場,掌握臺灣資安產業最新脈動,並進一步了解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沙崙基地)為培育臺灣未來的資安新秀,注入了哪些巧思吧!

近年資通訊科技飛速發展,數位轉型在公私企業組織間早已形成浪潮,我國政府也在8月27日正式掛牌成立數位發展部,結合施行多年的「智慧國家方案」推動策略,展現落實數位轉型的十足決心。在全面發展數位基礎建設、資通訊技術時,如何應對新世代的資訊攻擊、抵擋駭客入侵也成為我們必須齊心面對的挑戰。

資安防護並非依靠單點施力就可輕鬆完成,而是需要軟硬體、產業、技術、人才的綜合支撐。就好比要鋪展一張綿密的防護網,若要保證能接下每一次的衝擊,需要依賴的不僅是排列有序、堅固牢靠的絲線,還需要專業的「資蛛人」居中操盤,運用專業的繩結與技術,強化整體防護網的韌性;倘若操作過程有任何不慎,都可能導致鬆脫,讓防護網出現漏洞、失去張力。因此無論硬體再堅固、防護技術再完備,若缺乏具備資安意識的操作人才,任何一小步的失誤仍可能讓整體資安防護功虧一簣。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硬體支援、知識分享、產業嫁接,資源挹注育人才

DSC04070-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面對未來全新的資安挑戰,臺灣資安人才培育搖籃「 ACW SOUTH 沙崙資安服務基地」於八月中辦理「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從人才育成的角度出發,延長黑客松(Hackathon)賽制的競賽時間以強化實作環節,並緊扣沙崙基地的資安推廣使命,採智慧製造、關鍵基礎設施、智慧綠能與跨領域資安應用作為四大競賽主題,期待藉此提攜臺灣年輕世代的資安新秀、強化產業防駭能力。如此專為「人才育成」量身打造的賽制,不只是創造大專校院生投入資安專題實作的機會,也企圖為臺灣的資安產業找尋創新可能。光在短短一個月的報名期間,就有17所大專校院,79位學生報名參加,共計33支隊伍提出研究專題參加初選,競爭相當激烈。

為了進一步養成選手的資安技術力,沙崙基地義不容辭地成為選手們的輔導擔當,投入豐富多樣的培育資源:初選入圍的20組隊伍不只能免費租借沙崙基地中超高規格的硬體設施與共創空間,還能優先參加沙崙基地辦理的資安實戰課程、工作坊與主題講座;在年底的成果發表會中,還會邀請臺灣業界的資安廠商參與,讓競賽隊伍不只獲得媒體露出機會,還能與產業實務對話交流,認識產業現況,甚至媒合進入資安產業,獲得工作或合作的珍貴機會。

如此豪華的培育資源更凸顯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特別之處,讓它從單純資安人才自我磨練、發光發熱的黑客松競賽,提升為拔擢資安新秀而舉辦的年度盛會!

資安新秀大賽現場報導:凝聚資安後起新秀,為臺灣注入產業新血

剛進入臺灣資安大會的會場,就看到滿滿的資安新秀們列席而坐,每個人皆摩拳擦掌準備決賽簡報。看著大家因為「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由臺灣北中南東齊聚一堂,為了爭取榮譽及獎勵,彼此競爭、腦力激盪的模樣,不禁令人熱血沸騰感到充滿希望,也深刻感受到沙崙基地對賽事舉辦及人才培育的用心。

DSC0447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決賽共有20組學生團隊從初賽的33支隊伍中脫穎而出,團隊分別來自大同大學、中山大學、中正大學、成功大學、宜蘭大學、南臺科大、高科大、雲科大、嘉義大學、臺東大學、臺科大等11所大專校院,他們在決賽中透過專案簡報來決定到底獎落誰家。而正式競賽開始前,評審們也再三強調,所有決賽團隊的研究主題及概念橫跨多領域且都相當完整,不只想法新穎、也十分切合當今產業的痛點,無論最終是否從決賽中脫穎而出,都希望大家能把握沙崙基地提供的輔導資源,努力實踐專案構想,並在年底的成果展中呈現最棒的結果;來自產業的評審更迫不及待地拋出橄欖枝,願意在產業實務中對同學們伸出雙手,期待未來更多的合作機會。

DSC0472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經過競爭激烈的簡報時間,當下不只驚嘆同學對於社會、產業細膩的觀察,也意識到原來資安與我們的日常其實距離這麼近,例如網頁防駭的主動偵測、通訊軟體訊息的AI辨識等,其實都是與生活密切關聯,但容易存在資安危害或漏洞的小地方。

既然是競賽,終究會決出勝負。本次「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最終分別由國立中山大學的「Starlight」以數獨資訊加密進行隱私保護的研究、國立宜蘭大學的「若『隱』若『線』」以AI動態無線頻譜的安全偵測系統榮獲佳作;國立臺東大學的「哩哪來臺東請你斟酌看」以AI針對資安入侵進行主動判斷並示警的研究榮獲第三名;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的「K459」以工業物聯網之實體密罐系統的開發榮獲第二名;國立中山大學的「特洛伊獵手」以硬體木馬的設計及檢測榮獲第一名。

從得獎的組別也可以發現,今年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議題十分多元,從高度專業的產業面到平易近人的生活面都有所著墨,其中出題觀點與解題手法也令評審大為驚豔,期待年底成果發表會時,這些資安技術有進一步的實踐,未來更對臺灣的資安產業及日常生活帶來協助或補強。

打造全民數位韌性,從自我培力做起

當數位服務深入日常角落,資訊安全與你我的距離其實比你想像的還要接近。大至水廠電廠等國家民生基礎設施、提供資訊服務的民間企業;小至日常中滑滑臉書、撥打電話的舉動,都可能成為駭客攻擊的目標,資安危機甚至還會變換型態,愈來愈難以防範。

因此,沙崙基地培育人才、強化資安能量的使命,不只是影響國家長期發展的重要因子,也是影響「全民數位韌性」能否切實落地的關鍵因素。其實資訊安全的敏銳度、應用科技的數位力,是你我可以從生活中開始培養的,而沙崙基地展示了七大實作平台,透過互動展示與簡易圖說,讓民眾可以具體了解各種資安形式與威脅,如果對於數位發展有所遲疑、或是擔心面對突如其來的資安議題手足無措,不妨找天來沙崙基地晃晃,認識當前資安最新發展,培養與資安大賽選手們一樣敏銳的觀察力與資安意識。

「數位發展部數位產業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