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媒體人員的健康誰來守護? 從壹電視大樓猝死案談起

疫情下媒體人員的健康誰來守護? 從壹電視大樓猝死案談起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期間,許多媒體工作人員仍無法「在家工作」,包括得到現場採訪報導,或在棚內錄製節目。在台灣,不僅發生壹電視攝影師確診猝死,包括華視、東森、鏡電視也陸續出現相關案例。但台灣是否有相關的媒體防疫政策?新聞工作的風險與安危誰來守護?

文:公庫記者洪育增

6月7日,一名壹電視棚內攝影師被清潔人員發現反鎖在廁所內,救護人員與警方協助破門,發現該名攝影師已經死亡。隔(8)日,PCR核酸檢測結果出爐,證實該名猝死攝影師確診新冠肺炎。6月9日台北市府前往壹電視大樓進行快篩,兩名員工篩檢陽性,分別是壹電視攝影記者,以及年代電視台SNG人員,隨後將兩人隔離。

疫情期間,許多媒體工作人員仍無法「在家工作」,包括得到現場採訪報導,或在棚內錄製節目。在台灣,不僅發生壹電視攝影師確診猝死,包括華視、東森、鏡電視也陸續出現相關案例。但台灣是否有相關的媒體防疫政策?新聞工作的風險與安危誰來守護?

壹電視事件後 媒體人員的健康與風險有人在乎?

年代電視台與壹電視同屬「年代集團」,壹電視工會副理事長鄭一平表示,兩家電視台人數加起來總共有1000多名員工。不過,新聞製播與會議等往往需要分工合作,即使部門分布在不同樓層,為了互相支援與協力新聞工作必須穿梭於不同樓層、共享同一空間。

針對攝影師染疫猝死事件,鄭一平認為公司並沒有正式對內部員工發布相關公告,或者透明完整揭露資訊,僅透過主管傳遞相關訊息,勞方因而對資方難以信任。

雖然北市府在壹電視設立快篩站,但當時未能參與快篩的員工,僅被公司告知可自行到鄰近地區快篩站進行相關檢疫。鄭一平質疑,員工該用上班時間還是下班時間做快篩?到快篩站的交通費用由誰負擔?相關資訊公司並沒有說明清楚。

北市府進行快篩後發現兩名員工確診,分別是壹電視攝影記者,及年代電視台SNG人員。其中一位在5月底即有輕微症狀,確診之前曾與哪些員工接觸?或者使用公司內部哪些空間?鄭一平認為公司應再更嚴謹審視,並具體做出相對應的防疫措施。

針對工會成員的質疑,壹電視總經理陳守國接受公庫電訪時表示,兩人皆已完成隔離並恢復健康。至於公司是否未針對每位員工進行快篩?陳守國提到配合中央等單位防疫措施,公司將空間劃分為紅區、黃區、綠區,並針對不同區域的人員進行防疫。舉例來說,確診猝死攝影師接觸與經過的空間被劃分為紅區,因此像是攝影棚的主播、工程人員等也優先進行篩檢。

即便身處「紅區」但快篩兩次皆呈現陰性的員工,公司也會要求在家隔離、自主健康管理等。陳守國強調,配合中央單位的防疫措施與區域劃設,公司「不可能每棟、每人都篩檢」,因此僅能鼓勵員工做篩檢,越接近個案的員工則優先進行隔離等措施。

鄭一平指出,雖然目前為止公司實施分流上班機制,以及兩家電視台司機駕駛員不再「混載」兩家電視台的記者到現場,但該如何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他認為公司並沒有擬訂對應的SOP。對此,陳守國表示這一年來公司每天要求員工測量體溫、記錄身體狀況等,並提供第一線採訪人員防疫裝備,公司內部電梯樓層等也進行完整清潔消毒,一切配合中央防疫政策。

歷經攝影師猝死確診事件,鄭一平強調「員工會恐慌是正常的」,也因此資方更必須資訊透明,才能讓員工心情穩定。他認為在疫情肆虐下,任何電視台皆有可能出現確診案例,不該只是設立快篩站,更應讓其他醫療專業單位進場協助,像是由地方政府、衛生局等單位正確地指導公司如何分流、規劃動線、緊急應變等,確實傳遞資訊並解決問題,才是最根本的方法。

「我們是新聞專業,不是檢疫專業!」鄭一平感嘆,攝影師猝死確診案爆發後,工會也不斷向公司提出建議,無奈公司並未完全接受工會意見甚至認為工會「造謠」,最後演變為「越提出建議、勞資雙方越對立」的局面。面對台灣媒體產業仍有「防疫漏洞」的狀況,放眼各國媒體從業人員又是什麼樣的處境?高風險的新聞工作者又該如何面對危機?

國際組織PEC統計逾一年 至少1584名記者死於新冠肺炎

跨國非營利團體──新聞標誌運動組織(Press Emblem Campaign, PEC)[1]特別設置網站,針對疫情進行數據統計與文字記錄。網站上紀錄著疫情期間各國新聞工作者的死亡案例,包括死者的姓名、照片、經歷等,盼能讓更多人瞭解這些新聞工作者的付出與努力,並向死者家屬與同事致上最高的敬意。

根據「新聞標誌運動組織」統計,從去(2020)年3月到今年6月10日為止,至少有78個國家的1584名記者死於新冠肺炎。其中,更有20個國家的媒體從業人員死亡人數明顯高於其他國家,像是印度媒體人員疫情致死案例即高達259人,而巴西251人、祕魯164人、墨西哥115人、哥倫比亞則有70人。

至於媒體人員疫情致死案例60人以下的國家則有:義大利、孟加拉、厄瓜多爾、美國、委內瑞拉、阿根廷、伊朗、英國、多明尼加、巴基斯坦、土耳其、俄羅斯、尼泊爾、玻利維亞、巴拿馬。透過上述統計資訊也可發現,前20名媒體人員死亡案例大多集中在中南美洲國家。

其中在2021年5月15日死亡的阿根廷記者索爾・卡塞拉(Sol Casella),從學生時期即熱衷於新聞工作,死訊在母校引起轟動,年僅23歲的他被人們追憶為一位「年輕、忠誠又快樂的記者」。

而在歐洲,更爆發記者注射疫苗死亡的案例。2021年5月28日,44歲的英國BBC廣播節目主持人麗莎・蕭(Lisa Shaw)注射完AZ疫苗後,多次感受頭痛與身體不適,送醫後隨即被診斷出血栓症狀,然而緊急送到加護病房治療仍不幸逝世。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