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流哈燒片】《魷魚遊戲》:窮人沒辦法用錢買到快樂,真實人生比遊戲更像地獄

【串流哈燒片】《魷魚遊戲》:窮人沒辦法用錢買到快樂,真實人生比遊戲更像地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窮人沒辦法用錢買到快樂,有錢人用錢買不到快樂,魷魚遊戲是血淋淋的殺戮遊戲,但回到現實日常生活中,卻發現真實的人生比遊戲更像地獄。「經歷過這些,你還相信人嗎?」

(內文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遊戲裡所有參加者都是平等的,我們是給在外頭的世界遭受到不平等待遇何歧視的人們最後一次機會,得以公平競爭取勝。」Netflix原創韓國影集《魷魚遊戲》在全球爆紅,引起觀眾瘋狂追劇,迅速登上Netflix韓、日本、台灣、美國、加拿大、墨西哥、澳洲、德國、英國等14個地區排行榜第一,更成為首部奪得美國單日排行榜冠軍寶座的韓劇。

熱門影集《魷魚遊戲》由李政宰、朴海秀、魏河俊、許成泰、金周玲、李瑜美、鄭浩妍、朴正彥及Anupam Tripathi主演,電影《南漢山城》、《熔爐》導演黃東赫執導及編劇。劇情描述一群陷入危機,欠下巨債或急需金錢等社會底層的人接到神祕邀請參加遊戲,參賽者賭上性命挑戰六個童年遊戲,獲勝者將可以贏得456億韓元(約10.7億元台幣)獎金的神秘生存節目所發生的競爭故事。

「這個房間裡的所有人,每天都在掙扎過日子。」《魷魚遊戲》裡參加生存遊戲的456名玩家來自各行各業,都是在現實生活中被各種金錢、現實壓得喘不過氣,才會賭上性命爭取456億韓元的獎金。他們通通被關進一個秘密地點挑戰六種遊戲,每種遊戲都是韓國人小時候會玩的傳統遊戲,例如一二三木頭人、拔河等等,只是輸掉的代價就是死亡。超反轉的轉折與結局,引起不少劇迷熱烈討論。

每個參賽者角色都代表不同的社會階層,像是愛賭博欠債的魯蛇成奇勳、首爾大學畢業的曹尚佑、北韓來的脫北者姜曉、非法入境的外籍勞工阿里、只會使用暴力的黑社會張德秀、有孩子的牆頭草韓美女、出獄的家暴受害者智英、苟延殘喘患有腦瘤的吳一男等,每個人在遊戲中都有重新開始「表面公平」的機會。

韓國男星朴海秀、李政宰「魷魚遊戲」飆戲
Photo Credit: Netflix
韓國演技派男星李政宰(右)、朴海秀(左)主演影集《魷魚遊戲》。

《魷魚遊戲》的童年記憶與幕後主使

《魷魚遊戲》取名於韓國兒童的同名大地遊戲,編導黃東赫刻意安排了一個小巧思,用劇名《魷魚遊戲》貫穿童年與成年後的遊戲,地上的圖案由圓形、三角形及正方形組成,圖案類似於魷魚的界線,劇中管理員的位階也是由此衍伸,由高到低依序為負責主導與下達命令的正方形、負責執行與槍殺任務的三角形、負責清點人數與抬棺工作的圓形。

不少電影戲劇也以「集體死亡遊戲」為題材,《魷魚遊戲》與Netflix原創日劇《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關卡難易度相比,《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遊戲設計完整、鬥智鬥力精彩,後者的6個遊戲應該因為都是小朋友玩的傳統遊戲,因此相對比較簡單,並不太需要用到腦力,單純憑鬥力與靠運氣的成份居多。兒時玩意變成血腥死亡遊戲,造成極大反差,似乎也在隱喻人成長踏入社會後,必須面對殘酷的競爭遊戲一樣。

其實六種遊戲關卡很早就公布給所有玩家,就隱藏在玩家的宿舍牆面,在第八集參與者陸續死亡,搬開鐵床後就能看見,但其實正場遊戲也不盡然公平。玻璃橋這關是沒有秩序規則的,也是最體現暗黑人性的一關,「這裡是地獄,地獄哪有什麼規則。」

《魷魚遊戲》的六種遊戲分別是「一二三木頭人」因為開場有人被射殺後造成恐慌,直接淘汰255個人剩餘207人,最後大家投票決定放棄遊戲,再重新加入遊戲者只有187人。「椪糖」必須在四種圖形中選擇盒子,盒子內裝有一塊椪糖,上面有四種圖形的壓痕,參賽者必須完整取出椪糖的形狀,要是破裂或超時就算失敗。「拔河」將80個人分成八組,以抽籤方式選擇對手,讓對手摔下舞台後勝利。

「打彈珠比賽」在比賽前先自行組成兩人隊伍,剩下一人無法組隊卻直接過關升級。「玻璃墊腳石橋」讓參賽者先選號碼牌,通常普通人都選中間,但這關其實是先選先死,存活到最後只剩下三個人,過關後玻璃爆炸刺傷姜曉,於是曹尚佑殺了以免成奇勳放棄。「魷魚遊戲」由奇勳與尚佑對戰相互攻擊,原本快勝利的奇勳心軟想放棄,但尚佑決定自殺讓奇勳贏得456億。

SquidGame_Unit_101_627
Photo Credit: Netflix

而遊戲設計者的真實身份為患有腦瘤的70多歲老人001號吳一男,其實編劇每集都有暗示觀眾他就是大魔王。像其他參賽者從頭到尾都是表情嚴肅、戒懼恐慎地參加所有遊戲,只有吳一男總是沉浸在玩遊戲的樂趣中,始終很開心地笑著,一點也不害怕死亡的模樣。又例如檔案室的檔案夾有1998、1999、2007、2009、2013、2014及2020,這次是2020年,但打開檔案夾卻是從002號開始,就是在暗示001號吳一男身份不一樣,本來並不在參賽名單之上。

而在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大頭娃娃就偵測不到吳一男的行動,大屠殺後他更率先移動,讓其他參賽者能夠恢復鎮定。投票棄賽時又故意選擇放棄,等大家各自回家後又去找奇勳聊心事,說自己要回去玩遊戲。這段偶遇不禁讓人懷疑他是否也拜訪了所有投下反對票的人。

拔河遊戲吳一男的手銬上沒有銀色鎖,又說小時候在故鄉玩過很多次,幾乎沒有輸過,當他被淘汰時也只有廣播,沒有被殺或死後的畫面。這些鋪陳一直都在暗示吳一男的身份特殊,有別於其它參賽者。「你知道身無分文的人跟家財萬貫的人共通點是什麼嗎?就是人生毫無樂趣可言,如果擁有家財萬貫,不管買什麼或吃什麼最終都會變得了無生趣。」

「因為旁觀,絕對不可能會比身歷其境更有趣。」最後吳一男奇蹟生還出場,與勝出後的男主角戲劇性重逢還是頗讓人驚訝,而吳一男在死前也向成奇勳表明,當初自己是因為要找樂趣才舉辦這項比賽,今年則因為想身歷其境才以001號加入玩遊戲。就像《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加納未來(仲里依紗)也是其中一位幕後黑手。

《魷魚遊戲》中立體鮮明的角色們

韓國史上最年輕的影帝李政宰飾演男主角成奇勳,他的身邊一切其實都是精心安排的數字,全在導向他會是最後優勝者。成奇勳在第一集跑馬時,贏得456萬韓元的獎金、他的參賽編號456,也預示他將會是最後奪得456億韓元的優勝者。

「人不是因為值得相信才相信的,是因為不相信,自己就會無依無靠。」成奇勳的人設性格總是搖擺不定,從遊戲開始就設定成好人本性,他反對遊戲濫殺參加者,在各關卡也主動站在老人與女性弱勢一方,但又貪生怕死、自私好賭、投機取巧、慾望強,因此在面對吳一男與自己兩個只能活一個的情況下,這種攸關生死的局面下,他還是展露了內心惡念,選擇用說謊的方式讓自己生存下來。

雖然成奇勳從頭到尾手上都未沾過鮮血,但其實他只是一直站在最後面,享受別人犧牲得到的機會。即使最後勝出了,內心龐大的罪惡、痛苦與沉淪感,也讓他拖了一年才完成曹尚佑與姜曉叮囑幫忙照顧家人的任務。或許是導演想表示勝出遊戲不等於真正勝利的寓意。

SquidGame_Unit_101_479
Photo Credit: Netflix

「妳有理由要離開這裡,我沒有,要讓有理由的人離開才對。我叫智英,謝謝妳跟我一起玩。」生無可戀的厭世少女智英與姜曉在彈珠遊戲中組成一隊,但遊戲開始後才發現只有其中一個人才能夠活下來,於是智英故意把自己的彈珠,讓給離開遊戲後還有人生目標的姜曉,智英與姜曉在彈珠遊戲的患難見真情才讓人淚崩。

SquidGame_Unit_108_0070_(1)
Photo Credit: Netflix

「我能活著,是因為我拼死拼活都要生存下來。」全部參賽者中最努力破關的曹尚佑,由《機智牢房生活》朴海秀擔任,個性率直展露人性與求生本能,呈現個人的矛盾與爭扎,他了解參加生存遊戲必需踩著別人的屍體才能前進,在人人都想活命的遊戲中,如果還要假裝善良是種偽善,不相信任何人才是活命的重要關鍵。

曹尚佑從椪糖開始顯現出來人惡的一面,他知道是什麼遊戲,卻故意讓隊友選擇不同圖案,而不是一起選擇簡單的。彈珠比賽時也欺騙阿里,讓自己成功過關。過玻墊腳石橋也在最後推倒玻璃師傅,犧牲他好確認那塊是不是強化玻璃,甚至動手殺了姜曉,只怕奇勳為了救她選擇終止遊戲,只有在最後自殺讓奇勳獲勝。「小時候我跟你這樣玩的時候,媽媽們一定會來叫我們回去吃飯,但現在沒有人會來叫我們了。哥,對不起 ,我媽。」其實他是最真實的人,並不能算是反派,他只是想活下去並贏得勝利獎金而已。

11_SquidGame_Unit_03
Photo Credit: Netflix

《魷魚遊戲》的可惜之處與近年韓劇的浪潮

「凡事都非得要經歷過才分得出好壞。」因為要鋪陳第二季,所以《魷魚遊戲》結局沒有收得很好。而為了找哥哥入侵基地的警察俊昊,整季看來都在瞎忙,除了讓觀眾瞭解故事背景外,基本上似乎沒什麼用處,最後到底被哥哥李秉憲開槍死了,還是留下伏筆,目前也還不清楚。而《魷魚遊戲》以19禁開播,但是九集只進行了六個遊戲,因此並非每集都非常刺激或有大量血腥場面,為了帶出隱藏在背後的寓意,劇情難免有點拖延。

至於片中穿插一群位於金字塔頂端的VIP上流貴賓看現場這段有些多餘,雖然想營造出現場觀看的臨場感,但不是一開始就在現場,而是中途後才加入,最後也沒能產生《飢餓遊戲》那樣殘酷的效果。其中一位VIP還看上了偽裝成服務生的警察黃俊昊,帶到小房間進行「另一種樂趣」。「如果你可以在五分鐘內滿足我,我就改變你的人生。」

ydh52b2jjqvqaysbjghh9oz2z1o478
Photo Credit: Netflix

觀看過程中,VIP貴賓也點說了人類本能的從眾心理,沒有人願意第一個衝出去,也沒有人願意留到最後。「中間的號碼總是最快被選擇,那是動物的本能,當面臨危險時,動物就會想躲到群體之中,最先和最後是開始與結束,誰都不想要這兩個順序,開始的很讓人害怕,但也會害怕選擇最後一個。」

其實近年韓劇的種類變得更加多元化,自從Netflix開始投資拍攝韓劇,涵蓋喪屍、恐怖、推理、驚悚、科幻、犯罪、校園等韓劇固有題材,例如描述人性醜惡的《魷魚遊戲》,喪屍題材的古裝劇集《屍戰朝鮮》、青少年學生困境的《人性課外課》、校園霸凌的奇幻劇《非常校護檔案》、人類慾望與恐懼的《Sweet Home》,及韓國軍營層出不窮的霸凌《D.P:逃兵追緝令》等值得令人反思的劇集,韓劇「Netflix化」後明顯成長了不少。

《魷魚遊戲》演員陣容堅強,除了李政宰與朴海秀兩大實力派男主角,客串的孔劉是一大亮點,最驚喜莫過於黑面具人李炳憲的登場,即使是電影也難見到四大男神合作的場面。筆者特別欣賞許成泰的演出,這位大學俄語系畢業、半路出身的惡臉演員,在《精神病患日記》的七星、《怪物》的李滄進的演技都非常吸引人。

《魷魚遊戲》到底想說什麼?

「你可以再次相信曾經欺騙自己的人嗎?」只是這部劇集究竟想帶出人性本善?還是人性本惡?有人為了成全他人而自我犧牲,有人因善良被利用而失去性命,有人為了生存使出各種詭計,也有彼此利用、相互殘殺以達成目標,死亡前盡顯各種人性,為了活下去種種的瘋狂與偽善,更偏人性本惡的訊息。而,人性到底可以醜惡到什麼程度?

《魷魚遊戲》被形容60%像日本的《賭博默示錄》,25%像漫改電影《要聽神明的話》,第一個遊戲「不倒翁跌倒了」幾乎與《要聽神明的話》相同,這場遊戲進行血腥大屠殺,主角需要通過多輪遊戲以決定生存或死亡、當中的童趣元素等;「墊腳石橋」讓人聯想到《賭博默示錄》系列作品中「勇者之路」的橋段。日劇《詐欺遊戲》、《賭博默示錄》的生存遊戲,最擅長探討人類的生存價值,從個人的角度去探索人性掙扎與世界觀,遊戲詭計越精妙,越可以挖掘出個人遇到困境轉折時的心境。

「魷魚遊戲」將上線  456魯蛇為天價獎金搏命
Photo Credit: Netflix

不過,黃東赫導演在記者會也無奈回應抄襲之事,他表示2009年看過一部生存漫畫後,想嘗試用韓國的方式寫成劇本,可是由於當時沒有投資,準備一年後只好收起已完成的劇本,直至近年才再有機會。「被聽說好像《要聽神明的話》,還有場景與《無窮花開了》相似,但這都是巧合,我沒有抄襲。」

至於韓劇打動人的部分,則是用社會經驗讓人產生共鳴的地方,刻劃人性的考驗、內心善惡的掙扎,及對現實、環境、政治的各種諷刺。「在這裡只少我還有希望,要是出去的話,我一無所有...與其出去像狗一樣死去,我寧願試著在這(遊戲)做點甚麼才死。」

最後,窮人沒辦法用錢買到快樂,富豪用錢快樂不起來,魷魚遊戲是血淋淋的殺戮遊戲,但回到現實日常生活中,卻發現真實的人生比遊戲更像地獄。「經歷過這些,你還相信人嗎?」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