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大佬密會中共高層,是拜登時代的「季辛吉訪華」?

華爾街大佬密會中共高層,是拜登時代的「季辛吉訪華」?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僅是美中之間的交流,中國今年在外交上接待外國官員時,為了確保疫情不會進入北京,大多將會面地點設在天津、上海、廣州等地。因此,索頓能進京會面中共高層這點,實屬罕見且值得關注。

華爾街大佬密訪中國

美中關係持續緊張的情況下,使得雙方交流、對話機會相當受限。此外,雙邊在多個議題上的意見分歧極大,也使得雙邊關係的恢復一直不見明顯進展。

港媒《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CMP)於9月27日的獨家報導指出,現任巴里克黃金公司(Barrick Gold Corporation)執行董事長、高盛銀行(Goldman Sachs)前總裁和身為美中金融圓桌會議(U.S.-China Financial Roundtable)共同主席的索頓(John Thornton)自8月底開始,展開長達六週的秘密訪中行程。

實際上,早在8月25日時,美媒《彭博社》(Bloomberg)當時的報導就指出,索頓8月底時正在北京會唔中共高級官員,其中就包含了中方貿易談判代表、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以及監管會副主委方星海。《南華早報》披露,他會面的官員、探討的內容遠不僅如此。

北京會面中共多位高級官員

《南華早報》指出,這趟為期6週的訪中行程中,他擔任美中交流的「非官方管道」。他先行在上海停留3週,8月底再前往北京會面中共高層。隨後又前往新疆展開為期一週的訪問。

據報導,索頓此行不僅會面了劉鶴和方星海,他還會面了中國國務院的副總理(排名第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七)的韓正。會面中,雙方討論氣候變遷、新疆問題和重啟雙邊對話的條件。除此之外,他也與中國氣候變遷特使解振華在美國白宮氣候變遷大使凱瑞(John Kerry)9月初的訪問前,與之會面。

值得注意的是,報導指出,自新冠疫情爆發後,索頓是這段期間內極少數能在北京與中共官員會面的外國人士之一,而他也因此能在美中高層領導人之間傳遞訊息和政策立場。

《霧谷晶策》分析,光是索頓能「進京」與中共高層會面這點,就足以看出他目前於美中雙方政府對話中的重要性。別忘了,無論是今(2021)年4、9月訪中的凱瑞,亦或是7月底訪中的副國務卿雪蔓(Wendy Sherman),都未曾近到北京,最多就是到上海和天津。

除此之外,不僅是美中之間的交流,中國今年在外交上接待外國官員時,為了確保疫情不會進入北京,大多將會面地點設在天津、上海、廣州等地。因此,索頓能進京會面中共高層這點,實屬罕見且值得關注。

索頓會唔中共高層韓正,索頓:凱瑞為美中關係的重要人物

報導指出,在索頓前往中國前,他曾與白宮深度探討美中關係,且白宮官員至少兩次向索頓表明不希望他前往新疆,因為白宮擔心這趟訪問可能會被認為是白宮認同中國對於新疆的壓迫政策。

另一方面,韓正則對於索頓的「新疆行」表示歡迎,報導中的知情人士指出:「韓正告訴索頓,他應該把在新疆的所見所聞告訴美國立法者,且美國應該要反省自己的雙重標準:美方一方面將911事件後的戰爭視為反恐行動,另一方面卻批評中國的反恐行動是在侵犯人權。」

此外,氣候議題上,索頓向韓正轉達拜登政府希望中國能在如何在此議題上努力,而內容包含了減少甲烷排放量。相反的,韓正則以前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的例子,向索頓提出對美方氣候變遷上承諾的質疑。不過,他也表示,無論美國政策怎麼變化,中國都會持續盡自己的一份力量。

不過,韓正也表示,中國很快就會宣布計劃停止補貼海外燃煤電廠,並逐步關閉境內現有燃煤電廠,而這兩項也是拜登政府在「氣候談判」上的兩大訴求。

索頓表示,他理解中國不會服從美方的要求將原訂的碳排放量高峰期限提前,他建議,中方可以將英文表示從直到 「by 2030」改為「before 2030」,以安撫華府,同時不必承諾特定期限。

值得注意的是,對談中索頓指出:「凱瑞不僅是美國在氣候變遷對話中的重要人物,對於整個美中關係也是。」

《霧古晶策》分析,綜觀目前美中關係和拜登政府,或許如索頓所說,凱瑞很可能真的是美中關係中的重要人物。

首先,目前整個拜登政府團隊中,凱瑞就親自拜訪了中國兩次(上海和天津),且在近日表示將在數週後再度「訪中」,是拜登政府拜訪中國最多次的內閣。此外,曾作為歐巴馬(Barack Obama)時期擔任國務卿的他,勢必也相當了解如何與中國「打交道」。

並且,能夠第三度親自訪問中國,也能看出,美中雙方雖在氣候變遷議題上未取得共識,但仍有所進展,促使雙方能維持積極的對話。再者,相信無論是美方還是中方,應該都了解,氣候變遷恐怕是雙方目前最能坐下來談的議題了,若不談,那美中想「重啟對話」,恐怕真的遙遙無期。

此外,習近平於今年76屆聯合國大會演說上,宣布停止補貼海外燃煤電廠的決定,也很可能與索頓這次的密訪有關。而習近平的這個決定,不妨也讓許多人猜測,是否是中方對美方釋出的一個善意呢?

AP_74983532919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索頓多次替美中關係打開僵局,是拜登的「季辛吉」嗎?

實際上,除了8月底的秘密訪中外,根據《南華早報》的報導,早在拜登政府剛上任後,索頓就曾在北京會見習近平的親信、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雙方當時針對美中關係進行深入討論。

此外,報導指出,同一期間,他還會見了劉鶴和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並且,今年6月時,劉鶴和美國貿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的通話,就是由索頓所促成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