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限電之亂:吉林水務公司稱「停水停電成常態」引發譁然,省長宣布加緊採購外國煤

中國限電之亂:吉林水務公司稱「停水停電成常態」引發譁然,省長宣布加緊採購外國煤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工廠中國最近「限電停產」成為熱門關鍵字。入夏以來,中國多省進入「用電荒」,全國多地發布限電通知,甚至波及民生用電,開始出現囤積蠟燭的現象,當地政府已經顧不得中央「碳中和」的主旋律,打算向國際搶購煤炭。

(中央社)中國東北對民生限電引發民怨和亂象,吉林省長韓俊表示,將加緊推進購買俄國煤、印尼煤和蒙古煤。專家指出,東北限電的背後是:用電量大增、煤炭價高生產少以及東北電力企業嚴重虧損。

東北三省多個城市23日起無預警突然對居民停電及限電,綜合網上訊息與媒體報導,這造成了民眾極大不便甚至危險,像是孕婦被困在電梯、學童因斷網無法上課、紅綠燈失靈以至於路口堵車、蟹農因無法冷凍河蟹導致損失、眾多透過直播販售農產的直播主沒法做生意等,民眾日常生活秩序全被打亂。

東北三省「拉閘限電」,吉林省新北水務有限公司26日發出通知,將在未來半年內「不定期、不定時、無計畫、無通知停電限電」,這種情況將持續到明(2022)年3月,引發譁然。

不過該公司隔日解釋,此通知主要是為了提醒廣大用戶及時做好儲水準備,因擔心可能臨時停電導致公司供水區域用戶發生臨時停水情況,公司稱該通知措辭不當、內容不准確,引起相關用戶及公眾誤解,將嚴格按照公司制度處理相關責任人。

截圖_2021-09-29_上午11_15_45
Photo Credit: 吉林省新北水務有限公司

煤炭價格暴漲,每發一度電就虧一毛錢

吉林省委副書記、省長韓俊27日到一些發電企業視察,他的談話顯示,東北的缺電和煤炭短缺、價格高有關,而過去幾年中國政府執行的「去產能」政策可能被迫局部調整。

根據《吉林日報》,韓俊鼓勵企業「承擔社會責任」,克服電煤價格倒掛(用來發電的煤價比電價還貴)、煤炭短缺、價格暴漲等困難,全力實現滿負荷安全運轉。他要求有關方面加強銀行和企業對接,支持企業採購煤炭,確保儲備充足。

韓俊說,會派專人到內蒙古駐煤礦,逐一落實煤炭購銷運輸合約,把內蒙古政府對吉林的各項支持措施儘快落實;加緊推進俄煤、印尼煤、蒙古煤等外採計畫;在保證生產安全的前提下,自產煤企業「能開盡開,開足馬力,釋放產能。」

另外,《黑龍江日報》報導,黑龍江省發改委表示,東北電網電力確實存在不能平衡的情況,但省政府要求全力保障基本民生用電需求,「確保冬季居民住上暖屋子」,並積極組織檢修停運機組恢復運行,提供發電用煤保障。

東北民生限電引發關注。中國新聞週刊引述中國能源網首席資訊官韓小平說,當前多地推出限電措施有共同原因,即煤價長期高位運行。近期煤炭供應偏緊,煤價與基準電價嚴重倒掛,每發一度電企業最少虧人民幣一毛錢,「越發電越虧本」。中國華能集團燃料部市場研究處處長張海林25日接受《央視新聞》採訪時表示,許多在東北的電力企業,負債率已經非常高,甚至是資不抵債。

中國的電價依然實施管制,電價並不能隨需求上升而上漲,然而煤價帶來的高成本,讓電力企業發越多電、就賠越多。

中國媒體《財新》引述廣東一煤電廠人士稱,現在廠標煤價每噸約1400人民幣,折合為成本的話,燃料成本至少每千瓦時0.448人民幣,再加上財務成本等其他因素,「已經是虧損運營」。當地的燃煤標桿電價為每千瓦時0.463人民幣。

煤炭生產的減少也是造成東北煤炭緊缺的重要因素。東北最有名的雞西煤礦,現在只剩下一個公司在生產。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說,限電措施也和當前用電需求直接相關。上半年,全社會用電需求年增長超過15%,但2013、2014年的電力需求增長才1%。「現在要麼釋放煤礦產能,要麼控制煤價。」

但他認為中國並沒有真正出現煤炭資源枯竭的情況,並預計煤價的高位會在短期內會得到緩解,「用電需求不可能每年都有那麼大的增長。」

電荒陰謀論:中國為貿易在「下大棋」?

中國去(2020)年底已經歷了一輪「電荒」,但未如這次波及居民用電,《BBC中文網》報導指出,中國此波背後的3個可能原因:電力需求增長過快導致的供給相對不足,電煤價格上漲,以及受到「能耗雙控政策」影響。

中國的能耗雙控並不是新政策,但由於今(2021)年需求上升使各地工業生產加碼,造成用電量高。特別是在疫情影響下,中國作為全球少數幾個在受影響下依然開工生產的經濟體,吸引了大量國際訂單。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8月,中國出口同比增長33.7%,比2019年同期增長30.3%,貿易順差3624.9億美元,同比增加28.9%。不過這些數據背後,是企業不斷延長的工時,以及大幅增加用電量,估計往常全年用電量增長6%左右,今年可能要到12%。而且中國有「金九銀十」一說,9月和10月經常是訂單高峰期,本輪停電也多集中在江蘇、浙江、廣東等製造業大省。

不過近期網路上也有一些評論,將中國限電和中美博弈、金融戰掛鉤,指中國在「下大棋」,限電是中國提前出手限制產能,「國際大宗商品定價爭奪戰」、「國與國之間的金融戰」,甚至是「對外輸出通脹(通貨膨脹)」。

為此,中國官媒央視網28日發表評論,痛批這種說法讓人有「為限產而限電」、「用電緊張純屬人為設限」的誤解,是用反智論調刺激社會情緒,具誤導性,並「在亂帶節奏中產生了不小的『低級紅』『高級黑』的效果。」評論強調,多地限電和全國煤炭緊缺、燃煤成本和基準電價嚴重倒掛,以及聯絡線淨受能力下降等因素影響。

寒冬將至、中國搶煤,全球能源市場拉警報

《彭博社》報導,中國三分之二以上的電力來自燃煤電廠,雖然90%的燃料是在當地開採,但很難在短時間內提高當地產量,透過海外市場購買是更容易的選擇。

中國過去主要是向澳洲(世界第二大煤炭出口國)買煤,不過北京當局去年底決定禁止從澳洲進口,目前仍未放寬對澳洲的煤炭禁令,中國可能將目光轉向南非、哥倫比亞、美國和加拿大等國家。

不過,隨著北半球的冬季將至,但再生能源產量下降、天然氣價格創歷史新高,預計歐洲的煤炭使用量將增加。但在疫情期間,不少國家的礦場關閉,主要生產國哥倫比亞和印尼又遭逢水災,全球煤炭供應下降,將導致能源市場更加緊張。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黃筱歡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