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聲浪不斷,臉書暫停開發13歲以下專用「Instagram Kids」,但堅稱兒童版對青少年有益

批評聲浪不斷,臉書暫停開發13歲以下專用「Instagram Kids」,但堅稱兒童版對青少年有益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Instagram Kids計畫不僅遭到國會議員和司法部門的抨擊,許多民間組織和專家也強烈反對,並對其宣稱暫時停止開發持懷疑態度。

文:吳宗宜

Instagram暫停開發兒童版,各界籲應完全終止開發

美國社群媒體巨擘臉書(Facebook)於3月宣布旗下的Instagram(IG),將開發為13歲以下兒童設計的Instagram Kids應用程式版本計畫以來,遭到美國國會議員和各界一致的反對和批評,Instagram遂於9月27日宣布,將暫停開發Instagram Kids。

Instagram在聲明中表示,「雖然我們相信開發Instagram Kids是應該要做的事,但Instagram及其母公司Facebook將重新評估該項目。在此期間,Instagram將繼續關注青少年安全,並將持續強化家長監督功能。」

Instagram執行長莫塞里(Adam Mosseri)告訴NBC:「雖然我們支持這項計畫,但我們決定暫時停止這個項目,這將使我們有時間與家長、專家、政策制定者和監管機構合作,傾聽他們的擔憂,並展示該項目對當今青少年的價值和重要性。」

9月《華爾街日報》刊登了一系列報導,引用了臉書過去三年所做的內部研究,稱Instagram對比例不小的年輕人有害,引起輿論的軒然大波後,Instagram發表了上述聲明。

根據臉書2019年針對受身材問題困擾的青少女所做的研究指出:「Instagram使得每三名青少女就有一人的對身材問題的認知更加嚴重」,報告也指出在有自殺念頭的青少年中,13%的英國用戶和6%的美國用戶,將問題導因於 Instagram。

反對Instagram Kids的聲浪四起,家長和兒童福利提倡者表示,該應用程式可能會在孩子認知發展的關鍵時期影響他們的心理健康,組織媒體常識(Common Sense Media)的創始人兼執行長斯泰爾(Jim Steyer)表示:「Facebook唯一關心的是,如何在孩子最脆弱的時候吸引他們繼續使用,並儘可能多刷一點流量,這是他們創造數十億美元產值的商業模式,他們不會放棄這一點。這就是為什麼倡導者、政策制定者和家長必須繼續關注Facebook並追究他們的社會責任。」

美國國會議員也開始利用此事,呼籲對社群媒體公司制定新的規範,如今(2021)年4月,四名民主黨籍國會議員,包括麻州參議員馬基(Edward J. Markey)、康乃狄克州參議員布魯蒙索(Richard Blumenthal)、佛羅里達州眾議員卡斯托(Kathy Castor)和麻州眾議員特拉漢(Lori Trahan),便聯名致函Facebook創辦人、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表示Facebook應該設法讓兒童和青少年停止使用其任何App,而不是為他們開發新產品。

在9月27日聯合聲明中,前述四位議員再度表示Instagram的開發項目應該被終止,而不僅僅是暫停:「無庸置疑Facebook做不到保護網路上的年輕人,它必須完全放棄這個項目。」他們也表示,將向國會重新引入去(2020)年的兒童網路設計和安全(Kids Internet Design and Safety,KIDS)法案。

麻州參議員馬基便在推特上說:「Facebook響應我們的呼籲,停止推動Instagram Kids的計劃,但暫停是不夠的,Facebook必須完全放棄這個計畫。」

執法部門也對Instagram的計畫表達了擔憂。5月10日,美國44名州檢察長組成的跨黨派小組致函祖克柏,敦促他放棄該計畫,稱這樣的平台可能會讓年幼的孩子容易受到霸凌甚至性虐待,戀童癖者已經在使用Instagram線上誘拐兒童。美國國家性剝削中心則稱,Instagram Kids從一開始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想法。

州檢察長們參考了英國防止虐待兒童協會(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Children)的報告,該調查報告指出,在1944次起相關案件中,約有三分之一使用Instagram與兒童進行性有關的交流,高於其他App,另有23%使用Facebook,14%使用Snapchat,並指出「Facebook歷來從未能保護其平台上兒童的權利。」

Facebook的安全部門全球負責人戴维斯(Antigone Davis),將在9月30日出席參議院消費者保護、產品安全和數據安全小組委員會,以討論和解決Facebook和Instagram對青少年潛在的心理健康危害。

AP_50311866523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眾人皆醒我獨醉?

Instagram Kids計畫不僅遭到國會議員和司法部門的抨擊,許多民間組織和專家也強烈反對,並對其宣稱暫時停止開發持懷疑態度。

數字民主中心(Center for Digital Democracy)主任切斯特(Jeff Chester)表示,Facebook雖暫停開發,但不太可能改變既有政策,即積極從新世代的用戶身上牟利:「在受到監管機構的壓力後暫時撤回,這就是Facebook處理所有危機的方式,他們會以某種形式表達歉意,然後以另一種方式繼續他們的計畫。」

旨在提高社交媒體用戶安全的在線安全法案草案聯合委員會成員基德隆(Beeban Kidron)也說:「Instagram Kids被暫停,是全球兒童權利活動家和美國國會的勝利,但不能解釋為一場戰鬥的最終勝利。在某些時候我們不得不問,Facebook是否過於龐大而無法監管自己的產品和服務?因為除非他們能夠提供所承諾的服務,否則他們不值得孩子的信任。」

公平競爭(Fairplay)組織的執行長葛林(Josh Golin)也表示,該組織鼓勵Facebook利用暫停開發期間與獨立的兒童發展專家進行諮商:「我們呼籲Facebook立即發布其內部研究,表明Instagram對青少年有害,我們不會停止向Facebook施壓,直到他們永久停止這項計畫。」

馬里蘭大學研究社交媒體博士候選人庫瑪(Priya Kumar)也舉例,使用YouTube Kids的孩子經常後來會轉移使用主要的YouTube平台:「很多孩子,無論是自願還是偶然,都轉移到了有更廣泛影片的YouTube平台上。你為孩子們提供了一個平台,這並不意味著孩子們會留在那裡,從隱私權的角度來看,你只是使公司利用兒童觀看流量賺錢的模式合法化,就像透過所有使用這些平台的成年人的流量賺錢一樣。」

在一片抨擊和抗議浪潮施壓下,Instagram宣布暫停了Instagram Kids的計畫,但Instagram負責人莫塞里依然堅稱,為13歲以下的兒童提供適合其年齡內容的特定平台會更好,而TikTok和Youtube等其他公司也有適用於低年齡的版本:「批評Instagram Kids的人認為該計畫是一個餿主意,事實並非如此;現實是,兒童都已在上網,而我們相信,專為特定年齡層開發適合他們的使用者體驗,對家長而言會遠比目前情況好。」

莫塞里指出,最好的解決方案是為年輕人或孩子創建一個版本的Instagram,讓父母擁有透明度或控制權,能夠監督他們的孩子在Instagram上花費的時間,誰可以傳給他們訊息,誰可以關注他們以及他們可以關注誰。

Facebook副總裁兼研究主管雷喬杜里(Pratiti Raychoudhury)也發聲明,駁斥《華爾街日報》稱該計畫危害青少年的說法:「研究實際上表明,我們聽到有許多青少年都認為,當他們在青少年時期一直面臨到困難並掙扎的時刻,使用Instagram可以幫助他們。」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