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多久,我們才能蓋好他們來不及回去的家—台大洞洞館忠犬「黑黑與胖胖」的故事

還要多久,我們才能蓋好他們來不及回去的家—台大洞洞館忠犬「黑黑與胖胖」的故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多想在新家蓋好的那一刻,告訴黑黑和胖胖:「我們回家了。」

文:蔡昕曄(人文復興青年陣線成員、人類系動物會會長)

日本忠犬小八的故事聞名世界,這個故事感動了世界各地的人們。紀念忠犬小八的雕像也成為澀谷車站著名的地標。為了彌補小八一生無法完成心願的缺憾,近來東京大學在校園內新設了一座銅像,讓小八與教授得以重逢,傳為一段佳話。其實,台大校園內也有一個同樣令人鼻酸的故事。

從前從前在台大校園的東北角有兩棟暱稱洞洞館的小房子,房子雖小雖舊,但是裡面的人類系與哲學系的老師與學生關係緊密,感情融洽。有天,有隻黑狗來到洞洞館的前面,牠是「黑黑」,隨後在洞洞館生下「胖胖」。在經歷與系上、學校之間一番周旋與保證後,牠們成為人類系的系犬,並與人類系師生一起快樂生活著。

雖然說大家在洞洞館裡渡過了非常多美好的時光,也對洞洞館有非常濃厚的感情。但是那兩間小屋子經過了數十年的風吹日曬,老了、舊了也有許多地方壞了或是不合現在的需求了。於是台大文學院方開始有了拆除改建的計劃。

眼看新建方案已經接近定案,加上市府的拆除執照已經下來。那年春夏之際,兩系的學生好好地洗刷小屋子的牆面,感謝他們過去的辛勞,好好地與它們道別(洞洞館計劃)。二隻狗狗就隨著二系的師生搬到了校園遙遠的另一側,等待新房子建成,一起開開心心地搬回去。

Photo Credit:  浩右 卓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浩右 卓 @ Flickr CC By 2.0

在新建物即將動工之際,由於該建物的設計與過去對台大景觀的想像有不少衝突,眾所皆知的「搶救台大校門口」的活動開始了。後來該案被迫終止,人文大樓新建的進度整個緩了下來。之後雖然校方、建築師、文院師生非常努力地提出各式方案,並且廣納各界意見,但還是不能讓所有的人滿意。

今年,台大人文大樓的案子在校內外絕大部份的參與者都達成共識,走完了校內民主及行政的程序之後,終於到了最後的都審階段。此時,又有不少退休老師以及校友們在缺席過去討論的狀況下,在這個關頭再次跳出來反對現有的提案。使得現有提案的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但是無論如何,黑黑與胖胖都看不到新的家了……。

在臨時的系館裡,兩系師生過得並不安穩,漏水蟲患是家常便飯,更要在絞盡腦汁學術研究之時,提防自己的思緒不被天花板上掉落下來的水泥塊打斷。剛搬過來時,人類系的同學們時不時會和黑黑胖胖到周遭散步,有時候還會拉著人,沿著車水馬龍的兩條大馬路想要回到總區(汀州路與羅斯福路)。五年來,杜鵑花盛開、凋謝,台大的學生也換了幾回,但那塊空地仍然是他們回不去的家。

動物的壽命畢竟不比人類,兩隻狗狗相繼離世。曾經,黑黑捨不得學長回家,可以一路追到捷運科技大樓站;曾經,胖胖離開後透過靈媒師告訴大家,牠很遺憾沒有辦法繼續守護人類系這個家。牠們是黑胖,關心我們的系狗,牠們的遺憾永遠留在校園東北角的小花圃上。文學院的師生們,虧欠祂們太多。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信守承諾,在那上面建好承諾好的家,了卻他們這椿心願……。

Photo Credit:  浩右 卓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浩右 卓 @ Flickr CC By 2.0

忠犬小八的故事在日本廣為流傳並非偶然。日本文化自平安時代(八世紀末至十二世紀中)以來發展出了數個影響至今的美學觀點。這些美學的概念並不單純追求視覺上的美,更追求物我合一的境界。人們在讀忠犬小八的故事之時,能夠和小八的心境合而為一,感受到牠當時的寂寞,正符合了這種美學觀點。過去大家在校門附近聽到黑黑與胖胖嗥泣時,自己心中翻湧的重重也是如此。

日本古代所發展出的美學意識,其實也與當代人類發展出的時空觀念有相似的地方。空間的美醜不僅僅只建立在形象化的視覺經驗。時間、空間、人、物是共同存在,彼此互相連結才能完整一個場域的意義。人們珍視與時間、空間、物的連結時,人文精神便自此萌芽。

遵守與黑黑和胖胖的約定,讓他們和人、哲兩系的師生一起回家,正是彌補過去這段時間遺憾的最好方法。同時這也是體現人文精神的最佳做法。縱使校友以及退休教師們的其它提案(台大大宅門)再討喜,但都不切實際,毫無人文遑論精神。希望校友以及師們能夠了解到在那塊地上曾發生過人、事、物的價值。不要輕易切斷後進師生與過去的寶貴連結。

我多想在新家蓋好的那一刻,告訴黑黑和胖胖:「我們回家了。」

黑黑與胖胖的粉絲專頁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