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藝術家向博物館借8.4萬美金現鈔進行創作,繳回空白作品並命名為《拿了錢就跑》

丹麥藝術家向博物館借8.4萬美金現鈔進行創作,繳回空白作品並命名為《拿了錢就跑》
歐元示意圖。|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丹麥觀念藝術家哈寧向博物館索取了8.4萬美金,博物館期待哈寧寄回兩個裝有現金的相框,這將可視化丹麥和奧地利人的平均年收入。但展覽開幕前2天,他們得到的是2個空框架。

丹麥藝術圈最近發生一件登上國際新聞的大事,丹麥奧爾堡現代藝術博物館(Kunsten Museum of Modern Art)委託觀念藝術家哈寧(Jens Haaning)用真鈔進行創作,結果藝術家繳回了2件空畫框,作品名稱為「拿了錢就跑」(Take the Money and Run),博物館憤而考慮提告,但哈寧堅持這是藝術,他也鼓勵其他和他有著可悲工作條件的人,「如果他們的工作沒替他們賺錢,反而要求他們付錢去上班,那麼請拿了錢就跑吧。」

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奧爾堡現代藝術博物館委託藝術家哈寧重新創作2件他早期的作品,分別是2007年代表奧地利人年平均收入的2萬5000歐元(約新台幣81萬元),以及2011年的作品為丹麥人年平均收入,用32萬8000克朗(約新台幣150萬元)真鈔製作。

兩件作品本來是為了一個名為「Work It Out」的展覽而創作,展覽專注於藝術與工作生活之間的關係。這些作品將透過精心並排、裝裱紙鈔,呈現一整年的平均工資看起來是什麼樣子,用來反思工作的價值,以及歐盟內部的國家差異。

由於作品用的是真鈔,過去這2件作品的錢都是來自銀行借款,這次哈寧向博物館索取了作品需要使用到的鈔票,約8萬4000美元(約新台幣233萬元)。博物館期待哈寧寄回兩個裝有現金的相框,這將可視化丹麥和奧地利人的平均年收入。但展覽開幕前2天,他們得到的是2個空框架。

錢到哪裡去了?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哈寧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給博物館,裡面寫道:

「我決定替展覽製作一件新的作品,而不是分別展示14年和11年的2件作品。」

「這件作品基於回應了您的展覽理念和我們最初計劃展示的作品。」

「這件新作品就叫《拿了錢就跑》。」

56歲的哈寧是丹麥人,他的作品具有社會批判性,批判資本主義、全球化、民主、種族主義和結構性不平等等主題。

藝術家怎麼說?

「這不是盜竊,是違約,但違約正是這件藝術品的一部分。」

引發軒然大波的藝術家哈寧表示,他「當然不會把錢退回去,作品本身就是我拿了錢,然後不還。」

哈寧說,重新製作2件舊的藝術品,也不符合他當初製作藝術品的初衷。

「為什麼我們要展示一部關於丹麥……11年前的作品,或者一部關於14年前奧地利與銀行關係的作品?」

另外,雖然博物館借給哈寧8萬4000美金去購買現金完成這2件藝術品,也同意為他的作品再多支付1萬克朗(約新台幣4萬3600元),但哈寧說工作室的成本和員工的薪資,要完成這2件藝術品還是得讓他自掏腰包,支付4000美元(約新台幣11萬元)。

他說,「我鼓勵跟我一樣工作條件悲慘的人也這樣做,如果他們做了某件工作卻沒有拿到錢,還被要求要付錢才能去工作,那就拿走錢,然後離開」藝術家解釋。

博物館怎麼回應?

奧爾堡現代藝術博物館表示,與哈寧的合約中,要求他在明年1月,展覽完畢之前歸還這筆錢。展期為9月24日至明年1月22日。

「我相信他會把錢還給我們。他是一位備受推崇的藝術家。但如果我們不能拿回它,我們將不得不對這位藝術家提出告訴。」博物館長安德森(Lasse Andersson)告訴《衛報》。

「我們不是一個有錢的博物館」,安德森說這筆被拿走的錢,來自專門用於維護建築物的基金。

不過控訴歸控訴,博物館目前仍然在正在進行的藝術展「Work It Out」上,展示這2個空框架。博物館在展覽中為哈寧的作品指定的位置懸掛了空框架,旁邊是他解釋新概念作品的電子郵件。

《CNN》指出,透過這樣的事件,博物館與藝術家之間針對合約的屢行、藝術的價值與勞動的討論爭議,成為此次展覽的焦點,也正好符合展覽的主題。

「從藝術的角度來看,我可以為他們創作出比他們想像的更好的作品」,哈寧告訴《CNN》,他並不覺得他偷了錢,相反地,他「創造了一件藝術品,可能比原來計劃的好上10倍、100倍。這有什麼問題嗎?」

此次事件的苦主,博物館長安德森同意哈寧想透過作品來評論工作的價值。

「這件作品背後,有更廣泛的聲明:你應該看看你所處的結構,去思考它」安德森表示。「我們我們為什麼要去工作?這讓我們開始反思我們所處的社會的文化習慣。」這樣的結構,不只是工作,也可能是信仰,或者婚姻,也適用於藝術家的報酬是否足以滿足他們的工作?「如果有必要,你知道的,拿著錢跑吧!」安德森說。

儘管如此,博物館館長還是希望看到現金歸還。他說這筆錢是公共資金,是博物館的錢,需要依照合約所註明的歸還。不過安德森說,他暫時還不打算報警。

在藝術界,質疑藝術本身價值的作品並不少。像是義大利藝術家莫瑞吉奧・卡特蘭(Maurizio Cattelan) ,他在2019年在邁阿密的展覽上,展出一隻「用膠布黏住的香蕉」,這件「作品」後來以300萬台幣的價格成交。

RTS2TYK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全世界最神秘的塗鴉藝術家班克斯(Banksy)在2018年,在眾目睽睽的蘇富比藝術拍賣會中,「自毀」以高價拍出的作品,當拍賣官敲下成交槌時,Banksy的知名作品《Girl with a Balloon (2006)》 應聲變成碎紙條。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黃筱歡
核稿編輯:羅元祺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