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義工的東京奧運體驗:近距離見證選手的奮力一搏,徹底感覺到被鼓舞了

台灣義工的東京奧運體驗:近距離見證選手的奮力一搏,徹底感覺到被鼓舞了
Photo Credit: nippon.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京奧運的燦爛盛會,在短短17天落幕。在疫情肆虐的當下,能辦成奧運實屬不易,當中上從組織委員會,下至十萬多名義工,撐起了這項盛會。來自台灣的義工姚宣宏,也在田徑場上看到許多緊張瞬間外,更多的是一輩子難忘的美好回憶。

文:姚宣宏

籌備變數多,考驗心理準備

還記得第一天穿義工制服出發的時候,奧運尚未開幕。電視中,雜誌上,甚至空氣中,都充滿了些許對奧運抵制的氣味。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搭上電車,一時間果然吸引到不少乘客的目光,這當中雖有厭惡的目光,但也有許多羨慕的眼光反饋。

就在一路上邊思考擔心萬一碰上反奧運派人士,被丟石頭抗議的話,該怎麼對應的同時,列車已經緩緩駛進下一站。一轉頭,看到好幾位同樣義工制服的夥伴上車,自然地互相點頭問好,一瞬間心中不安的大石頭終於放下。

延宕一年的東京2020奧運,其實不只對主辦方與選手們是一場挑戰,對我們義工也是一個持久戰的心理試驗。疫情當道,反對辦奧運的聲音日漸升起,心中的奧運熱,也不免被許多人澆過許多冷水。

但很慶幸地,在跨出這天的第一步以後,那個熟悉的,熱血的,對奧運充滿熱愛的我,一剎那間就被召喚了回來。

在本次奧運期間,因為種種變化因素(各國與會人員數量最少化,禁止日本國內觀客觀賽等)導致我負責的義工項目一改再改,甚至擔心義工的願望是否會化作泡影。但在自己不放棄多次與義工負責單位努力爭取下,最後仍幸運地參與到多種工作內容,同時讓自己真的「眼界大開」。

在日本生活多年,雖然是外國人,但是支持日本,熱愛這片土地,才決定去當奧運的義工。應徵義工也並非透過特別的管道,而是查過資料後,透過東京奧運招募義工的官方網站去申請。

我參加義工參加的第一個任務是,在開幕式預演中,扮演選手的角色。配合開幕式的預演「循環」入場。甚至有時可以擔任各國旗手,在開幕式預演上,盡情揮舞各國國旗,享受類似選手們的體驗,這對我來說已經是無比榮幸的機會了!雖無法在正式的開幕式入場,但已經在我內心裡,開了好幾場屬於自己的開幕式了。

奇蹟總是在最不經一意時出現,開幕式當天,我竟然臨時被徵召去當緬甸隊的旗手,被賦予掌緬甸的國旗進場的機會。雖然並沒有緬甸選手一起共同進場,但能夠在正式開幕式上,與各國選手們同框,進入會場,眼眶真的已經泛淚,這是可以拿來說嘴一輩子的故事了。

田徑場上近距離感受選手們喜怒哀樂

我很幸運也參加到田徑場上的技術支援工作,主要負責架設每場田徑賽事選手的起跑架,並視情形需要在運動員開跑後,在20秒內移除起跑架,避免阻礙已完賽選手的跑線。這看似簡單的動作,其實在訓練的時候吃了不少苦頭。

首先起跑架比想像中的重,上面還有精密的感應裝置,被交代必須要輕拿輕放。且不論是架設或移除,都需要20秒以內完成,扣除從後台移動到定點的腳程,所剩的時間寥寥無幾,不能忍受任何失敗動作。所以頭兩天的訓練真的壓力蠻大的。所幸一起努力的義工同志們,對於田徑有著極大的熱愛,即使天氣悶熱,起跑架也被陽光加溫,燙到跟鐵板燒一樣,義工的大家都也是甘之如飴。

正式比賽上,預想不到的狀況很多,選手跑完後相當不受控制,造成每一次架設跟移除都是一種挑戰。

但這項工作有一點最讓人覺得夢幻的是,有時為了應付頻繁的起跑架設置與移除,義工們需要端坐在跑道邊的長板凳上,以便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務。在此同時,意味的就是,我們能夠很幸運的在「頭等席」觀看賽事。例如接力賽時,因為超級近距離,可以親眼看到各國菁英選手們在我們面前,接棒,吶喊,奔馳。交棒時臉上的表情,額頭上的汗滴,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礙於義工身分,我們必須要裝「撲克臉」,不允許跟選手一起吶喊,或為任何一位選手加油,但我們的內心是萬馬奔騰的。我永遠無法忘記,在每次起跑槍聲響起之際,選手們奮力向前衝的同時,義工們同時拔腿,奔向場上起跑架的那一個有趣的瞬間。

1020116
Photo Credit: nippon.com

識別證管理,觀察選手情緒

本次的義工體驗中,還有一項較為靜態,但能夠更進一步感受到選手們情緒的工作項目。就是在暖身區與場館間的識別證管控工作。簡單來說,就是確保這條通道只讓選手進入,相關其他閒雜人等禁止走這條通道,以便於選手們能更順利的進行報到,檢錄,並順利上場比賽。

因為這項工作需要檢查每位選手的識別證,除了用英文,日文,偶爾用中文宣導請選手們拿出識別證以外,也很常跟大部分的選手有各種隔著口罩的眼神交流。看出一些選手是一個人赴戰場,不免有些孤單,此時就會忍不住眼睛掃描各國選手制服上的國名,給他來個溫暖的加油打氣。

除此之外,透過世界各國的選手通過這條走道,可以很直接的感受到選手們的情緒。

從賽前的緊張氣氛,與教練在通道入口分道揚鑣的賽前最後擁抱;抑或是賽後幾家歡樂幾家愁,有興奮地拿著獎牌走回來的選手,也有失落無神,低頭啜泣走回來的選手。這些非常真真切切的情緒流動,都不時流竄在我們義工之中,義工們真的也都感同深受,時而感動,時而緊張,時而難過。

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看到一位因競賽時受傷,無法完成比賽,被輪椅推回來的選手嗚著面哭泣,哭到無法自拔的時候;雖然整個會場是嘈雜,但選手的周圍好似時空靜止一般,寧靜的讓人發顫。

另外在男子一百公尺四人接力決賽,也發生了日本選手因交棒失誤而失去資格的插曲。當時我也在田徑場內親眼見證到這一刻。當場多數的日本義工或工作人員也都驚訝的嘴巴合不起來,在我身邊的義工甚至抱頭大叫,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我隨即把眼光轉向仍在場內的日本田徑選手,發現場上四位日本選手已經聚集在一起,互相打氣,我馬上體悟到一點,觀眾們再怎麼難受,應該也比不上選手內心的錯愕吧,既然選手都已經選擇正面面對失誤,作為觀眾的我們,是不是更該伸出雙手,使勁給他們鼓勵的掌聲呢?所以我放下錯愕的心情,盡情的在場上為了他們鼓掌。

這一路上,看到許多選手們懊悔的心情,義工們都很心疼。但比賽就是比賽,有輸贏,有意外;有幸看到這麼多奮力一搏的選手們齊聚一堂,身為義工的我們,也徹底感覺到被鼓舞了。

一轉眼閉幕,義工生活完美句點

閉幕式這天,選手們都完成了比賽,臉上都也有著較輕鬆的表情。好幾位選手看到我的扇子以後,也都熱情的回應我,氣氛真的很愉快,但也很讓人不捨。

就在最後目送選手進閉幕式會場之後,東京奧運義工行程也正式畫上了句點。

自己可能是不想要太真實面對結束的那一刻。我最後沒有選擇進場看閉幕式,而是跟幾位義工朋友一起,盤坐在會場旁的廣場,遠眺著主場館,邊收看手機上的閉幕式轉播,一起在煙火綻放時喝采,互道這兩週來辛苦了!用一個屬於自己的慶功宴氣氛,結束這一段奇幻的奧運義工旅程。

這次的東京奧運,無疑是替後疫情時代的全世界打了一劑強心針,期盼我們一起努力,戰勝疫情後,再度迎接下次熱熱鬧鬧的巴黎奧運盛會!

作者簡介:1981年生,2009年來日,現居日本東京台灣人。於科技業就職,通中英日台語。喜好日本旅行,跑遍日本47都道府縣,喜愛攝影,製作影片,紀錄旅遊與生活點滴。致力於台日間交流。未來夢想能夠開民宿,持續推廣台灣,讓全世界的大家知曉。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