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何要支持「負數票」制度?因為再也不必「含淚投票」給一堆爛蘋果

我為何要支持「負數票」制度?因為再也不必「含淚投票」給一堆爛蘋果
Photo Credit: Frits Ahlefeldt-Laurvig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現行制度下,當選者往往以為自己擁有大多數民意,其實不然,因為反對者無法表達其意見。

文:洪浩哲(金融工作者)

黃國昌老師於4月8日立院旁聽後發表了這樣的感想:「國民黨立委問政品質之低、發言之愚蠢,已經讓我快要無法忍受,完全無法理解到底是如何當上立委的,真正是台灣社會進步的絆腳石。」搭配前陣子的台北市議會總質詢,讓人不禁懷疑:那些人真的是人民自己選出來的的嗎?

其實不然,大多數人都不希望某些人當選,可是他們就是會當選,為什麼?因為這正是選舉制度最大的問題──不只在台灣,全世界的民主國家都一樣──大家明知某個人很爛,可是我們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當選。

那要如何解決這個亂象,我想唯有「反對票」(或稱負數票)制度能解決這個問題。顧名思義,就是讓選民在投票時,多了一個「反對」的選項。此概念非我構想,最早於2004年就有人提出了,只因礙於龐大的利益結構,實在很難有人去撼動現在這個體制。目前正在推動這個制度的組織為「負數票協會」。

我先來講贊成的理由,再來講反對的理由:(以下論點部分參考自負數票協會)

一、 只許贊成不許反對,投票的權利只行使一半

或許有人會說「不要投給某候選人不就等於反對他了嗎,何需反對票?」「不支持=反對」只有在兩位候選人時才成立,三位以上,「不支持」其他候選人並不代表「反對」他們。再者,若候選人只有一位,不支持他者就算不投給他,對他而言也毫無影響,為何?

舉例而言,去年九合一選舉,有38%的村里長,共2970人是同額競選,意味著在現行制度下,他們只要投給自己即可當選,不論反對者有多少,這不是很奇怪嗎?而有些人為什麼沒人敢出來跟他們競選?

二、 民眾會更願意出來投票,民意能充分表達

「這次的候選人沒有一個是我支持的,所以我不想去投票。」這句話是否耳熟能詳?而反對票(負數票)正好能解決此問題。現行選舉制度到後來演變成大家都在比爛的「負面選舉」,民眾只能從一堆「爛蘋果」中挑一個比較不爛的,「選賢與能」的目的已完全消失。

有了反對票(負數票)之後,各候選人再互相攻擊或許可以贏得少部分人支持,但反對者可能更多,甚至遠遠壓過支持者。此外,在現行制度下,當選者往往以為自己擁有大多數民意,其實不然,因為反對者無法表達其意見;或有些人其實是「含淚投票」,根本不喜歡該候選人;甚或該當選人的票根本只是其他候選人的「肚爛票」,並非真正支持。

三、 只圖利少數族群或立場偏激者無法選上

舉例而言,發放某某津貼,一號候選人喊一萬;二號候選人喊一萬五;三號候選人喊二萬,選舉變成漫天喊價,也不在乎政見是否能實現,反正自己能拿到某「潛在受惠族群」的票就夠了,政見往往忽視大眾利益,又容易跳票。若有反對票(負數票)制度,此策略將無效,因為此種政見將引起「其他族群」不滿,進而投給該候選人反對票。

若某候選人反對票過多,代表他忽視大多數人利益,此人將無法也不該當選。因此候選人為了避免「中間選民」反對他,必須提出更符合大眾利益之政策,也就是說,只靠「基本盤」是不夠的。此外,由於立場偏激者亦無法選上,對內增進社會和諧,對外促進世界和平,減少戰事(主戰派通常為較偏激者)。

四、 終結賄選文化

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台灣從古至今一直想要打擊賄選,但始終未見成效,原因何在?因為買票者只需買通「某一數量」,比方說,10%的選民即可當選,縱使大家明知某候選人賄選,可是他還是選得上,因為不支持他的90%選民根本無從反對他,當然有恃無恐。

若有反對票(負數票),該候選人不可能去買通其他90%選民「不要投他反對票」或「投給對手反對票」,一來成本太龐大;二來花錢讓選民去反對別人還不如讓多一點人來支持自己啊!

懶人包 希望網友製作更好的版本

Posted by 負數票協會 on 2015年4月13日

接下來我們來看目前有提出反對意見的幾位人士:

  • 段宜康

段委員表示:「如果『負數票』成真,就是設計一個制度,讓候選人得更為著力醜詆對手;其結果是擴大仇恨、加劇對立。」其實正好相反,詳見上述第二點。

段委員又舉例:「若某立委選區,共有3位候選人。1號得贊成票70000-反對票66000=4000票;2號得贊成票65000-反對票68000=-3000票;3號得贊成票15000-反對票5000=10000票」,則結果將是「恭喜得票最低的候選人當選!」

不知各位有沒有發現一件事,這樣的結果「對小黨反而有利」!為什麼?我們可以把1號和2號候選人想成藍綠兩黨,而3號候選人就是所謂的「第三勢力」。兩大黨支持者固然多,但反對者也多;至於新興的第三勢力縱然拿不到這麼多贊成票,也不會被多數人所反感,相抵之後反而有機會勝出。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制度呢?簡單説,如果「負數票」成真,就是設計一個制度,讓候選人得更為著力醜詆對手;其結果是擴大仇恨、加劇對立。不止如此。選票計算如果是贊成票-反對票=該候選人得票;還有可能出現這種結果:某立委選區,共有3位候選…

Posted by 段宜康 on 2015年3月1日

  • 管碧玲

管委員首先引用我國憲法規定:「選舉權和罷免權是採分立制,憲法133條規定:『被選舉人得由原選舉區依法罷免之。』『原選舉區』的規定,明顯揭示了選舉與罷免的憲政邏輯:罷免是在當選後才得行使的分立制規定。採計負數票去拉下潛在當選人,其實就是『選舉罷免聯立制』,它讓潛在當選人,在當選的同時就被罷免。跟前述『罷免是在當選後才得行使』的憲政體制對照,這顯然是違憲的。」

若管委員欲質疑反對票(負數票)制度違憲,那憲法所保障的其他參政權:難如上青天的罷免權,被視為「鳥籠公投」的創制複決權,真的有被「保障」了嗎?還是只是有名無實?這部分我想目前已經有許多人在努力了,各立委們也要加把勁啊!

管委員接著表示:「負數票不只有違憲的問題。台灣是一個高度熱衷政治的社會,如果選舉制度可以讓『一個領先10萬票的人,可以被10萬零1個人反對就輸給落後10萬票的人,』甚至讓『一個98100票的人,因為101張反對票,輸給98000票的人』,那麼,以後選舉就是『全民大幹架』了!」

那候選人是否也該檢討「為什麼會得到這麼多反對票」呢?反對的人比贊成的多,是誰的問題?又為何98100的有反對票,而98000的沒有?

管委員又寫到:「負數票有『少數否決』的威力,誰會去用?不言可喻,這幾個發明家宣稱負數票可以避免極端的候選人當選,殊不知,『負數票』正是極端勢力的溫床!」其實也正好相反,詳見上述第三點。管委員想要否定這點,卻沒提出反對理由?

我罵政府的智商連烏龜都不如,但是對「負數票」的倡議者,我只是搖頭而已。寂寞的人享受著發明的樂趣,努力想找事做,還是有點同情他們!。致於內政部的愚蠢無知,真的像陳敏鳳常說的:「深不見底」了!公務員考試沒有必考憲法嗎?我國憲法規定,選舉權和…

Posted by 管碧玲 (kuanbiling) on 2015年3月1日

  • 呂秋遠

他寫了一篇很長的文章,其中有贊成也有反對,我先節錄贊成的部分:「這種制度聽起來似乎不錯,因為選民總算可以表達對某位候選人的厭惡,而不是只有支持而已。就像是臉書以後不會只能按讚,也可以按爛。」

「因為國民黨或民進黨可能會很擔心,在這種選舉制度之下,兩黨政治不一定是選民所要。」「這背後的政治算計,可能只是懼怕新勢力崛起而已,因為討厭票大概都會落在兩大黨居多,畢竟他們形象鮮明,而生存得越久越大,正面形象固然會有,負面形象一定也多。這時候新勢力崛起的可能就高。」看來呂律師也贊同反對票(負數票)制度對第三勢力有利。

接下來是他的反對意見:「但會出現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偏激選民會決定投票結果;第二個問題是,這種選舉制度在鼓勵愛恨不分明的候選人出頭。」「然而被刪除的候選人往往是比較偏激的候選人,或是比較『邊緣性』的選民所支持的對象,這樣一來,可能會讓這些選民,在第二偏好以下做手腳,而且左右選舉結果。」

呂律師也贊同「偏激的候選人會被刪除」,但他所講的「在第二偏好以下做手腳」,是在澳洲的選擇投票制(alternative voting system:AVS)才會發生,他在寫這篇文章時忽略了反對票(負數票)制度一人還是只有一票,所以並不會造成此問題。

文章中還有提到:「第二個問題就是,往往第一偏好拿很多的候選人,可能最低評價也拿不少。畢竟喜歡與討厭柯文哲的人,都會很多,連勝文亦同。我們想像一個場景,如果有第三位候選人出現,他並沒有這麼極端的愛好,也就是平庸而已,」「這時候這個平庸的第三位候選人,可能就會趁亂殺出,順利當選。」「我們希望由偏激選民主導最後結局,以及選出愛恨不明顯(平庸?)的候選人嗎?」

這裡我想提出一個很重要的點:「中庸 ≠ 平庸」。符合大多數「中間選民」所期待之「中庸政策」,竟然被視為「平庸」的候選人,實在是不太公平啊!

我國現行採用的立委選舉制度是單一選區多數決加上部分的比例代表制,而且是並立制。先不解釋並立制的問題,我們單純解釋區域立委的投票法,就是選民只投一票,最高票者當選。目前有人提出「負數投票制」的新設計,也就是說,在區域立委的設計上,以後選民…

Posted by 呂秋遠 on 2015年3月2日

最後講一下個人淺見,我認為應以「贊成票」數量作為選舉補助款之依據。負數票協會的設計是以贊成與反對票之「差額」作為補助依據,此乃站在節省公帑之角度考量,其立意本善。但在該協會既有之負數票設定下,一票只能選贊成或反對,「縱然純以贊成票作為補助依據,已達節省公帑之目的」。

故若此制度欲幫助第三勢力崛起,終結藍綠惡鬥,這是目前社會大眾所期待的,則補助款為小黨極為重要之經費來源,國家應助其發展。此外,由於藍綠兩黨既得利益者眾,反對者固然多,因此若能結合各第三勢力政黨來推動此制度,應會更容易些。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