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蘭的史詩》:從「有機」經濟到「礦物」經濟,工業革命為何誕生在英格蘭?

《英格蘭的史詩》:從「有機」經濟到「礦物」經濟,工業革命為何誕生在英格蘭?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劃時代的技術創新,乃是把煤所產生的能量拿來利用。於是,經濟形態開始從後人所謂的「有機經濟」(以木頭、風、水或獸力為動力的經濟)轉變為「礦物經濟」。這項轉變使英格蘭得以在富裕程度上超越荷蘭,在製造業上超越印度。

文:羅伯特.圖姆斯(Robert Tombs)

從「有機」經濟到「礦物」經濟

任何人若想到過去三十年大不列顛製造業的成長,都必然會讚嘆和吃驚於其成長速度。大不列顛在法國大革命之後的成長速度,快得令人無法置信。蒸汽機的改良速度也快得無法估算。最重要的是,資本和專業技能提升了毛料、棉布這兩大重要製造領域設備的機器產能。——派翠克.科芬(Patrick Colquhoun),一八一五年

後人所謂的「工業革命」,就誕生在這樣一個富裕、勤勞、崇尚玩樂與貪得無厭的社會裡。這究竟是如何發生?這個問題至今仍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有人認為工業革命是多重因素作用的結果:比如啟蒙運動強化了對科學實驗的興趣、識字和教育、英格蘭的政治與法律制度、農業生產力、都市化和日漸增加的對外貿易等等。另有人從中挑出幾項關鍵因素:高工資、煤礦與開創性的科技發明。最簡單的答案,就是經濟成長有其錯綜複雜的先決條件(我們往往也將這套答案用在今日的開發中國家身上)。

如果採納此一觀點,英格蘭這個先進經濟體就有許多值得一談的特點:當時只有荷蘭或德意志西半部省分、印度與中國的某些地方可以相提並論。英格蘭的識字率和教育程度特別高,很可能比今日巴基斯坦還高。工人家庭子弟上學受教十分常見,大部分英格蘭和荷蘭的工人都能簽下自己名字——這可是世界史上前所未有之事。十七至十八世紀時,三分之二的英格蘭男孩跟著師傅長久習藝——從今日將近半數年輕人離開學校後便未再受教育來看,這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上學受教育和當學徒習藝都要花錢,年輕人之所以願意負擔和投資(甚至對窮人來說亦然),就是期待未來可望拿到高工資。例如伊靈(Ealing)的某位園丁,每星期便花上六便士讓自家小孩受教育,就和他花在啤酒上的錢一樣多。如果經濟發展的先決條件包括達到某個識字率門檻,那麼英格蘭從一七○○年開始大概就已經達成:在商務界的高階職業或重要職業的識字率接近百分之百。

英格蘭的經濟以倫敦為中心,而倫敦則是當時西方世界的最大城。英格蘭政府維持秩序,同時讓人民享有特別高的自由。英格蘭政府還限制外來競爭以保護本國事業。英格蘭的法律制度保護財產權,但並未保護到使財產無法變動的地步:例如透過圈住土地來防止變動。英格蘭具有高效且適應力強的農業,能餵飽日漸增加且日益都市化的人口。

經濟成長是否僅源於前述因素的結合?有些一心要探明究竟的經濟史家質疑起這種常識般的解釋,不願相信無法衡量或檢驗的東西。他們宣稱啟蒙運動的科學與工業技術關係不大,而今日中國也證明了代議政體和公民自由也非經濟成長所必需。他們甚至主張,十八世紀專制政體的經濟成長可能還稍高於代議政體。除此之外,十八世紀英格蘭具有高稅負和高度貿易管制的特點,而這些特點通常被認為不利於投資和成長。

這就導致了一個爭議問題。考慮到不列顛在十八世紀後成為最大贏家,而這段期間有八成以上的稅收花在戰爭上(光是皇家海軍的經費就占國民所得的一成左右,約是今日皇家海軍所占比重的十二倍之多),那麼我們可否認為不列顛強勁的經濟成長源於其戰爭掠奪的斐然成果?這種掠奪行徑始於伊莉莎白時期的德雷克、羅利、霍金斯劫掠西班牙船隻與殖民地的冒險活動,又因為英格蘭共和國拿下牙買加和頒行《航海法案》(一六五一年)而變本加厲。隨著漢諾威王朝在美利堅與印度的征服,不列顛的掠奪開始走向全球化,最後在十九世紀的帝國主義擴張中達到極致。

比這更糟糕的解釋,就是將英格蘭的經濟發展歸咎於販奴與蓄奴的獲利——馬克思主義歷史學家和加勒比海政治人物埃里克.威廉斯(Eric Williams)就如此主張。工業革命是否從最初就染上汙點,是「侵略成性、無情貪婪、肆無忌憚又偽善」的英格蘭人將其財富建立在「快樂天真、脆弱且任人宰割」的他人苦難之上?我們是否該將今日世上許多地方的貧窮歸咎於此?許多曾遭受不列顛霸權危害的國家都有人這麼認為,而這觀點也使兩百年後敏感的英格蘭人心生愧疚。

經濟史家在這一點上同樣有不同看法。有些經濟史家主張對外貿易占不列顛經濟活動的比重相對較小:一七八○年出口額不到GDP一成,比今日還低。而且當時與亞洲或美洲的貿易都只占對外貿易額的一小部分。奴隸買賣和其衍生活動在整個外貿裡占的比重也不大,獲利少到可以略而不計——國民所得一%左右。晚近有人認為,「甘蔗種植和奴隸買賣規模不是特別大,促進了不列顛經濟成長的幅度也不大。」工業革命本身肯定不是蓄奴「所促成」。此派認為工業革命的主要推手是國內需求,「邊陲地區終究純屬次要」。

但另有歷史學家主張,外貿雖不能完全解釋經濟為何成長,出口對那些構成主要現代化部門的新興產業(紡織、煉鋼、機械工程)仍舊極為重要。這些產業的產品出口比例愈來愈高,並在一八○一年達到四成左右。奴隸生產的殖民地產品處於經濟變遷的中心,尤其是美利堅的棉花和加勒比海地區的糖。這些解讀的差異,有一部分取決於對經濟成長模式、假設性替代方案與財政統計資料的技術辯論。但不容否認的是,在英格蘭實現的工業化就算並非完全由海外貿易促成,也深受海外貿易影響。若沒有棉花,工業革命恐怕也不大可能發生。當時是否還有別的方式可實現經濟現代化,至今仍未有定論。

倘若英格蘭在一七四○年代至一八一○年間遭其對手(尤其是法蘭西、西班牙、荷蘭)擊垮,其海上力量和貿易便可能遭到摧毀,導致其經濟成長和工業革命嘎然而止。若此事成真,英格蘭就真的有可能會變成喬治三世在美利堅戰爭時所說的變成「一塊窮島」,而法蘭西可能在經濟發展和全球稱霸上獨占鰲頭。英格蘭最終打垮法蘭西霸權,而這帶來一個意料之外的益處:主宰歐洲與海外世界之間的貿易和交通,從而在十九世紀鞏固並擴張其貿易實力。工業革命就在這時開始迅速展開。

但這並不是在說打贏戰爭和擁有對外貿易一事「促成」了工業革命。其他國家也擁有重要的海上與殖民地貿易,例如荷蘭仍是亞洲貿易大國,西班牙擁有最大的殖民地市場,法蘭西則是十八世紀殖民地產品進出口貿易的龍頭,該國的經濟成長建立在西印度群島的產品之上。但工業革命並沒有發生在西班牙或法蘭西(這兩國也並非對此不感興趣),甚至也不是發生在富裕且商業先進的荷蘭。因此,若要解釋英格蘭經濟為何獨樹一格,就得先釐清英格蘭有何與眾不同之處:技術、工資、消費、能源。

十八世紀期間,英格蘭出現一連串驚人的技術變革。亞伯拉罕.達比(Abraham Darby)用焦煤煉鐵(一七○九年),從此煉鐵可不用木炭。湯瑪斯.紐科門(Thomas Newcomen)發明蒸汽機(一七一二年),使人得以把深煤礦裡的水抽乾。約翰.凱(John Kay)的飛梭(一七三三年)加快織布速度,詹姆斯.哈格里夫斯(James Hargreaves)的多綻紡紗機(約一七六五年)則大幅增加手工紡紗的產能。理查.阿克萊特(Richard Arkwright)的水力紡紗機(一七六九年),用水力驅動捲軸來紡紗,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的凝汽室(一七六九年)則帶來符合經濟效益的蒸汽動力。撒繆爾.克朗普頓(Samuel Crompton)的走綻紡紗機,開啟了高質棉紗的大量生產。

亨利.科特(Henry Cort)的軋鋼機(一七八三年),加快了鐵的生產速度。愛德蒙.卡特萊特(Edmund Cartwright)的織機(一七八七年),則使人得以用水和蒸汽動力來織布。這些創新持續改良了工人的生產力。這些新器物的發明家是那些已投身於「勤勞革命」且往往自學而成的手工匠和商人。

有人選出所謂的「十大發明家」:除了前述諸人,還有土木工程方面的約翰.史密頓(John Smeaton)和陶瓷製造方面的喬賽亞.韋奇伍德。其中僅有三人讀過文法學院,一人(有地紳士之子卡特萊特)上過牛津大學。其他人只受過少許學校教育,但透過當學徒、成人教育與實驗來習得技能。紐科門、哈爾格里夫斯、阿克萊特、克朗普頓等人都是手工匠出身。好幾位發明家與不順從國教教派有關。我們因此可以說,是平凡人改變了歷史。

但英格蘭之所以能夠採用這些獨具巧思的省力技術,乃是因為英格蘭工人的高工資,以及有增無減的消費者需求,使新技術投資不怕虧本(產品便宜後又進一步助長對產品的需求)。於是,藉由大筆投資來促成技術持續更新,這點在英格蘭切實可行。反觀法蘭西或印度由於勞動力過於低廉,因此並未採用多綻紡紗機。法蘭西政府亟欲藉由工業間諜與利誘不列顛企業家與工人,來獲取英格蘭的技術。

值得注意的是,法蘭西這招並非每次都能得手。一七八五年,法蘭西在英格蘭製鐵業者威廉.威爾金森(William Wilkinson)的投靠下,在歐陸建立第一座生產焦煤高爐鐵的大工廠,就蓋在法蘭西東部的勒克勒索(Le Creusot)。結果不久後該廠就成為浪費錢的蚊子館。由於當地的工資和需求都很低,而且缺乏專業技術的工人,花大錢蓋的大工程就此淪為廢鐵。

劃時代的技術創新,乃是把煤所產生的能量拿來利用。於是,經濟形態開始從後人所謂的「有機經濟」(以木頭、風、水或獸力為動力的經濟)轉變為「礦物經濟」。這項轉變使英格蘭得以在富裕程度上超越荷蘭,在製造業上超越印度。這也對英格蘭經濟地理、社會地理與政治地理的面貌影響甚大,使許多新工業活動集中在英格蘭中部、北部的煤田附近。英格蘭有非常龐大的煤礦床,而工業革命離不開這些煤礦床。但世上有許多地方也有龐大的煤礦床,例如印度。然而,礦物經濟只有在英格蘭得以迅速發展,因為英格蘭已擁有可觀的煤業(一七○○年占了歐洲煤產量八成)。

P154-161_圖片1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提供

英格蘭煤業主要為經歷過數百年商業發展且人口大增的倫敦供暖。早期的蒸汽動力是藉由把水加熱、把蒸汽冷卻以製造出真空的紐科門大氣式蒸汽機(atmospheric engine,約一七一二年),但此法太過耗煤,只有在燃料成本低到可略而不計的礦井口才實用。燃料經濟的精益求精(例如瓦特的凝汽室),漸漸擴大了蒸汽的用途,但還是要到進入十九世紀許久以後,英格蘭和世界經濟才會透過動力驅動的機器、火車、汽輪和後來的發電設施而改頭換面。一直要到兩百多年後,擴散全球的碳經濟才開始對其所創造的福祉構成環境威脅。

相關書摘 ▶《英格蘭的史詩》:如果要替英格蘭王國選定誕生日期,886這一年大概最為理想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英格蘭的史詩:務實.法治.傳統.中庸,揭開千年淬鍊的島國認同(全套三冊不分售)》,衛城出版
作者:羅伯特.圖姆斯(Robert Tombs)
譯者:黃中憲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成人商品、實體商品、限定商品不包含在內,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英格蘭的漫長歷史,宛如單車穿越風景如畫的山谷,駛過暴風雨般的荒原。
從亞瑟王傳說到公投脫歐,歷經外族入侵、異國統治、殘酷內戰、納粹威脅、帝國瓦解……
全球最老牌民主國家,如何找到立足世界的價值認同?

英格蘭 ≠ 英國?不認識英格蘭,就無法真正理解英國。
獨一無二英格蘭觀點.重新理解英國歷史的磅礡之作。

英格蘭人是世上數一數二古老的民族,擁有傲人且深刻影響世界的政治、經濟、法律制度,宗教寬容、文化多元,還有結合傳統與現代的藝術時尚。更重要的是,英格蘭有著延續千年的獨特認同:務實.法治.傳統.中庸。這份價值認同從何而來?為何能維繫如此長久?又是如何與島國歷史連動?

二次世界大戰以來,英格蘭人碰上了自我定位的挑戰與掙扎。帝國瓦解、經濟衰頹,英格蘭的全球影響力似乎大不如前。徬徨的人把目光投向大洋彼岸的美國,或把歐洲聯盟看作新出路。英格蘭能否靠自己走向世界?唱衰與懷疑的聲音四起,激起了英格蘭人重新思考「我們是誰」的古老問題。

劍橋大學教授圖姆斯提醒,英格蘭認同不是一天造成,歷史上也曾多次遭受考驗與轉型。他以史家之筆,細數英格蘭源遠流長、複雜曲折的歷史,找回被遺忘的自信與尊嚴。從羅馬帝國邊陲到日不落帝國中心,再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英格蘭人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不斷改變,看待自我的方式也持續演進,但「務實.法治.傳統.中庸」的精神卻一路綿延下來。這些價值不只曾經改變世界,更成為英格蘭最珍貴的島國認同。

英格蘭未來將何去何從?本書以英格蘭的千年歷史為憑藉,回顧英格蘭人經過千錘百鍊的島國認同,檢視英格蘭文化的斷裂與延續,找出處變不驚、在傳統中持續創新的智慧。

「世事變化無常,為了守護傳統,就必須持續創新。我相信英格蘭存在的價值,相信我們會前進。」──喬治.歐威爾

本書特色

本書旨在回答英格蘭過去、現在與未來的重要課題:

  • 英格蘭的國族認同如何在千百年來中不斷演變?
  • 英格蘭人的自由民主制度、法治精神、語言與文化,如何影響全球歷史?
  • 今日英國已衰落成二流國家?英格蘭該如何看待自己與歐洲聯盟的未來?
getImage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