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將移除所有「反疫苗」相關影片,專家:假訊息被封鎖,陰謀論並不隨之消失

YouTube將移除所有「反疫苗」相關影片,專家:假訊息被封鎖,陰謀論並不隨之消失
Photo Credit: Souvik Banerjee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YouTube在今年稍早曾表示會下架6位由英國反數位仇恨中心(Center for Countering Digital Hate)辨識出來的反疫苗論者(該中心點名的人數總共有12位),YouTube最新宣布的政策代表多數反疫苗論者的帳號都將有可能被封鎖。

全球最大影片分享網路平台YouTube昨(29)日在部落格發文宣布新政策,將會移除所有與疫苗假訊息相關的影片,包含錯誤宣稱疫苗會造成慢性健康後果或疾病,或是疫苗無法減少病毒傳播、或是疫苗成分相關的假訊息。YouTube表示新政策涵蓋的不止是常態接種的麻疹或是B型肝炎,而是與所有疫苗相關的內容。

多年來,研究假訊息的專家表示反疫苗影片在YouTube上的人氣,助長了美國以及世界其他國家對疫苗的懷疑論。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苗完整的接種率在美國是56%,相較於在加拿大是71%、英國則是56%。今年7月,美國總統拜登也曾將疫苗相關的假訊息,部分歸責於社群媒體公司。

社群平台間緊密相連,推特或臉書上爆紅的影片往往來自YouTube

YouTube這次的新政策標誌了這家科技巨頭的轉變。如同臉書和推特,YouTube長期以來拒絕監督在其平台發布的內容,力主一個開放平台對言論自由而言極為重要。但隨著受到來自監管、立法者以及活躍使用者的批評,YouTube再度改變了政策。

任職於加州柏克萊大學的電腦科學教授,同時也是假訊息研究專家的法里德(Hany Farid)表示,「你創造了一個孕育(假訊息)的環境,但當你封殺它的時候它並不會消失,假訊息只是搬到別的平台去。」法里德說這並不是一個特別複雜的問題,「我們有一年半的時間能夠思考這些議題。當我們知道疫苗即將問世時,為什麼這樣的政策不在一開始就施行?」

YouTube全球信任與安全事務副總裁霍普林(Matt Halprin)表示YouTube之所以沒有立即採取行動,主要是因為聚焦在處理COVID-19疫苗相關的假訊息,「當我們注意到對於其他疫苗的錯誤宣稱,會導致對COVID-19疫苗的畏懼時,我們便擴大了禁令。」

霍普林表示發展健全的政策需要時間,並表示他們希望執行的每一項政策都是足夠全面且可執行、具有一致性,且能充分面對要解決的挑戰。

小羅勃.甘迺迪(Robert F. Kennedy Jr.)和梅爾科拉(Joseph Mercola),兩人長年是反疫苗運動代表人物,過去以來一直主張他們並不是反對所有的疫苗,但宣稱他們相信有關疫苗風險的資訊一直被壓制。

臉書在數個月前禁止了所有與疫苗有關的假訊息,不過兩人的臉書專頁仍依舊在,他們的推特帳號也是。

梅爾科拉在一份電郵中表示自己過去一直以來遭受到審查,並表示在沒有提供證據的情形下,疫苗的確害死了不少人。甘迺迪也在電郵中表示自己遭到審查,並表示「過去的歷史上沒有案例顯示,審查和掩蓋真相能夠為民主或公共衛生帶來進步。」

YouTube、臉書和推特在COVID-19疫情大流行初期就都禁止有關COVID-19的假訊息,但錯誤的宣稱與主張仍持續在這三個平台流竄,且三者之間是緊密相連,推特或臉書上爆紅的影片往往是來自YouTube。

來自美國范德比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研究假訊息的副教授法齊奧(Lisa Fazio)表示,社群平台間的動態關係經常在COVID-19假訊息的討論中被忽視。法齊奧表示YouTube是這類假訊息的聚集地,「如果你在臉書或其他地方看到假訊息,很多時候都是來自YouTube的影片。我們的討論範圍經常不涵蓋YouTube,但應該是要這麼做的。」

這些社群媒體公司過去聘僱過數千名的審查員,並透過高科技的影片和文字辨認的演算法監督假訊息。霍普林表示YouTube過去就藉此移除掉了13萬3300支散布COVID-19疫苗假消息的影片。

社群媒體公司的領導人過去聚焦在將這些遊走在灰色地帶的影片從推薦影片的演算法裡移除,並致力於讓具有權威性的醫療影片——由醫院或是醫學院所製作的——能夠出現在健康照護主題相關搜尋結果的前幾名。

但上述的做法仍不足以阻止反疫苗以及COVID-19的假訊息傳播,YouTube在今年稍早曾表示會下架6位由英國反數位仇恨中心(Center for Countering Digital Hate)辨識出來的反疫苗論者(該中心點名的人數總共有12位),YouTube最新宣布的政策代表多數反疫苗論者的帳號都將有可能被封鎖。

專家:反疫苗論者即使被踢出平台,陰謀論並不隨之消失

法里德表示反疫苗論者在主流平台上形成社群並且和追隨者建立連結,即使他們被踢出了這些平台,還是能夠生存下來。「這些具有影響力的人物即使在YouTube被封鎖,他們仍舊可以搬到Telegram等對內容限制較少的平台,並要求他們的追隨者跟過來。」

法里德表示這些陰謀論並不隨著他們被YouTube封鎖而消失,「這些社群平台創造了社群,也創造了毒害,但陰謀論者隨時可以搬到別的平台去。」

YouTube醫療和公共衞生合作部主任兼全球負責人葛拉漢(Garth Graham)表示,他們正在努力將更多具有官方消息來源的影片放上平台,目標是讓具有正確科學資訊的影片能夠呈現在使用者眼前,在他們看到反疫苗相關的內容之前。

法齊奧認為儘早在使用者面前提供具有權威性的資訊確實有幫助,但這些以事實為基礎的影片與充斥著假訊息的影片相互競爭人們的注意力時,經常會遇上困難。以事實為基礎的影片如何吸引注意且令人信服是個難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