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治網路世界的「貓迷因」:宅宇宙的LOLcat文化

統治網路世界的「貓迷因」:宅宇宙的LOLcat文化
Photo Credit: Popca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LOLcat貓迷因圖於是迅速走紅,成為了鄉民們評論與對話、自嘲與嘲弄、抒發與批評的另類語言,用純文字無法達成的萌幽默引發宅圈同好的會心一笑。

迷因(meme),來自於「基因」(gene)概念的文化變體。生物演化學家道金斯(Clinton Richard Dawkins)著名的《自私的基因》一書中,提到基因作為一種複製子,以複製自身作為其生存目標,從而推動演化的過程。道金斯更進一步提出迷因作為相對應於基因的文化演化基礎單位,和基因一樣以複製自身作為生存目標。迷因並沒有受到以文化作為研究對象的人類學家所重視。

對人類學來說,迷因的概念太過機械化、單一化,而它強調的演化論更無法說明人類社會各文化豐富多樣的變形與交會。但迷因卻在網路時代被挪用,成為它次文化的載體。傳播學者希夫曼(Limor Shifman)提到迷因作為網路世界訊息與意義傳遞的文化創造物(cultural artifact),透過複製、模仿、再創造、與混搭,在網路使用者間流傳,進而打造一個共通的社會論述。

bf8b42cdc9b123436729b66535b5fa5623355641
Photo Credit: Akashi
Meme of meme

模仿是迷因的基礎,但如同批判理論家巴巴哈(Homi Bhabha)對模仿(mimicry)討論,模仿永遠是「幾乎一模一樣,卻非完全相同(almost the same but not quite)」。這個「卻非完全相同」的空間,正是迷因值得玩味的地方。它既讓人參與在共享的事件中,又打開創意和個性的空間。群體與個體並不對立,而是彼此催化。

在互動式的網路媒體上,迷因創造與傳播的成本極低,鄉民可以容易地參與其中,成為既是迷因的使用者也是其生產者的「產用者」(produser)。迷因產生競爭,也製造串連,以圖會圖、以梗會梗的交流方式,在LOL的情緒下催化,讓網路世界的次文化更快速、更大規模的擴張。這種社群凝結的方式,有時甚至成為一場運動的催化劑。

迷因是嘲弄的。迷因是參與的。迷因是異議的。迷因的低成本以及它吸納並激發群眾能量的本事,讓它成為了當權者最害怕抗爭工具。朱克曼(Ethan Zuckerman)說,不要小看網路上幾張貓的圖片,當貓迷因訓練了人們如何使用數位工具參與、尋找同好、發出批評、並且樂在其中,它便可能如蝴蝶效應般掀起一場政治革命。

網路評論者安曉(An Xiao Mina)更強調迷因作為認同者的記號(identity marker),是社群媒體運動中凝聚參與者的核心。透過各種hashtag、梗圖、二創,迷因製造出一個社群的敘事,作為政治行動的基礎。即使是在網路監控嚴密的中國,各種迷因不斷生成,一而再地在嚴密監控的中國網路中鑽出異議可能的幽微空間。

再讓我們回來貓咪。迷因五花八門,隨著流行時事、地方文化、區域政治而萌生。但貓咪永遠是網路鄉民心中迷因之王。為什麼呢?

人們給了很多的解釋。有人認為早期網路次文化的發源地4chan先以貓作梗,自然而然造成模仿,而模仿行為中對於初代的致敬,讓貓在歷史偶然下成了網路吉祥物;有人用功能論的方式解譯,說狗主人有狗公園可以交流,而眷養在家又不群居的貓咪和其貓奴只能上網尋求溫暖,讓網路自然而然成為虛擬的貓公園;也有人用詮釋學的方式描繪貓與網路鄉民的相似,甚至是「主體共構」,你看,這些不愛群居、不喜運動,總是在黑夜中對著發光螢幕目不轉睛的宅宅們,不就正好像隻貓嗎?當然也少不了象徵論的討論,貓被視為空白的畫布,可以輕易地被擬人化、再現人們的抽象情緒。

我最喜歡的一種說法,是安曉在她的Memes to Movements中說所的:

「貓,既是致命的掠食者也是呆萌的撒嬌鬼,正好作為迷因運作最完美的象徵。貓如同迷因,都是古怪的、難以預測的、但又莫名迷人。他們體現了網路自由的靈魂,有時輕柔地依偎,有時又狂野地張牙舞爪。」

(原文:Cats, both deadly predators and cutesy snugglers, are a perfect symbol for how memes operate: erratic, unpredictable, and yet somehow attractive, they embody the free-spirited nature of the internet, which sometimes brings cuddles and sometimes brings claws. )

當然,上述的解釋都不夠深刻,我們仍然期待一本人類學家關於貓迷因的「多物種數位民族誌」,來為我們在物種共舞之際詠嘆、在虛實交界之處映照。

  • 謹以此文獻給寫作中,不斷在鍵盤上製造貓文字的Miko & Kiki

本文經芭樂人類學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