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台灣同時申請加入CPTPP,最有可能的結果是都沒能通過第一道關卡

中國與台灣同時申請加入CPTPP,最有可能的結果是都沒能通過第一道關卡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台灣加入CPTPP對美國並無太大實質幫助,因此美國為了台灣去「說服」反對台灣加入的會員的機會不大。日本協助台灣入會的動機較強,但會不會為了台灣承受與中國對抗的損失則有疑問。

文:趙文衡(明日智庫執行長、美國馬里蘭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博士)

中國與台灣先後提出加入CPTPP的申請,表面上是兩岸的角力,實際上則是美中兩個世界強權的競爭。台灣可以著力的地方不多,兩大強權對抗結果將會決定台灣能否順利入會。

中國加入CPTPP的原因,第一直覺是見獵心喜。美國自己放棄制訂國際經貿規則與主導區域整合的機會,中國想趁隙彌補真空。第二個原因是中國想突破美國在經貿上的封鎖。若中國加入CPTPP,美國將很難另建新的供應鏈而與中國經濟脫鉤。

中國加入CPTPP對美國全球戰略地位造成嚴重挑戰。

首先,中國若加入CPTPP,在全球經貿即占有制訂國際規則的主導權,美國將被邊緣化,此將是美國與中國競爭的一大挫敗。其次,若中國先於美國加入,將因中國阻撓或國內反對,而使美國斷送重返CPTPP的機會。更糟的是,若中國加入CPTPP,等於將勢力伸進美洲,不僅美國的後院(中南美洲),甚至連美國的前院(加拿大)也會被侵門踏戶。在此情況下,美國有很強的動機阻止中國加入。

由於美國與中國均非CPTPP會員國,中國要阻止台灣加入,美國要阻止中國加入,均需透過代理人。中國的可能代理人包括東南亞國家與秘魯,也有可能施壓智利、汶萊與馬來西亞三個重要盟友,儘速完成條約的批准以獲得投票權。

美國的代理人較明確,包括澳洲、日本、加拿大、墨西哥。前兩個國家為四方對話成員;後兩個國家與美國簽訂美墨加協定,受到毒丸條款(poison pill)的制約。

在CPTPP加入過程中有兩道關卡,第一道須通過執委會全體一致同意啟動入會程序。啟動入會程序後,第二道是就入會條件與各國進行實質談判。由於台灣經濟較開放,第二道關卡較易通過,因此,中國會在第一道關卡時即動員盟友阻止台灣加入。由於中國很難達到CPTPP的標準,美國要阻止中國入會,選擇在第一道或第二道關卡設下障礙皆可達到目的。但第二道關卡需要可信賴盟友長期堅守立場,可能夜長夢多,因此選擇第一道關卡的可能性較高。

儘管美國要阻止中國加入CPTPP的利益相當明確,但如果美國選擇第一道關卡放行(儘管機會很小),就可能會產生中國進入談判,而台灣被拒門外的情形。然而,美國如果做如此選擇,有一個可能是想藉此換取台灣進入談判的資格,如此兩岸均可進入談判,而台灣最終達標的機會較大。但美國採用此一選項的可能性不大,中國也不太可能同意。

由於CPTPP採共識決,成功入會的關鍵不在誰的支持,而是誰在反對。

目前台灣加入CPTPP對美國並無太大實質幫助,因此美國為了台灣去「說服」反對台灣加入的會員的機會不大。日本協助台灣入會的動機較強,但會不會為了台灣承受與中國對抗的損失則有疑問。特別是,若美國在第一關即否決中國加入,若再力保台灣過關,將會徹底激怒中國,後果難以預測。因此若中國在第一關即被擋在門外,台灣很可能需要陪榜。

依照上面分析,最可能的結果是兩岸都被阻擋在第一道門外,其他較小的可能依序是:兩岸同時通過第一道關卡,及中國或台灣單獨通過第一道關卡。然而,不管中國是否能通過第一道關卡,在美國的反對下,中國最終要在美國之前達成入會的可能性幾乎是沒有。

台灣即使此次申請不能成功,後續仍然有機會。預料中國的申請將會刺激美國考慮重返CPTPP。然而,在美國加入之前,需先處理國內的反對及法律程序問題,所以尚需一段時間。在美國重返後,為了鞏固聯盟及在亞太經濟整合的地位,將有動機邀請台灣加入,屆時才是台灣加入CPTPP的最佳時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