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空場比賽」導致收入銳減誰負責?相關各方互踢皮球推卸責任

東京奧運「空場比賽」導致收入銳減誰負責?相關各方互踢皮球推卸責任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疫情再次蔓延,東京奧運將成為奧運史上首個「無觀眾」(除部分專案外)的奧運。這是東京都在緊急狀態宣言下,為極力減少人流和接觸機會而做出的決斷。圍繞決定的責任問題、各方的政治角逐已經早早拉開了戰幕。

文:瀧口隆司

衝擊性發言——「小池知事決定的」

7月8日晚,東京奧運相關各方舉行了五方磋商會議。在此之前,首相菅義偉剛剛再次針對東京都發佈了緊急狀態宣言。磋商會議從晚上8點開始,結束後又接著召開了相關地方自治體知事等人參加的視訊會議。晚上11點半以後,政府召開記者會,正式宣佈「首都圈的一都三縣將以無觀眾的空場形式舉行比賽」。

茨城縣只允許合作學校的中小學生觀賽,自行車公路賽途經的山梨縣宣佈將要求民眾自覺不在沿途觀賽。之後,北海道和福島縣的知事也表示將以空場形式辦賽。這樣一來,已經購票的觀眾能夠入場觀看的只有宮城縣的足球比賽和靜岡縣的自行車比賽。

確定了整體方案三天後的7月11日,NHK播出了「周日討論」節目。主題是「為何發佈第四次緊急狀態宣言?東京奧運及帕運何去何從?」。節目組邀請了本屆奧運負責人、東京奧組委秘書長武藤敏郎擔任討論嘉賓。

節目一開始,武藤就口若懸河地介紹了決定空場辦賽的原委。

「(既然發佈了緊急狀態宣言)現在形勢就非常嚴峻了。有鑑於此,小池知事決定東京的比賽將全部以空場形式舉行。日本政府、奧組委、國際奧委會和國際帕運均對此達成了共識。」

此前,到底是誰拍板決定了空場辦賽,這個問題的答案始終不為人知。但武藤這次明確透露是「小池知事」。不難想像,此番言論的意圖在於闡明誰來填補門票收入的缺口。此外,針對財政問題,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也給大家打了預防針。

他先是表示「如果以無觀眾的空場形式辦賽,那麼門票收入將會減少」,然後提到了2013年向國際奧委會全會提交的申辦材料。其中一段這樣寫道:「日本政府保證,如果奧組委出現資金缺口,那麼包括返還國際奧委會向奧組委支付的預付款和其他資金在內,一切資金缺口將由東京都負責填補。同時,如果東京都無法全數填補,最終將由日本政府依據國內相關法令予以填補。」

加藤只宣讀了資料中和國際奧委會有關的部分。換言之,他應該是想通過再次提及這些承諾,強調既然是因為空場辦賽導致奧組委出現資金缺口,那麼首先應該由東京都負責填補。

另一方面,武藤也坦言:「起初預計門票收入可以達到900億日元,但目前來看,雖然不會是完全沒收入,但肯定會銳減至幾十億日元。如果按計劃在去(2020)年夏季舉辦,本來可以保證實現盈利,但現在必然會入不敷出了。」

東京都政府方面沒有人參加這個討論節目。但或許政治博弈早已開始。這一次也可謂是初見端倪。圍繞收支問題,東京都和中央政府會如何勾心鬥角,奧運結束之後也有必要繼續關注。

限制觀眾的決定為何姍姍來遲

3月20日舉行的五方磋商會議決定不接待海外觀眾。當時,奧組委發表聲明稱「現在已經出現變種病毒,形勢始終不容樂觀。跨境人員往來受到了嚴格限制。在這樣的情況下,難以保證海外人員可在夏季自由入境日本。」可謂是極其現實的判斷。

問題是國內的觀眾怎麼辦。職業棒球和足球聯賽按照政府方針,在附帶人數限制的條件下允許觀眾現場觀賽。即便是第三次發佈緊急狀態宣言期間,也不過是設定了「場館可容納人數的50%以內且上限為5000人」的限制條件。作為奧組委來說,除了購票觀眾帶來的收入外,借著贊助商關係入場的觀眾也不能怠慢。所以在奧運觀眾的問題上,之前也是參考國內體育賽事的方針來調整的。

然而,尾身茂等傳染病專家集體發聲,導致叫停了此事。尾身雖是政府新冠疫情對策專家小組組長,但此次只是以「熱心專家」身份發表了建議。

距離奧運開幕還有一個多月的6月18日,尾身等26名專家聯名向政府和奧組委提交了一份名為《關於舉辦2020年東京奧運及帕運可能引發新冠疫情蔓延風險的建議》的建議書。這批專家並非政府尋求諮詢的組織,說到底只是作為一個獨立團體發表了見解。

「本屆奧運無論規模還是社會關注度都有別於通常的體育活動,再加上賽事期間恰逢暑假和盂蘭盆節,所以舉辦奧運將會帶來風險,全國各地人員流動和接觸機會增多,可能導致疫情蔓延和醫療資源緊張。」

這段話是建議書中的關鍵。採用「有別於」的措辭來修飾奧運,也就相當於指出了奧運不應套用國內體育活動的標準。在此基礎上,還提出「無觀眾形式的空場辦賽造成的疫情蔓延風險顯然最小,是理想的方式。」

RTXDPFM1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都議會選舉結果也產生了影響?

即便如此,以奧組委為首的主辦方始終未能決定採用無觀眾的形式。因為誰來填補門票收入缺口這個問題一直沒有明確。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東京都議會發佈了換屆選舉公告。大家預測,在都議會內執政聯盟的第一大黨、小池知事擔任特別顧問的「都民優先會」將遭遇苦戰。

都民優先會孤注一擲,在選舉承諾中提出了「以無觀眾形式舉辦東京奧運及帕運」。雖然小池從未在觀眾問題上明確表態,但想必早已嗅到了輿論的風向。而選舉當日的7月4日,都民優先會出人意料地表現出色,最終作為僅次於自民黨的第二大黨派勢力站穩了腳跟。

四天後,政府針對東京都發佈了第四次緊急狀態宣言。毫無疑問,小池也不得不對是否允許觀眾現場觀賽的問題做出了決斷。起初本來應該在4月末之前就確定國內觀眾上限人數。但最後一直拖到開幕兩週前才有了定論,結果出現了門票退款等一大堆問題,給大會籌備工作造成了巨大障礙。

「推遲一年」的政治判斷引發混亂

回頭來看,是推遲舉辦奧運導致籌備工作出現混亂,責任完全在於政治。雖然現在還無法預測新冠疫情何時平息,但從疫苗接種工作穩步推進的歐美國家的職業賽事情況來看,不得不認為「如果決定的是推遲兩年舉行,那麼奧運也許更加有序。」

主導決定推遲一年舉行的人是前首相安倍晉三。據說當時他身邊也有人建議推遲兩年,但安倍堅持了自己的主張。人們普遍認為,他考慮到了自己自民黨黨首任期將在今(2021)年9月末屆滿,試圖以成功舉辦奧運來給自己的首相生涯畫上圓滿句號。之後還將迎來眾議員任期屆滿。他應該也曾盤算過,如果能夠成功舉辦奧運,那麼倍感振奮的民眾情緒將有助於自民黨在大選中贏得勝利。

可是,我們不得不認為政治判斷的偏差導致了如今的混亂。諷刺的是,安倍前首相因為健康問題辭去了首相職務,已經不能插手奧運事務。曾出任奧組委主席的前首相森喜朗,也因為歧視女性言論問題而辭職,實質性的負責人相繼「下臺」,大會運營工作一下子失去了掌舵人。或許這也是導致遲遲沒有對是否限制觀眾問題做出決斷的一個原因。

這一屆東京奧運,完全是在政治家一手主導下走到今天的。決定推遲舉辦後,安倍和菅義偉等人都曾高調地宣稱「作為人類已經戰勝新冠病毒的標誌,將以完整的形式舉辦奧運」,而現在想起這些口號,只剩下令人唏噓的空洞感。

在英國舉行的歐洲足球錦標賽決賽和溫布頓網球錦標賽,場場觀眾爆滿,美國棒球大聯盟全明星賽上大谷翔平的「二刀流」引爆全場的情景,通過電視傳到了日本。

在疫苗接種工作尚未覆蓋所有年齡段的情況下,日本將在疫情快速蔓延的不安情緒中迎來奧運。接踵而至的外國運動員代表團將在隔離狀態下被送入選手村,把日本的情況傳遞給全世界的海外媒體的採訪報導也受到了限制。為大會營造氣氛的相關活動大多也都已經取消。

在全世界的眼中,日本這個國家將呈現出怎樣的形象呢?

作者簡介:《每日新聞》報體育評論員。 1967年生於大阪府。1990年入職後,作為體育記者採訪了4屆奧運,還負責棒球、足球、橄欖球、相撲等的採訪報導。歷任體育部編輯委員、水戶分社長、大阪總社體育部長後,出任現職。發表於報紙的長期連載《奧運哲人 大島鐮吉物語》,獲得2014年度美津濃體育記者優秀獎。著作有《從資訊爆炸時代的體育報導史解讀未來》《體育報導論 新聞記者尋求的媒體視點》(均由創文企劃出版)。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