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少女》20週年再解讀:千尋的「他界遍歷」,體現日本「萬物有靈」的獨特宗教觀

《神隱少女》20週年再解讀:千尋的「他界遍歷」,體現日本「萬物有靈」的獨特宗教觀
Photo Credit: 《神隱少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宮崎駿執導的動畫電影《神隱少女》上映至今已有20個年頭了,但其作品的魅力卻經久不衰,常年霸佔日本票房榜榜首,如今在海外依然享有很高的聲譽。其跨越時代的魅力究竟在何處?宗教學者正木晃將為我們解說。

文:正木晃

千尋變成千的原因

為何這部動畫片的名字叫《神隱少女》?

主人公的名字叫「千尋」。是個10歲的女孩子。據宮崎駿稱,如今10歲左右的女孩子是「相當令人棘手」的存在,因此將這麼一位女孩定為該片的女主。

稍加說明一下,千尋出生於日本中產階級家庭。夫妻屬於中產階級這點,從開著奧迪4WD,提著印有高級超市名稱的紙袋,年紀輕輕就在郊外買了獨棟房子這些設定來看,可謂不言而喻。這對夫妻以及千尋都自私任性,不懂禮貌,只忠實於自己的欲望。可以說,他們是無視日本傳統精神文化,謳歌經濟繁榮時期的日本人的典型。

「千尋」變成「千」的原因,是油屋老闆湯婆婆奪去了她原本的名字。湯婆婆通過奪走「千尋」這個名字的一部分,從而讓「千尋」受控於自己。

這點可以參考《哈利波特》系列第一卷《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從名字擁有「靠死亡恐懼來統治的人」含義的佛地魔手中,守護住了魔法石的哈利波特說了:「佛……那個,『神秘人』他……」之後,鄧不利多校長特意提醒他:「哈利,叫他佛地魔。對任何事物都要用貼切的名字來稱呼。當你害怕它的名字時,你對它本尊的恐懼也會增大。」

可見名字是多麼重要。從在歷史上看,賜名和剝奪姓名也彰顯著統治與從屬的關係。

在日本的傳統裡,人們一直認為語言是有靈力的。叫做「言靈」。這種思想認為某種詞彙中蘊含著特別的力量,當我們說出這個詞彙時,就會對現實世界產生種種影響。可以說,日本如今短歌和俳句創作依然活躍的一個深層因素,就有言靈思想的影響。

「神隱」與「他界遍歷」

「神隱」說的是,人忽然莫名地消失不見了。因為誰也說不清為什麼不見了,於是就把鍋甩給了「神」。或許也是通過甩鍋給「神」,來求得內心的安寧吧——「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從前失蹤的大多是小孩子,所以做父母的都很害怕。作為現實問題,日本曾有過販賣人口的時代,所以小孩也可能是被拐賣了。這種記憶一直流傳到很久遠的後世,成為了恐懼的對象。

千尋的體驗,拿宗教學的概念來說,當屬「他界遍歷」。意思是從現在生活的現實世界,穿越到另一個世界,在那裡完成種種經歷之後,再重新回歸現實世界。回顧人類歷史,有很多說自己曾去過天堂,或是到地獄走過一遭又回來的親歷記。這些都是典型的他界遍歷事件。

在這部動畫片中,千尋的父親一不小心走錯了路,鑽進了下面的一條小道,這就是他界遍歷的導入部分了。走錯路,誤闖進與現實世界截然不同的另一個世界,這樣的展開與但丁的《神曲》非常相似。

只不過,千尋他界遍歷的格局沒有但丁《神曲》大就是了。但日本獨特的精神世界得到了非常完美的體現。

古樹與雷

走錯路的千尋一家最初看到的是碧空下高聳的古杉、依靠著這棵杉樹的鳥居,以及下面的一堆石祠。這些都與日本的神靈信仰有關。

這棵古杉樹,仔細看會發現它的樹幹頂端折了。這種古樹在各地神社有時可以看見。京都的上賀茂神社境內、奈良春日大社的中心地帶都有類似的古樹。這是棵長在神社裡的古樹,說明它是很重要的存在。

為何重要?因為人們認為這些樹是天神曾經降臨過的地方。那麼這個天神是什麼神呢?是雷神。也就是說,落雷把樹幹頂端給劈折了。換而言之,這是天神降臨過的樹,是非常神聖的存在。所以一直都受到珍視。

聖經舊約中也記載,摩西在西奈山上接受上帝十誡時正好雷聲轟鳴。印度神話中,帝釋天的起源似乎也是雷神。只不過,無論是亞伯拉罕一神諸教(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還是印度宗教,不知從何時起,天神的起源是雷電這點都被淡忘了。其原因是因為神逐漸從自然現象剝離,昇華成了超越人智的絕對性存在了。

Screen_Shot_2018-06-12_at_1_53_46_AM
Photo Credit: 《神隱少女》

無數的日本神靈

然而在日本,天神與雷電等自然現象的關係卻一直保持到了現在。其一大證據就是,比如春日大社供奉的神靈有「五柱」,神的數量詞是用「柱」來表示的這一事實。之所以用「柱」來表示,是因為人們一直認為天神總是出現在像「柱子」那樣的腳踩大地而直衝雲霄之處。被稱為日本最古老神社的長野縣「諏訪大社」的「御柱祭」就是最好的例證。

這也是日本人認為樹木有靈性,一直都很珍視樹木的一個證據。佛教從中國大陸傳來時,最早用木材雕刻的佛像用的是樟木(日語念Kusunoki)。因為當時的人們認為所有樹木中,Kusunoki就是Kusu(神聖的)加Ki(樹),也就是認為Kusunoki是「神木」。宮崎駿執導的《龍貓》中,龍貓(神聖的樹木精靈?)之所以住在神社的樟樹裡,原因就可以在這裡找到。

日本神靈的特點,就像「八百萬神靈」這個說法中的「八百萬」所表現得那樣,可以說是數之不盡的。這一點與一神教截然不同。《神隱少女》中處處都表現出了神靈數之不盡的思想。油屋裡裡外外神靈紮堆。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神靈都不是多高高在上的存在。那位渾身泥濘來到油屋,靠著千尋的聰明機智給洗得乾乾淨淨,然後滿意而歸的不知哪裡的河神,看上去還算是個大人物,但其他神靈就都很平民了。而且很多都是跟團來的。

這種對神靈的認知其實也可以說是日本的傳統。天皇家的氏神天照大神那樣超偉大的神當然也是存在的,但普通日本老百姓耳熟能詳的神靈大多數都跟龍貓一樣,是非常接地氣,平易近人的神靈。換而言之,神和人之間的界限很模糊。

與萬物有靈論思想高度契合

這種認知在宗教學中,叫做「萬物有靈論(animism)」。「anima」是「生命」或者「心」的意思。順便一提,動畫片的英語「animation」也是從「anima」派生出來的詞彙。總而言之,這個思想認為人世間萬事萬物都有「生命」,都有「心」。萬事萬物也包括山川石頭,換而言之,一般常識認為沒有生命的事物,萬物有靈論認為也是有「生命」,有「心」的。

一提到萬物有靈論,大家總會覺得是比較原始的宗教意識。但是在日本,極其高度發展的佛教思想中也融入了萬物有靈論。

舉個例子。弘法大師空海主張:「地水火風空五大元素構成森羅萬象,其中均有訴說真理的聲響。……究極之佛大日如來就是這個世界原本的姿態本身。」

這種思想,昵稱「Yuming」的松任谷由實在《若被溫柔包圍》中,用現代人易於理解的語言唱了出來:「拉開窗簾,若被寧靜的斑駁陽光的溫柔所包圍,則映入眼簾的萬事萬物,一定都是資訊。」

道元禪師說過:「就算瓦礫,也能開悟成佛。」就像這樣,日本誕生的偉大思想家們,將萬物有靈論與佛教完美融合,孕育出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高度的思想。

請各位見諒,接下來的內容可能有些晦澀。

誕生於印度的佛教有「有情成佛」的說法,他們認為唯獨有「情(心)」的動物才能成佛。認為大自然是沒有心的,所以也不可能成佛。但是日本佛教卻是「非情成佛」,換而言之,日本孕育的這種思想,認為在印度人眼裡沒有心的大自然其實也是有心的,照樣能成佛。這種思想離開日本人心中的萬物有靈論的自然觀,是絕不可能成立的。

大自然也能成佛。在這點上,大自然與人類是屬於同一次元的——在思考21世紀環境問題時,這一思想是非常有意義的,相信誰都能看出來。

《神隱少女》中的重要意象

接下來,從整個動畫片出發,摘出一些其他重要的意象。

千尋的「他界遍歷」

千尋按照「現實世界→油屋所在的世界→別的世界→油屋所在的世界→現實世界」的順序完成了他界遍歷的體驗。「別的世界」指的是乘坐水上電車旅行的那個世界。在這個場景中,電車在水上行駛,水面倒映著透著一絲寂寥的風景,電車上上下下的乘客都穿著老式的衣服,而且影片中表現得像影子一樣。

從這點來看,「別的世界」給人一種過去的世界,或者死後的世界的印象。「生→死→生」模式的他界遍歷,與深刻的宗教體驗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千尋能夠在精神層面實現成長的原因,不僅歸功於她在油屋的勞動體驗,或許也因為她經歷了「生→死→生」模式的他界遍歷。

從迷路到再次回歸現實世界,對千尋來說,是三天兩夜左右的時間。但對她父母而言,其實只是很短的一段時間。他們甚至連自己隨意吃掉了給神靈的貢品而變成豬的經歷都不記得。

不過,進隧道和出隧道時,牆上的破損狀態大不相同,小草的茂密程度、汽車上的灰塵與污垢都很明顯,由此看來很可能是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得擔心千尋她們是否真的回到當初的那個時空了。

截圖_2021-03-10_下午1_38_53拷貝
Photo Credit: 《神隱少女》

油屋的花園

油屋的花園裡四季的鮮花同時盛開。換而言之,四季並存在一個空間內。這種意象也象徵著油屋並非現實世界。這種表現手法並非宮崎駿導演獨創。從平安時代起,在表現日本的淨土信仰(生時信仰阿彌陀如來,死後會在阿彌陀如來的帶領下往生永恆的樂園極樂淨土)繪畫中就一直使用這種技法。

不僅這部作品,宮崎駿的動畫片中有很多地方都是從日本傳統文化獲取靈感,然後巧妙地融入到故事中的。

FullSizeRender_1
Photo Credit: 神隱少女

無臉男

無臉男沒有自己的聲音。他是吞掉其他人後,用別人的聲音說話。而且他身體下半部是半透明的。這些設定或許就象徵著無臉男並沒有形成真正的自我。

在故事的後半段,他攤開手就能生錢(雖然都是假錢),要多少有多少。他揮金如土,吃喝無度,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然後就像蜘蛛或蜱蟲那樣,變成了身體巨大、頭部極端小的比例失衡的可怕形態。

巨大的身體和極端的小頭,似乎分別象徵著幾乎滿溢的欲望和無法控制欲望的脆弱心靈。他吞下青蛙後又囫圇吐出的場景,或許就象徵著他沒法將知識和體驗變成真正意義上的自己的東西。無臉男其實就是我們自身的體現吧。

作者簡介:宗教學者。1953年出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茿波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修滿學分後退學。致力於借助佛教(密宗)等傳統智慧來解決現代社會的難題,並以此為畢生的課題。著作有《「空」論——從空來解讀佛教歷史》《現代日語版 法華經》《神隱少女的精神世界》(以上均為春秋社出版)、《宗教為何會殺人》(Sakura舍)、《曼陀羅與生》(NHK出版)、《密宗》(築磨學藝文庫)、《現代修驗道》(中央公論新社)等。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