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專訪】網路節目首次入圍電視金鐘,《我們回家吧》曾寶儀:網路有更大的自由度,可能性也更大

【關鍵專訪】網路節目首次入圍電視金鐘,《我們回家吧》曾寶儀:網路有更大的自由度,可能性也更大
Photo Credit: 曾寶儀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寶儀強調,現在Netflix、HBO都做自己的網路節目,HBO有些內容還不會在電視上播,所有人都在看網路節目了,「如果你還在用舊的思維去看做網路節目是不是不紅了,其實就會錯過非常多事情,別人都已經站好位子了,你現在才要來做,是不是已經太遲了?」

2021年第56屆電視金鐘獎第一次出現純網路節目入圍,曾寶儀在台灣主持的網路實境節目《我們回家吧》獲得「益智及實境節目主持人獎」提名,成為首位以網路節目入圍的主持人,,以網路節目獲得金鐘獎入圍資格,也是今年的首開先例。

「知道金鐘有開放網路節目報名我們就去報報看,其它的就交給評審了。」曾寶儀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時表示,《我們回家吧》的入圍對年輕人來說是非常大的鼓勵。

「人生就是這樣子,如果老天爺要給你一個中樂透的機會,你得先去買張樂透啊!」曾寶儀笑著說,其實入圍久已經是很大的鼓勵了,如果得獎對整個團隊、工作人來說,會是非常大的鼓勵,跟中樂透差不多。「我們節目的企劃才20幾歲,這是她做的第一個節目,她以前是念師大歷史系,跟做節目完全無關,可是她做的第一個節目就把主持人推進金鐘,得到一張金鐘獎入場券,我覺得這對年輕人來說是非常大的鼓勵。」

《我們回家吧》是台灣大哥大myVideo與SELFPICK聯合製作監製的網路行腳實境節目,主持人為曾寶儀。節目主題由主持人與八位女藝人嘉賓,一同造訪出生成長或別具意義的家鄉。SELFPICK監製的另一部《畫說Lulu》,也入圍了本屆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

「會做網路節目只是單純的好玩,因為疫情所有的工作、移動都停頓了,那個時候很單純的只是想要出去玩。」曾寶儀坦言,當時想說如果都沒有找到錢的話,就做一個節目叫做《我只想要出去玩》,如果能夠找到多一點點錢的話,就想做一個節目叫《我們回家吧》,「就是我可以跟好玩的人去他們家玩。」曾寶儀這樣說。

曾寶儀指出,通常大家找旅行的訊息都是從網路、YouTube上找到的。「可是我總覺得很多最盡興的玩法只有當地人才會知道,很多隱藏的景點他們是不會告訴你的,所以我們只有跟他們玩才能夠玩到最好玩、最精髓的地方。」

S__154173448
Photo Credit: 曾寶儀提供
(左)隋棠、(右)曾寶儀

《我們回家吧》從2020年12月7日播出首集拜訪彰化縣二林鎮千千的家,到2021年1月25日最後一集跟著隋棠回到南投縣,期間還隨著Lulu黃路梓茵、曾珮瑜、林美秀、林思宇(宇宙)、姚以緹、以莉.高露一起到了台中大雅、雲林西螺、宜蘭羅東與員山、高雄路竹與鼓山、台東縣長濱鄉。「這八個女生都是很有趣的人,她們會大方地介紹家鄉給我,讓我們非常感動、很溫暖。」

「節目只做八集,是因為只有八集的錢。」曾寶儀表示,從開始主題就定義得很明確,「我們想要找住在台北的女生。有很多人在台北求學、就業、成家,但是她們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家。」當團隊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曾寶儀的朋友建議,既然只有八個女生就都找藝人,這樣大家的定位也會比較清楚。「藝人知名度比較高,大家也比較會好奇她們的家裡長什麼樣子。」

主持電視或節目網路對曾寶儀來說其實差不多,唯一不同是網路節目沒有太多束縛,比較有彈性。「以前由電視台主導,做電視通常有一個企劃案,你就是跟著這個企劃案去完成你的角色;可是網路節目不管是從企劃、發想、執行到最後完成剪接,其實我們都是可以參與很多意見,如果現場有哪裡好玩我們就往哪裡去,現場有什麼要改的我們就馬上改。」

曾寶儀不諱言,電視台的資源比較多,分工也比較細,每個環節都有專門的團隊負責,而網路節目一切從零開始,但也有不少優勢。「網路節目什麼一定要靠自己來,機動性很強,相對來講,它有更大的自由度,可能性也更大,但同時他的資源少,不管在經費或宣傳的力度上,都有一定的差別。」

我們回家吧隨Lulu前往台中  感受家的定義
Photo Credit: 曾寶儀提供
藝人曾寶儀(右2)在《我們回家吧》跟著Lulu黃路梓茵(左)回台中與Lu爸Lu媽見面。

「現在我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所有工作人員都入鏡,每個人都是企劃。網路節目就是一個人當很多人在用,經紀人、製作人都要來當司機或幕後工作人員,玩遊戲的時候工作人員就要下場去玩。」《我們回家吧》從主持人、來賓到旁邊的工作人員時常在螢幕前現身,節目會看到所有人坐在一起討論,大家都很自然地入境。

「我們是刻意把幕後人員拉到前面的。我們都知道雖然螢幕前只有兩個人,但其實後面還有很多導播、攝影、燈光、收音、梳化等工作人員,我認為大家都是這個節目的一部分,所以我們是讓大家看到他們,認識他們。」

從傳統觀念認定的「重要的大平台」電視,到主持網路節目,這幾年曾寶儀坦誠心態上已經產生不少變化。「主持其實是跟節目的屬性比較有關,對主持人來說,在電視台或網路的平台播出,真的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10年前就有人問我做網路節目心裡是不是會覺得有些落差、心態要做些調整,可是你看看這十年大家都是從網路平台看節目,反而很少看電視。」曾寶儀強調,現在Netflix、HBO都做自己的網路節目,HBO有些內容還不會在電視上播,所有人都在看網路節目了,「如果你還在用舊的思維去看做網路節目是不是不紅了,其實就會錯過非常多事情,別人都已經站好位子了,你現在才要來做,是不是已經太遲了?」

「現在不管是金球獎、艾美獎、奧斯卡等等,都開放網路節目報名一起競爭了,其實它已經是一個全球性的趨勢,而金鐘獎就是走向這個全球性的趨勢而已。」出道26年的曾寶儀主持經驗豐富,也是韓國藝人見面會的御用主持人之一,曾經多次入圍金鐘獎,並在2014年憑《公視藝文大道》獲得第48屆金鐘獎綜合節目主持人獎。

問曾寶儀覺得為什麼《我們回家吧》可以入圍金鐘獎,與其它電視節目同台競爭,「我們的節目可以入圍就是因為節目很好看啊!就是這麼簡單啊。我們節目又好吃、又好玩、又很療癒,又可以認識台灣新的不同的面向,整個方方面面就是很好看。」

曾寶儀覺得自己很幸運,透過《我們回家吧》節目發現台灣其實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做這個節目最難忘的部分,一定就是有太多台灣很美的地方,我都是因為這次錄節目才看到、才發現原來台灣竟然有這麼美的地方,不是網美打卡可以拍得出來的,你只有在那個現場才可以真的感受得到,然後台灣有這麼多很棒的人在為他們的理想打拼,開展或承襲各式各樣的事業,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得非常好。以前旅行時你根本沒有機會好好跟他們聊天,你只有做節目才有機會跟他們聊天啊。」

曾寶儀也透露主持《我們回家吧》最大的辛苦就是很早起床。「因為我們一天要拍完整個流程,所以要起得非常非常非常早,早起對雙魚座來說也是非常痛苦的事,然後我的胃太小了,每次要吃東西一下就飽了,因為東西真的很好吃,你會有那種『這次不吃,下次不知道還有什麼機會可以再吃了』的感覺。」

「我們回家吧」曾寶儀揪千千回彰化品嚐美食
Photo Credit: 曾寶儀提供
曾寶儀在《我們回家吧》首集跟著YouTuber千千(右)前往彰化二林品嚐美食。

既然可以入圍益智及實境節目主持人獎,就表示曾寶儀的主持功力受到大家的認同,看節目也會以為她與八位女藝人都是相識多年的好友,但其實只有幾位是她原本就熟識的人,而這些平常看似有距離感、不太熟的女藝人,卻都很容易就與她談心底話。

「我們的節目就是安排一個讓受訪者最安心的場域,通常讓你最安心的地方就是你的家,你最熟悉的地方,你只要把這個人放在這個地方,她自然而然就會回復到最原始的狀態,她絕對會比在攝影棚更容易向你敞開心裡。」曾寶儀認為一切就只是把於對的人,放在對的地方,許多事情就會自然發生,而回家是她們最放鬆的狀態,這樣也才能看到女藝人們最真實單純的一面。

「對我來說,我們只是安排了那個環境,讓事情自然而然的發生,其實我沒有做刻意的做任何事,我們的節目就是你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不要回答也沒關係啊,但你想多聊一點我們也可以多了解,我們節目就是很自然地讓大家能夠活在當下。」

身兼主持、歌手、演員、作家、講師等多重身分的全方位演藝工作者,又是台灣大學社會學系畢業的高材生,精通多國語言,曾寶儀坦誠以前自己是個很好強、很緊繃的人,經歷過爺爺的逝世等事件,讓她在各方面都產生非常大的變化,放下以往的自我,沉潛自己,成為許多人的心靈導師。「我覺得每個人生命都會有一個鬧鐘,當這個鬧鐘響的時候,你就不得不停下來思考,你接下來該往哪裡走,或是你過去的日子真的是你想要的日子嗎?」

舞台S3_曾寶儀_Wuz_lo_007
Photo Credit: TEDxTaipei提供,林辰鍵攝影

「這個鬧鐘應該就是我過去生命某些低潮組合而成的,它一定是生命上很多事情一起累積的,絕對不是單一事件觸發。那時候就覺得我這個工作對我來說有任何意義嗎?」就是這些低潮讓曾寶儀重新去思考自己的生命,「我這樣做到底對嗎?是不是應該要停下來看一下哪裡出了差錯?哪裡再往前走?應該就是一連串的事情引發讓我做了一些改變。」

「很多人說我又是歌手、又主持節目、又演戲、又出書的啊,就是一個斜槓人,但是對我來說,就只是對這個世界表達我自己的一個方式,只是它可能透過不同的管道,比方主持就是透過說話、唱歌是透過音樂、演戲透過角色扮演、寫書則透過文字,可能方法不一樣,但是它的宗旨是一樣的,就是我如何對這個世界展現我現在的想法。」

對曾寶儀來說,人生沒有什麼斜槓不斜槓,她都是在做同樣的一件事,只是方法不一樣而已,而生命所有的歷程最後都會成為累積。「其實就是這個世界一直給我機會,讓我展現我的想法。這些對我來說都很好玩,我只想做好玩的事情,好玩的事情我就會一直做,不好玩我就不會做了。」

曾寶儀坦言自己還蠻隨緣的,有工作就做,「演藝圈這個工作不是你想進來就能進的來、你想離開就能離開的,所以每次有工作來的時候,我的想法就是老天認為你還得多幹一些活,現在還不是你離開的時候,不是你休息的時候,不要太懶喔!」

「我覺得人生每件事情的發生都一定有它的理由,一定都會有我需要學習或是明白的地方,如果我把那個東西跳過去了,我就不是現在的我,我還蠻喜歡現在的我。」曾寶儀坦言很滿意目前的狀態,做喜歡的工作。

只是即使出道這麼多年,在娛樂圈已經是極具份量的知名人物,直到現在她的名字還是會與爸爸曾志偉、「寶媽」王美華連在一起。「星二代最大的缺點就是,我已經工作20幾年了,還是會有人問我星二代的問題。不管你再怎麼努力工作,還是會有人重複問我這個問題,這也會讓我感到相當的困擾。」

現在的曾寶儀不會再讓自己被星二代的身份綁住,既然無法改變血緣,就選擇正面看待。「我常常說一句話就是,客觀的條件你可能沒有辦法可以改變,但是主觀如何認定是你可以選擇決定的。我無法改變我的父母是誰,可是我可以決定怎麼樣的態度去面對這樣子的客觀狀況。」

《我們回家吧》的製作人、導演、攝影師都是曾寶儀以前就認識、合作過的朋友,更因為做這個節目而認識一群很棒的年輕人,與年輕的製作團隊合作。「我覺得這位企劃是我2020年最大的禮物,遇到她真是太棒了,我們一拍即合。」

「主持這個節目我得到很多朋友,不管是受訪者或是店家,有一半的店家拍完我還會回頭去找他們,跟他們買東西、吃他們的東西,他們都還記得我,會很熱情的招待我,我還蠻珍惜這樣的緣份,這也是很台灣的特色,台灣就是很有人情味的地方。」曾寶儀表示第二季會做13集,而且會有男性嘉賓。

曾寶儀也提到疫情對她產生最大的影響,就是廚藝變很好,「變得超好的,家裡也被我打掃得很乾淨,還斷捨離很多東西,重新整理一下自己的生活。」最後她提到現在的人生態度,就是「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你就是得去做,不要害怕嘗試。」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