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紀念堂銅像拆了以後要放什麼?我有個大膽的想法

中正紀念堂銅像拆了以後要放什麼?我有個大膽的想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包括總柴在內的現代「迷因」手法,正好與國民黨圍繞蔣氏的宣傳相反——總柴就是個普通人(或普通狗),但社會需要的榜樣可能只是一個這樣的平常角色,而非一定要讓人們奉為神來效法,再威脅如果有人不遵守,就要處以極刑。

譯:丁肇九

自蔡政府承諾廢除專制時期象徵以來,關於是否以及如何「再造」中正紀念堂的爭論一直很激烈。要知道,中正紀念堂裡不僅僅是一尊(由軍儀隊看守的)蔣公銅像,裡面還有一個博物館專門展示蔣介石的紀念品,包括他的舊裝甲座車、衣服、肖像等,甚至還有他最喜歡菜餚的塑膠複製品。

在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於今年9月宣布改造中正紀念堂的計劃前,有人提議將其用作立法院的新址,或將其改造成專制時代的博物館。但不論最終方案為河,促轉會已明確表示,將優先拆除那座6.3米高的銅像。

雖然該計劃遭到國民黨強烈反對,但蔡政府將矛頭對準雕像其實不足為奇。據促轉會說法,這座雕像是中正紀念堂的「崇拜軸心」,位於台北最大的地標之一的中心。問題是,舊的銅像拆了,空著的地方要做什麼用?

我認為這個答案顯而易見:為什麼不放上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說話」的柴犬「總柴」雕像呢?

去年,總柴成為指揮中心「代言人」,呼籲公眾遵循指揮中心指導方針。在真實世界裡,總柴是衛福部社群媒體經理的寵物。

為什麼要放總柴?首先,他拯救了許多生命,反觀白色恐怖時代的獨裁者蔣介石,曾主持了數千個出於政治動機的殺戮;台灣在一年多的時間裡沒有遭受疫情重大打擊,同個時間,世界上有許多地區皆處於封鎖狀態。

不只如此,台灣也到很後來才被更新、更易傳播的變異株攻破,但通過各項疫情控制和自主管理機制,局勢在短短100天左右就得到了控制。

總柴也是當代台灣治理成功的象徵——政府不必通過威脅懲罰來強迫人們遵守防疫措施。在總柴的幫助下,它向公眾宣傳了對抗病毒所需的措施,並期待民眾自願執行。這些訊息透過迷因、LINE貼圖、長輩圖等各樣的形式傳播——其中許多都以總柴為主題。

另一方面,和蔣公相比,總柴更代表了政府信息傳遞的相反極端。

中正紀念堂的銅像常讓人想起老舊的時局與價值觀。當時為鞏固權力,國民黨在各個教室和公司辦公室安排告密者,以監視政治異見。這樣的重磅宣傳深入台灣社會各界,讓民眾乖乖聽話。他去世後,國民黨政府繼續以蔣介石形像作為個人崇拜基礎,來維護其權威。

蔣介石或多或少被神化了,正如促轉會所指出,中正紀念堂的結構是一座寺廟,供奉蔣介石的寺廟,身在其中,蔣介石也被奉為「超人」形象,被稱為「蔣公」,這樣的修辭和「Führer」或「Il Duce」並無多大的差別。

相比之下,總柴不是某種歷史偉人或神靈,就只是一個日常人物,而這隻可愛的小狗卻能讓人產生共鳴。例如,當指揮中心要敦促人們在疫情爆發期間呆在家裡避免外出時,他們會用總柴在家裡打盹、放鬆的圖片來吸引目光。

(性感的擬人版總柴)

從這個意義上說,包括總柴在內的各種指揮中心「迷因」手法,正好與國民黨圍繞蔣氏的宣傳相反——總柴就是個普通人(或是普通狗),沒有奇幻的故事來神話他。如果說總柴在疫情期間教會我們什麼,那就是社會需要的榜樣可能只是一個這樣的平常角色,而非一定要讓人們奉為神來效法,再威脅如果有人不遵守,就要處以極刑。

如果我們願意擁抱這種無神無英雄的生活,不如把蔣公銅像熔掉,改立一尊總柴像。

我們也可以為總柴保留儀隊,並用總柴在指揮中心發文中的各種領帶、圍巾或眼鏡來取代原本的展示品。至於總柴的長相,看要是性感的擬人化版本還是普通狗版本都行,我們可以通過全民公投來決定。我個人應該會投票給前者。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